#住在2020# 张钟琪

按:“住在2020”系列访谈是“实地想象”自媒体在不平凡的2020年末与生活在各地的艺术界朋友们的联络与问候,通过回顾性的描述,分享他/她们在后疫情时期在各地遭遇的日常生活和可能推进的新近作品,希望由此可能勾勒出这个特殊时期人们具有怎样坚韧的品格、丰富的心灵世界和创造力。了解更多关于“住在2020”系列访谈的想法……

人物:张钟琪

Artist: Zhang Zhongqi

1. 2020年这一年你生活在哪里?(国家-城市或村庄)请描述一下那个地方和附近的情况。

2020年元月,我按惯例由自己工作和生活了十八年的上海返回老家昆明。熟悉的冬季阳光和气温,熟悉的滇人的样貌、肤色、着装、举止、仪态,包括极难适应的满大街各类口音的普通话“滇普”。令人吃惊的是改讲“滇普”人群在不断扩大(男女老少幼及胎教)。几乎每天去看来越冬的海鸥,我住的地方,离市区内几个主要喂食点,都不超过半小时路程。它们每年都比我早来三个多月,晚返两个月。三十多年来,海鸥大规模飞往昆明越冬,给这座城市增添了些许生气,让这个城市仿佛还有故事。

2.新冠疫情在你所在国家及其对策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

从1月22日我就开始到处买口罩!没有没有没有!我尝试各种渠道寻购均告无效。2月下旬,才有一老友冒险给我送来四个纱布口罩,并告知两个合并戴,聊胜于无。没有口罩的日子,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我知道“个人必须保有公众意识”!手机微信圈群成为我与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得到N95口罩已经是三月中旬我生日头一天了,这是收到的最有纪念意义的“生日礼物”!

3.今年你最享受的某个地方是哪里?你如何在哪里度过时光,能否描述一下那里什么样子。

“发现”一条三、四公里,通往滇池湿地公园及大坝的沿河散步林荫道。人工铺就的平整地砖、公园椅、草坪、杉、柳、香樟树和透见水草的浅河流。下午时光,只有远处传来的“花灯调”,极少迎面走过的散步人和偶尔惊飞的白鹭—田野的味道。

4.这一年你去到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丽江!这是我阔别22年的故地。早在上世纪1994年,我在大研镇四方街建立了“钟琪工作室”。一年后又做了个“cc’s Bar&zhongqi‘s Hua”小酒吧,直到1998年惜别。这次有意绕开古城大研而留宿“涑河”,就像怕再见曾经“素面朝天”女子,多年以后,已经变得痴迷于“浓妆艳抹、厚粉遮斑”,让人情何以堪…

昆明西昌路,2020

5.这一年你主要和谁生活在一起?

前妻。

6.新冠大流行对你的工作方式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与自己的工作室远隔千山万水,故乡变他乡。在昆明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无法展开有序工作。封闭前,网购过几十张铜版纸和画笔,每日用生、熟普洱茶汁、水、墨,涂鸦“昆明日志”,也很快用完,再网购时全国停摆,此时突然发现人成了“笼中之鸟”,再怎么上蹿下跳也只是在那个笼罩里…

7.你的工作(创作或写作或策展等等)是否获得了某种推进?

几个关键词:“烂尾、欠费、屏蔽、取消、你没来过!”

8.这一年你是否比往年更焦虑?如果是,你是如何缓解焦虑的?

从不知道“焦虑与否”!但“新冠大流行”后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比自己更无辜的“倒霉蛋”继续着悲催的的人生呢!和他们一起接住未来赐予的一切总会有响动的。

9.推荐几部这一年你看过的电影或书(也可以是一段诗),也可以简单说下为什么。

看了不计其数独立电影—日本、韩国、伊朗、中南美洲及国产影片—关于弱小、边缘、底层社会人物的挣扎、对抗直至爆发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达米安·斯兹弗隆的《蛮荒故事》,刺激、直白。里头有官逼民反,有痛陈体制之弊,也有蝼蚁相争,可笑可悲可叹。导演更多使用冷幽默,一面让人爆笑,一面让人思考。阅读大都用手机天天“碎片化”读取。手中有本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痛苦的中国人》汉译本,完全读不懂!

10.你是否想象过新冠大流行结束之后的人类生活会怎样?

人们将很快从“死亡”阴影中摆脱,更加珍惜当下,注重强化个体深层体验。人工智能领域将调整方向,重点研发围绕保障人类健康方面的运用程序,如:精细预报各类病毒动向APP,能像天气预报一样实时更新。新型建筑材料、服装面料、食物食材都编入健康人类的基因代码,任何病毒的吸附、粘带,都能够及时产生的色差、异质,肉眼可识别。艺术创作方面,器乐响起便能激活建筑物内内置杀菌灭病毒无害人类的有机物质循环流动。绘画、雕塑及各门类新型媒介作品都具备同样高科技功能。

张钟琪2020年部分作品
“昆明日志”系列
材质:铜版纸上 生熟普洱茶汁 水 墨汁
尺寸:53x38cm

关于艺术家:
张钟琪,独立艺术家,昆明人,2002年在昆明创库,组织推动参与《体检:二十位艺术家工作展示》开幕式后即飞往上海接受一份某杂志工作。次年在上海m50创立“色库艺术空间”至2019年秋。一直独立创作涵盖油画、版画、雕塑、影像作品。

“住在2020”系列访谈策划:罗菲
本文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住在2020# 曹再飞

人物:曹再飞

Artist: Cao Zaifei

1. 2020年这一年你生活在哪里?(国家-城市或村庄)请描述一下那个地方和附近的情况。

生活在中国上海郊区,典型的中国城乡结合部吧。

2.新冠疫情在你所在国家及其对策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

有一些,去年过春节回去看父母只待了两天就赶回了,担心回不来,其他的影响不大,我不属于爱动的人。

曹再飞,《世界的起源》,布面油画,67cm*83cm,2020
曹再飞《无题5》,布面油画,60cm*70cm,2020
曹再飞《洞5》,布面油画,75cm*60cm,2020

3.今年你最享受的某个地方是哪里?你如何在哪里度过时光,能否描述一下那里什么样子。

如果说最享受的地方那还是自己在画室里,有时工作有时翻翻画册或只是发呆,我经常想蛮奢侈的,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各种忙碌。画室在一家物流中心仓库楼上,里面除了自己作品没什么其他东西。

4.这一年你去到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去过一趟南京(距离200多公里)。

5.这一年你主要和谁生活在一起?

家人。

6.新冠大流行对你的工作方式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作为高校教师有半年多时间是在网上教学,有点不习惯。还有持续每周末和节假日到市中心的人民公园相亲角读爱情诗因为疫情停了。

曹再飞工作室,2020

7.你的工作(创作或写作或策展等等)是否获得了某种推进?

说实话疫情并不影响画画,画了50来张画,年终还做了一个行为。我基本每天都去画室,除了春节后厂区封锁那半个月。

曹再飞行为“奔走朗读”录像截屏,行为介绍:奔走朗读,时间:2020年12月20号下午2:00——4:00;地点:上海宝山区沪太公路;实施过程:艺术家快速逆行奔走,大声朗读艾略特诗集《荒原》、《空心人》等二十首诗,读到浑身是汗,嗓音嘶哑。(拍摄:金今今)

8.这一年你是否比往年更焦虑?如果是,你是如何缓解焦虑的?

我不属于焦虑型的人。

9.推荐几部这一年你看过的电影或书(也可以是一段诗),也可以简单说下为什么。

帕斯卡的思想录和蒙田随笔我认为是可以反复读的。

曹再飞,《无题》,布面油画,42cm*50cm,2020
曹再飞《我戳》,布面油画,40cm*33cm,2020

10.你是否想象过新冠大流行结束之后的人类生活会怎样?

也许更好,也许更坏。


艺术家曹再飞
artist: Cao Zaifei

关于艺术家:
曹再飞(又名曹原铭)生于安徽宿州,先后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油画系与南京大学哲学宗教学系,美国普渡大学访问学者,现任教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作品涉及绘画、雕塑、装置、影像、行为等。曹再飞的公众号:曹再飞工作室

按:“住在2020”系列访谈是“实地想象”自媒体在不平凡的2020年末与生活在各地的艺术界朋友们的联络与问候,通过回顾性的描述,分享他/她们在后疫情时期在各地遭遇的日常生活和可能推进的新近作品,希望由此可能勾勒出这个特殊时期人们具有怎样坚韧的品格、丰富的心灵世界和创造力。了解更多关于“住在2020”系列访谈的想法……

“住在2020”系列访谈策划:罗菲
本文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住在2020# 张华

按:“住在2020”系列访谈是“实地想象”自媒体在不平凡的2020年末与生活在各地的艺术界朋友们的联络与问候,通过回顾性的描述,分享他/她们在后疫情时期在各地遭遇的日常生活和可能推进的新近作品,希望由此可能勾勒出这个特殊时期人们具有怎样坚韧的品格、丰富的心灵世界和创造力。了解更多关于“住在2020”系列访谈的想法……

人物:张华

Artist: Zhang Hua

艺术家张华,摄影:马力

人物:张华

Artist: Zhang Hua

1.2020年这一年你生活在哪里?(国家-城市或村庄)请描述一下那个地方和附近的情况。

我生活在云南的昆明,往返于西边的张家村与高新区之间。我要么开车到工作室,要么走铁路,穿过两个小区。疫情期间大家都很紧张,出门以后都去附近采购食物,穿过层层关卡。以前这个小区有三道大门,这个时候只有一道可以通行,如果你跟保安很熟,给个眼神就过去了,如果不认识就要签字。后来大家都呆在家里,很紧张,朋友见面递给我东西,隔得远远的,一边问候一边就离开了。刚开始还是有点恐慌,不知道别人可能去过什么地方。

2.新冠疫情在你所在国家及其对策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

对我个人而言就是有的活动不出席或者取消了,原计划要去广州去深圳。但做事情方面反而得到缓解,原计划一月份要完成的事情,突然三月份五月份才交也没问题了,一下子有点时间停顿的感觉。

3.今年你最享受的某个地方是哪里?你如何在哪里度过时光,能否描述一下那里什么样子。

还是回到老工作室,一个人在家里太久以后,你在这里可以逃离天天面对的小孩和家人,在这里独处,这里有野猫有鸟,一下子城市很安静。独处是很有必要的,最享受的时刻。工作室在一楼,在地面也更容易看到四季,我家在三十三楼,容易看到远方、云彩和城市,一个俯瞰的城市,但看不到春夏秋冬。

张华的工作室,2020

4.这一年你去到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我出门没有啊?我想想,香格里拉没去成,上海没去,广州也没去,福建也没去,最远应该是去了版纳的南糯山。没有,还有三亚,突然有段时间,国庆前大家已经很放松了,就抓紧时间带着闷了很久的家人出去玩了四五天。

5.这一年你主要和谁生活在一起?

和家人在一起更多,和朋友一起喝酒也更多。

6.新冠大流行对你的工作方式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最开始我的工作需要借助一些工厂、工人做事情,现在我更多依赖自己,这段时间我画了好多画,比如水彩。也做铜,画了很多方案。

7.你的工作(创作或写作或策展等等)是否获得了某种推进?

抓住了“海底捞”,今年最后那天要做展览与分享(很快推出,敬请关注!)。八月以前都是停滞状态,10月之后非常繁忙,好像要把上半年的工作补回来一样。

张华的铜作甲马

8.这一年你是否比往年更焦虑?如果是,你是如何缓解焦虑的?

是有焦虑,但不是疫情的原因,是年龄,时间不够用了。就像看中国足球队的解说词,虽然下半场才开始,但解说员就说“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同志们加油”。现在感觉一天马上就过去了,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9.推荐几部这一年你看过的电影或书(也可以是一段诗),也可以简单说下为什么。

是老婆买给小孩的《百科全书》,自然类,每天上厕所、吃饭、洗脸我都看,我也不太看文字,就是看那些鸟类、鱼类,天天翻。我反而不太看艺术类的书。

10.你是否想象过新冠大流行结束之后的人类生活会怎样?

我觉得中国现在还不是困难到让你没法出门,现在想做的事情还是能做的。我只能以我来说,因为人类都是由个体构成的。我觉得我是一直在路上吧,我按我的工作方式在做,没有太多考虑(人类)……

张华的铜作,2020

关于艺术家:
张华:云南艺术学院雕塑系毕业。现工作生活于昆明,曾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和参加重要展览。作品被广东美术馆、k11等美术馆及个人空间收藏。

“住在2020”系列访谈策划:罗菲
本文图片:罗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