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当代艺术的人文追思》

撒把盐按:查常平博士的一套新书《当代艺术的人文追思(1997-2007)》上市,发来后记,立马阅读,甚为感动。作者持守人文精神的立场,以过去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现场中的某些个案为线索,梳理自己独特的学术进路,提出严谨而具开拓性的“基于作品而不限于作品、通过作品而不背离作品、为了作品而不媚于艺术家”的人文批评观,作者以严谨慎密的逻辑对当下浮躁的当代艺术问题、文化误读进行了澄清与批评,点到为止,犀利而中肯。这在当下批评家失语艺术家失身的年代,尤为可贵,这样的价值不只是因为我们稀缺诚实而显得珍贵,更因其所持守的人文精神之信念并对真理的敬畏,对人类生命的关怀,对艺术中神圣向度的吁求,显得格外宝贵。故此特别推荐给艺术界的朋友。

【序言】

当代艺术的批评,大致可以分为学理性的人文批评与感想性的新闻批评。自八五新潮以来,汉语批评界的大多数艺术评论,都属于新闻写作:一个艺术观念、
一段对作品的感觉性的文字、几句文化性的乃至艺术史的联想。人文批评强调利用当代人文学(哲学、宗教学、历史学、语言学、神学、艺术史、美学)的丰富的知
识、思想对当代艺术中的作品、展览、艺术家之类现象展开深度的个案研究,以在中国当代艺术评论界逐渐形成一种孜孜追思的、研究性写作风气。

人文批评,不拒斥从社会科学(伦理、法律、经济、政治、传播学)与自然科学的视角审视当代艺术现象。但是,这种审视的目的,在于建立艺术爱者内在的
文化心理结构和人类的文化精神结构,在最低层面上引导人生成为个体生命的存在者、在最高层面上推进人类共同体的形成。前现代的汉语文化传统,总是以民族主
义、国家主义、本土化、东西方之类亚人类价值观为核心。作为实践文化现代性的一种方式,人文批评对于驱除这种亚人类价值观的巫魅统治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因为,艺术是人的开放性的精神活动,它不受任何人为的族群的、地域的障碍的制约;艺术是人的个体性的意识活动,它以独立的批判精神拒绝任何随波逐流的附
庸;艺术是人的人类性的文化活动,它在批判中建立以满足人的自由创造为目的的人类共同体。

人文批评的目的,就是要从俗世化的艺术现象中开掘当代中国艺术相对于神圣而言的世俗的、精神的、超越性的向度,展开对当代艺术中盛行的俗世价值观的
批判性反思。这些价值观,包括物质主义与肉身主义的世界观、消费主义与享乐主义的人生观、实利主义与现世主义的认识论。如果当代中国艺术不承受神圣而非神
秘的精神之在,它就只能停留在人之精神的高度,一种和肉身同质的、有限的、丧失终极批判能力的高度;它必然在俗世化的符号图像中辗转挪移、颠覆重生。

为了倡导更多的人文学者与批评家推进人文批评的理想,我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支持下致力于编辑出版“人文批评”丛书。愿得到志同道合之君的批评眷注!

【简介】

《当代艺术的人文追思(1997-2007)》上卷以当代艺术中的公共艺术、水墨、油画、装置、行为等艺术现象为深度个案研究对象,从先验艺术论、
感性文化批评的角度和当代艺术的问题意识域展开了对当代艺术的批判性反思言说,尤其针对艺术的多元性与新保守主义、艺术意义的生成、当代艺术的边缘化等进
行人文学的反省。该著作是作者十多年来对当代艺术实施学者性批评的结果,标志着当代艺术的批评不再囿于八五时期以来的新闻性批评的模式,在艺术界开启了一
种人文学批评的新进路。

【目录】

上卷
1.作品阐释
当代文化与雕塑
文化材质中的意义凸显
公共艺术的六种特性
光的形而下
当代艺术的公共性与个人性
多媒介的水墨实验
实验水墨的另类批评
水墨的个体化与艺术化
传统与当代的共在意象命名
从刘子建的阅读史看艺术作品的命名
实验水墨的典范路向
极限实验
静穆与喧嚣
色彩置换与观念介入
边缘艺术的主流精神
艺术书写的边缘突进与原初图式
虚拟转向:从图式关怀到主题关怀
身份的根源
女性与女人的交往
另类历史的书写
场景:媒材与观念
观念艺术的价值二元性
艺术的侍奉与复制的效应
艺术书写与十字架的吁请
艺术话语权力的社会性、历史性
2.理论预设
论有限批评
感性文化批评范式
基督教艺术的边界
当代艺术中的拯救意识
艺术批评中的亚人类价值观
艺术多元的边界与新保守主义
超越索绪尔之后
经济为艺术服务
精神样式的守护人
当代艺术的边缘化

下卷
3.生态艺术
场景与生态艺术
生态艺术兴起的历史背景
生态艺术拓展的价值域界
4.展览扫描
从女性的到女人的存在根源
人与自然的境遇
生态艺术的神学背景
书的缺席与场景凸现
另类呼告
越过生命之夜
无样板NO架上
以艺术的心为心
策展人的不作为
装置、行为的现场与起源
5.艺术生态
精神的还乡
文化名城的生态与民间
先锋艺术在成都:坚守、古城与“719”
公众心目中的先锋艺术:生命、环境与互动
先锋艺术的文化素描:生态、人文与场景
当代艺术与都市的关系逻辑
6.文本辩难
批评家的素质
现代艺术虚无论
艺术肉身论与亚人类价值观
为历史书写艺术简历
附录1 艺术的本质论纲(1987)
附录2 庄子学派的前先验艺术观(1990)
附录3 访谈艺术究竟是为了什么?(2001)
附录4 对话
地下室隐语(1999)
艺术域界的新视点(1999)
媒材的庆典(2000)
消费主义时代的人文诉求(2007)
后记

阅读后记:http://www.frchina.net/data/personArticle.php?id=8289

相约星期二

由于一堂英语课家庭作业我开始阅读《相约星期二》英文原著(Tuesdays With Morrie),但英文水平有限,虽然读懂了大部分,但仍然觉得像是隔了一层纱,雾蒙蒙的。于是找到中文版读了一遍。主人翁莫里是个具有宗教情操的人,懂得人生的独特价值,有自己的世界观,他对年轻人所教导的负责任、要有同情心、给予、奉献、相爱等等都十分鼓舞今天失落的年轻一代……于是他的格言便是“相爱或者死亡”。以至于他对感情特别敏感,他十分眷恋甚至依赖与好友的相处(甚至身体接触)。

然而说实话,这本畅销书始终没能撩起我的激情,因为它不够彻底,或者说莫里的世界观仍不够彻底不够清晰,他用他教导劝化的恩赐身体力行了对“彼此相爱”的信念(也就是耶稣归纳的两条最大诫命的第二条“你们要彼此相爱”),并且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态度,然而在生命的深度上缺乏一个根基,也就是最大诫命的第一条“尽心尽意尽力尽性爱主你的上帝”,这或许源于他的童年遭遇(很早的独立生活),或许源于他对上帝的不满(他认为上帝对约伯太过分了)。然而一个能彼此相爱的人群、社区,其中的人却不相信一个“爱的源头”,这样的结果便是流于宗教情操的浪漫情结,将自己比喻为一只蝴蝶或者浪花,实则是无依生命的飘荡写照。他问上帝:“我能变成天使吗?”由此,一个奉献毕生爱人如己泰然临终的人却在造物主与被造物之间含混不清,出于谨慎,将自义作为圣化天使的砝码留给自己,将盼望永生的意愿丢给上帝,于此,《相约星期二》也就成了一碗与《读者文摘》相当水平的“心灵鸡汤”。但无论如何,在当今心灵价值匮乏的中国社会,仍旧特别需要这样自诩为“一个终生的教师”并委身在年轻人中的榜样。问题是,在我们的文化社会里是否预备好了这样一份可以当作“心灵鸡汤”的宗教情操?

江湖访谈:回望江湖

江湖访谈:回望江湖

刊登于《当代艺术与投资》2007年第5期

截至到今天这个展览“江湖夜”,“江湖”一共开展了14回25个展览。

粗略计算,一共有将近千人次参与“江湖”,有上万人次到现场参观,影响范围波及全国,尤其受到了年轻一代艺术家的推崇。这多多少少算是一种成绩。

我 们总是要问什么是艺术?这个时候,很多人有着大致相同的看法,就是艺术在今天大多都是旅游产品,没有什么活力,远得离我们这些老百姓没有什么关系,坦白地 说艺术是一些自恋狂的什么什么——反正没有多大的好感。艺术不仅仅应该是这样,骨子里的那种“不安分”是“江湖”产生的根本原因。

《江湖夜》评论

“江湖夜”,云南文艺大团“丽江工作室”的又一大动作。2006年11月18日晚至次日晨,近百名云南当地艺术家(包括驻滇外省、外籍艺术家)将在昆明中心文艺区(翠湖、文林街、建设路形成的坡型地域)以即兴的方式完成作品,内容是人城市夜晚的个人文本,形式包含绘画、摄影、行为、声音等单元;12月底部分作品将被运抵深圳创库继续展。

刘建华:祝贺“江湖”入选”25000″最佳展览评选。这对昆明的艺术家有特别的意义。“江湖”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不是2004年?你们做这个展览的初衷是什么?

蓝皮:2005年开始的,每月做一次展览,做了几次以后,观众就像看电视剧一样盼着下一次展览。展览的初衷是搞点和其他比较官样、比较正式、比较装B的艺术展不一样的活动。慢慢地,“江湖”真做到了不一样。

于坚:我比较喜欢“江湖”,因为它和一般受西方影响的展览不一样,有点像个庙会。好玩的庙会,我认为庙会形式是中国式的,很有意思。问题是如何持续并成为更大规模的庙会。

深圳艺术网:拿庙会来比喻“江湖“的积极意义,我觉得不妥。庙会的概念是封建文化的产物,而”江湖“的精髓更像一些为艺术、为理想、为自由而战的斗士。

于坚:什么是“封建文化”?这是文革时代的语言。中国有过什么“封建文化”吗?用自己的脑袋读读历史再说,莫跟着教科书说话。

林善文:我介绍一下2006“江湖”的情况,“江湖”在去年做了两个展览:一个是“格斗橙”,一个是“江湖夜”,如果算上元旦在深圳的“艺术江湖”,一共三个。

guest:你们觉得成功了吗?

蓝皮:你对艺术活动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如果说是商业化,那很遗憾,还没有:如果说是消解目前单一的艺术展览形式,是成功了;另外从艺术是生活的角度来看,也成功了:再从受关注的程度来看,也算还可以吧。

叶 永青:“江湖”系列展在昆明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惜我只是断断续续地从各种渠道,主要是一些年轻朋友的交谈中耳闻一下。不过我是喜欢“江湖”这个词 的。江湖其实最早来自于江浙地区,水乡,以黄酒制造为业的集镇中。黄豆从镇头进入生产线,从镇尾的码头将制造好的黄酒,通过江湖、河沟、水渠,派送到各 地,所形成的运输销售传播的各种组织形式、联系方式和网络,就是后来被放大了的“江湖”。“江湖”也是特指那些身怀绝技,在道上行船走路的风雨人生。

于坚:哈哈,”江湖”,就是不团结,个个都有发言权。各玩各的,庙会只是提供一个场子。最后谁的声音穿越时间,是由上帝决定,而不是什么学术机构。

蓝皮:“江湖”不是一个圈子,所有的人想参加就来,不喜欢就离开。这和常规的展览很不一样。当年我被林善文骗进来发现了这点,所以一发不可收拾。上海的展览我看过不少,挺精品的,我不是太喜欢。徐震他们做的“快递”很好,我喜欢这个展览的不一样。

赵庆明:有人认为“江湖”有意义是因为它的颠覆性,但不是说有颠覆就有意义。说它是庙会,我看还算不上,庙会的时效性可以延续上百年,“江湖”是万万做不到的。他让人耳目一新的效果充其量就是一盘时令小炒。

叶 永青:展览只不过是个名称,重要的是看你怎么玩。但“江湖”的圆形还是意味着一种强烈的交流,向外沟通和建立各种的约定俗成,并且在此之上不断地翻新。这 些都接近我们所理解的艺术。只是“江湖”这个词更通俗。“江湖”其实跟“狂欢”相去甚远。“狂欢”是一种没法持续的东西。

叶 永青:我倒认同“江湖”是昆明的艺术家们找到的一种“低成本高效率的展览方式”。长期以来,云南就是一种被外力所征服的地域。文化上也是一个“二手城 市”,地域上是一个“国家郊区”,艺术或者生活上的这种新鲜玩意儿都是靠被外来文化所激活的。昆明人和云南艺术总是在投资和数字面前感到自卑、落后,与时 代有时空的差距。所以低成本和自娱自乐,也许能长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来。

刘建华:你觉得“快递”和“江湖”的区别是什么?因为你喜欢肯定有你的道理。

蓝皮:“快递”展把快递员当作展厅:“快递”展把众多牛鬼蛇神都扯到一起参展:“快递”展用快递员传递艺术观念(或者说是误解艺术观念),观众听到和看到的作品和艺术家想传达的观念有差距,有误读……这些首先体现的是游戏精神,是群体意识而非单个作品的表演,是展览整体而非某种主题的学术传达。从这几方面讲,和“江湖”是一样的。

威尼斯商人:“江湖”展上的许多作品都很老套,作品本身的质量并不那么让人满意,观众很大程度是被现场气氛影响。作为参与者的个体来讲,重要的不是参加了展览没?重要的是有没有清晰地判断和自我认知!

林 善文:每一个展览不管是什么形式,最后总是落到作品的质量上来。“江湖”在云南的产生,我觉得自然跟这里的艺术生态有关系。“江湖”是在一个有人愿意为云 南新媒体的兴起而买单的契机下而产生。这种低成本的投入在今天看来它没有能够促进多少人热爱这份东西。云南做装置和做行为的艺术家事实上还是很少。不知道 大家考虑下一回的“江湖”怎么做?

刘建华:“江湖”展览的各位成员,通过访谈看得出来你们的初衷没有任何功利性。但今天你们被提名”25000’’十大最佳展览之一,这与你们最初的想法相悖吗?这个展览和访谈对你们重要吗?这个提名活动是否更坚定了你们最初的学术定位?你们有没有学术定位?

蓝皮:是否被提名“25000″十大最佳展览之一其实和江湖的初衷关系不大,因为江湖不是具体哪几个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