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访谈对话

偶然、游牧与逃逸:罗菲×和丽斌

人们普遍感受到这次大流行让冷战后建立起来的经济全球化受挫,被按了暂停键。我们上次讨论的云南本地的游牧状态,其实是建立在我们习以为常的便捷顺畅的全球流通上,今天看来这其实也非常的脆弱,包括本地的艺术生态。现在很多事情被悬置,变得不确定甚至就此缺失。在这样的环境下,艺术界首先遭遇的是项目活动暂停或放缓,然后是自我清理……

Categories
访谈对话

反思絮语

各种微观的去中心的艺术在地实验 正在各地发生 这是文化上的生态多样性的开始 它最终可能不会成为令人瞩目的浪潮 而是自成小溪滋养各个角落 —— 罗菲回答诸如:“当代艺术”是否已经终结?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特质与审美特征是什么?“当代艺术”是否已远离大众?下一个艺术浪潮(或艺术运动)什么时候到来?……等问题。

Read More: 263 Words Totally

Categories
访谈对话

安德里亚斯·马蒂:当艺术生产过剩……

过去十年,艺术在社会空间里得到很大的扩展,人们也对艺术感兴趣,不再像八十年代,艺术家只是社会边缘的一小群人,只有这群人才关心艺术。今天,人们都关心艺术,积极参与艺术。作为艺术空间,我们就是和社会保持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