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访谈对话

反思絮语

各种微观的去中心的艺术在地实验 正在各地发生 这是文化上的生态多样性的开始 它最终可能不会成为令人瞩目的浪潮 而是自成小溪滋养各个角落 —— 罗菲回答诸如:“当代艺术”是否已经终结?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特质与审美特征是什么?“当代艺术”是否已远离大众?下一个艺术浪潮(或艺术运动)什么时候到来?……等问题。

Read More: 263 Words Totally

Categories
访谈对话

薛滔访谈:当代艺术在云南

罗:你在最近一次为几位70后云南艺术家写的前言上用 “非流”(non-stream)一词来表述,你写到“非流是一种既不在主流也不在非主流的状态,这种在流之外的状态,是云南艺术家的突出特征”。你认为这是一种尴尬还是自处之道?薛滔:都有。要看云南艺术家自己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他们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尴尬。如果不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自处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