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2020# 郭棚

按:“住在2020”系列访谈是“实地想象”自媒体在不平凡的2020年末与生活在各地的艺术界朋友们的联络与问候,通过回顾性的描述,分享他/她们在后疫情时期在各地遭遇的日常生活和可能推进的新近作品,希望由此可能勾勒出这个特殊时期人们具有怎样坚韧的品格、丰富的心灵世界和创造力。了解更多关于“住在2020”系列访谈的想法……

人物:郭棚
Artist: Guo Peng

1.2020年这一年你生活在哪里?(国家-城市或村庄)请描述一下那个地方和附近的情况。

四分之一在家,四分之三在大墨雨工作室,大墨雨村离昆明大约半小时车程,这里依山旁水民风淳朴,是一个有400多年历史的彝族村落。完美实现了:离自然很近,离红尘不远。

2.新冠疫情在你所在国家及其对策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

我和家人2019年1月底去大墨雨工作室过新年,由于疫情影响,一直呆到5月4日小孩开学才下山,差不多呆了近半年。这段时间里小孩在山里学习玩耍,我和往常一样看书、创作、发呆。自己种菜,自给自足,生活上没什么影响。

3.今年你最享受的某个地方是哪里?你如何在哪里度过时光,能否描述一下那里什么样子。

当然是工作室,和往常一样完成当天的事情,然后爬山,转转水库,喝茶,弹琴,独处是最美的时光。

昆明近郊的大墨雨村

4.这一年你去到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上海、福建。

5.这一年你主要和谁生活在一起?

家人

6.新冠大流行对你的工作方式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没什么影响,一如既往搞好小农经济。

7.你的工作(创作或写作或策展等等)是否获得了某种推进?

原本确定的几个项目取消,可以有更多时间独处。9月在重庆器空间完成了个展,有一些新的实验和推进。

郭棚个展“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的区别只不过是一种顽固而持久的幻觉”展览现场
Organhaus器空间(重庆),2020

8.这一年你是否比往年更焦虑?如果是,你是如何缓解焦虑的?

从小到大我都很焦虑,种地和看美女是缓解焦虑的好办法。

9.推荐几部这一年你看过的电影或书(也可以是一段诗),也可以简单说下为什么。

电影《小丑》,书《四千年农夫》、《一根稻草的革命》,关于人,关于人的原点。

10.你是否想象过新冠大流行结束之后的人类生活会怎样?

人类不会有好下场,最终的结局就是把自己搞死,早晚玩完。对人类我不抱有任何期待。人类纪元结束得越早这颗星球就越美好。

郭棚的工作室

郭棚,艺术家 斫琴师,馥慈山房主人。
其图像装置艺术作品以综合媒体环境下的空间影像叙事为主体,强调传统美学在当代艺术实践中的建构意义,致力于视觉文化要素在历史文脉演释过程中的研究,探索图像及其观念生成的现场逻辑。以四两拨千斤的智慧来改造图像语言的展示、叙述和生成,正因为这种语言改造,使得身处迷雾中的中国经验和美学在实验层面被重新敞现开来。其作品曾在:荷兰FOMA摄影博物馆,瑞典乌普撒拉美术馆,台北美术馆,巴黎大皇宫,美国沃克艺术中心,深圳何香凝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天津美术馆,昆明博物馆,昆明当代美术馆等机构展出。作品被 花旗银行 汇丰银行 等机构收藏。荣获Foam Paul Huf Award 2015,TOP 20 中国当代摄影新锐 2017

菠萝蜜对谈第五回@大墨雨

菠萝蜜对谈第五回

昨晚(2018/1/13)在大墨雨一个“尚未完成”的院落展开,

作为今年“尚未完成——合订本2017”计划的一部分。

讨论个人成长史、全球在地化、乡土中国的情感纽带与当代艺术实践、

云南的杀猪饭与“合订本计划”、语言与伦理的争论、

当代艺术如何成为一种纽带……

讨论从八点持续到夜里两点。

参与:罗菲 薛滔 和丽斌 郭鹏

拍摄:黎之阳

地点:大墨雨

录音及编辑:罗菲

* 本音频文件为略缩版,全部内容请关注1月27日的“尚未完成——合订本2017”计划……

音频收听请访问本公众号微信版文章

评郭棚《从来处来》

guopeng03 guopeng02 guopeng01

在过去十多年里,郭棚经历了从初期对老照片风格和制作手法的挪用,对老式文人趣味的迷恋,发展到对图像及其观念生成的现场逻辑的探索。《从来处来》个展是他以画廊空间为实验场域,对世界存在形式,关系存在形式,图像存在形式呈现的一个语言剧场,神秘而优雅。

他打破了独幅艺术品的概念,却以多件作品相互关联的形态和内在逻辑建立起一个可以被”顿悟”的形而上思考。

郭棚给我们的启发是以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智慧来改造图像语言的展示、叙述和体验,正因为这种语言改造,使得身处迷雾中的中国经验和美学被重新敞现出来。

从来处来——郭棚作品展

2015年4月11日 ~ 4月30日

金鼎山北路15号,金鼎1919艺术园A区(昆明市氧气厂上行100米)苔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