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步行第三回现场

宏仁村废墟

KISS步行第三回现场

时间:2020年10月23日
地点:昆明宏仁村及周边
发起:KISS小组
讲述者:程新皓
参与者:罗菲、韦力尔、薛滔、刘辉、黎之阳、唐诗超、徐清健、郭妍彦、Tina徐、Hay、谢飞(美)、Ignat Kormiltsev(俄)、Liz Grace(美)

行走计划:围绕昆明官渡宏仁村废墟以及仅存的一颗印建筑展开步行与讲述,并尝试穿过新建的城市社区抵达滇池东岸。

观看步行视频:https://v.qq.com/x/page/m31641bjid7.html

宏仁村宏仁寺
宏仁村莫正才家“一颗印”形制的院落
滇池畔
海东湿地,滇池东岸

我们可以看到城市在十多年扩张过程中新造成的各种境况,不管是曾经的老社区变成现在的废墟,还是曾经的农田上新建起来的小区。或堵着或通着的路,让所有的地图都失效,然后你只能尝试绕过那些新增长出来的城市。所有这些都是在这十几年间发生的。在行走中,我们可以看到城市化的某个侧面,不管你怎么看它,它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着的东西,不管是在老村落中不知是会被保留下来还是会被拆掉的有价值的历史遗物——那些传统的滇中村落,还是这些新建起来的比我们肉体要大得多的庞然大物,我们到底怎么来看它?怎么来看我们生活在其中的我们的城市,这是我们至少需要看到和我们所在生活社区不同的另外一面吧……

——程新皓

KISS小组第三回步行活动完满结束,全程三个半多小时,十公里步行。从宏仁老村出发,寻访废墟中的一颗印建筑和它的主人,聆听宏仁村过去十多年发生目前仍在继续的让人惊悚的故事,目睹那些存放精神依托的建筑与遗物,废墟中的棺材……穿过宏仁新村和新兴城市社区,漫步在一些宽阔无边的尚未完工的大马路上,漫步在一些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走路来到的陌生的土堆上,直到穿越围栏和芦苇,抵达滇池东岸,倾听湖水冲刷城市边界的声响……

——罗菲

相关背景

宏仁村
宏仁村是位于滇池东岸的一个小村。大约 20 年前,随着城市的扩张,宏仁村开始逐渐失去它原来的土地:这些农田被征用,在其上建起道路、商业地产和大型市场。从 2009 年开始,村落本身也成了拆迁的对象。签了字的房屋很快被推平,变成瓦砾一片,与那些仍然存留的建筑比邻,形成了缓慢变化着的景观与日常。如今,在曾经大约 300 户村民中,仍然有近 40 户困守老村中。其中就包括了莫大爹和他的“一颗印”百年老宅。这次行走将围绕着这些村庄的剩余以及新出现的社区展开,观察与介入我们所在城市的变迁。

KISS 小组
KISS-昆明情境主义小组的简称,一个由荷兰艺术家薇拉·纽文霍夫(Vera van de Nieuwenhof)、英国研究者肖恩·达菲(Sean Duffy)和中国策展人罗菲在2018年发起的昆明城市“漂移”步行小组,成员不固定。该小组主要研究和实践情境主义有关城市空间的相关理念,通过城市步行(漂移)、艺术节、读书会等形式连接不同人群,探索当代社会空间中可能存在的自主性和肌理感,关注资本主义扩张现象。KISS小组此前已举行两次步行分别是2018年12月9日小组成员每人携带小凳从呈贡大学城南站步行至翠湖公园;2019年7月28日绕昆明古城墙遗迹展开“声音漫步”实地录音活动。2019年6月3日晚KISS小组在麦田书店举办了包括艺术家演讲、短片放映和实验声音表演等形式的首届情境主义微艺术节。

目前为止参与过KISS步行和微艺术节的包括:罗菲、程新皓、薛滔、黎之阳、刘辉、韦力尔、唐诗超、徐清健、郭妍彦、Tina徐、Hay、加加(美国)、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荷)、Sean Duffy(英国), Robert Steinberger(瑞士)、Kevin Stadler (奥地利), Ignat Kormiltsev(俄)、谢飞(美)、Liz Grace(美)。

KISS is the Kunming International Situationists Society, a Kunming dérive (city walk) arts and discussion collective initiated in 2018 by Dutch artist 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 British researcher Sean Duffy and Chinese curator Luo Fei.
KISS studies and practices Situationist concepts concerning urban space, connecting different people through urban walks (dérive), arts festivals, book clubs and so on. The group aims to explore the autonomy and texture that may exist in the urban spaces of our contemporary society, paying attention to phenomena of capitalist expansion.
KISS has held two walks to date. The first one was on December 9 2018, when they walked the 42 kilometres from ‘new Kunming’ (Chenggong University South Subway Station) to ‘old Kunming’ (Green Lake Park). On July 28, 2019 a “sound walk” was held, following the traces of the ancient city walls of Kunming. The first Situationist micro-fest was held on June 3 2019 at Wheat Field Bookstore, with artist talks, a film screening and an experimental audio performance.
Artists and their friends who participated in previous walks and microfest: 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 (NL), Luo Fei (CN), Cheng Xinhao (CN), Xue Tao (CN), Jia Jia (US), Li Zhiyang (CN), Sean Duffy (UK), Robert Steinberger (CH), Kevin Stadler (AT), Liu Hui (CN), Ignat Kormiltsev (RUS), Wei Lier(CN), Jeff Crosby(US), Tang Shichao(CN), Xu Qingjian(CN), Tina Xu(CN), Hay(CN), Liz Grace(US).

The Third KISS WALK
We have walked through the ruins of Hongren Village, in the southern of Kunming city, looked for the only remaining ancient building from the end of Qing Dynasty, and tried to reach the east bank of Dianchi Lake through the new urban communities.
Invited narrator: Cheng Xinhao
Date: Oct 23, 2020

预告 | 城市漫步:KISS步行第三回

时间:2020年10月23日(周五)
地点:昆明宏仁村及周边
发起:KISS小组
讲述者:程新皓(艺术家)
行走计划:围绕昆明官渡宏仁村废墟以及仅存的一颗印建筑展开步行与讲述,并尝试穿过新建的城市社区抵达滇池东岸。
参与者:除KISS小组艺术家外,另征集五名志愿者。

步行须知:
步行时段在白天,预计步行时长3小时,包括建筑废墟区域和城市道路。
建筑废墟区域路况复杂,请预备适合走路的硬底鞋,推荐登山鞋,如有需要可以自行准备登山杖做辅助。
根据目前天气预报,当天或许会降雨,请自备雨具。
此次活动为自发自愿活动,安全自负。

相关背景

宏仁村
宏仁村是位于滇池东岸的一个小村。大约 20 年前,随着城市的扩张,宏仁村开始逐渐失去它原来的土地:这些农田被征用,在其上建起道路、商业地产和大型市场。从 2009 年开始,村落本身也成了拆迁的对象。签了字的房屋很快被推平,变成瓦砾一片,与那些仍然存留的建筑比邻,形成了缓慢变化着的景观与日常。如今,在曾经大约 300 户村民中,仍然有近 40 户困守老村中。其中就包括了莫大爹和他的“一颗印”百年老宅。这次行走将围绕着这些村庄的剩余以及新出现的社区展开,观察与介入我们所在城市的变迁。

KISS 小组
KISS-昆明情境主义小组的简称,一个由荷兰艺术家薇拉·纽文霍夫(Vera van de Nieuwenhof)、英国研究者肖恩·达菲(Sean Duffy)和中国策展人罗菲在2018年发起的昆明城市“漂移”步行小组,成员不固定。该小组主要研究和实践情境主义有关城市空间的相关理念,通过城市步行(漂移)、艺术节、读书会等形式连接不同人群,探索当代社会空间中可能存在的自主性和肌理感,关注资本主义扩张现象。KISS小组此前已举行两次步行分别是2018年12月9日小组成员每人携带小凳从呈贡大学城南站步行至翠湖公园;2019年7月28日绕昆明古城墙遗迹展开“声音漫步”实地录音活动。2019年6月3日晚KISS小组在麦田书店举办了包括艺术家演讲、短片放映和实验声音表演等形式的首届情境主义微艺术节。
目前为止参与过KISS步行和微艺术节的艺术家包括:罗菲、程新皓、薛滔、黎之阳、刘辉、加加(美国)、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荷)、Sean Duffy(英国), Robert Steinberger(瑞士)、Kevin Stadler (奥地利), Ignat Kormiltsev(俄)。

KISS小组第一次步行,携带小凳从呈贡步行至翠湖,2018

KISS is the Kunming International Situationists Society, a Kunming dérive (city walk) arts and discussion collective initiated in 2018 by Dutch artist 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 British researcher Sean Duffy and Chinese curator Luo Fei.
KISS studies and practices Situationist concepts concerning urban space, connecting different people through urban walks (dérive), arts festivals, book clubs and so on. The group aims to explore the autonomy and texture that may exist in the urban spaces of our contemporary society, paying attention to phenomena of capitalist expansion.
KISS has held two walks to date. The first one was on December 9 2018, when they walked the 42 kilometres from ‘new Kunming’ (Chenggong University South Subway Station) to ‘old Kunming’ (Green Lake Park). On July 28, 2019 a “sound walk” was held, following the traces of the ancient city walls of Kunming. The first Situationist micro-fest was held on June 3 2019 at Wheat Field Bookstore, with artist talks, a film screening and an experimental audio performance.
Artists who participated in previous walks and microfest: 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 (NL), Luo Fei (CN), Cheng Xinhao (CN), Xue Tao (CN), Jia Jia (US), Li Zhiyang (CN), Sean Duffy (UK), Robert Steinberger (CH), Kevin Stadler (AT), Liu Hui (CN), Ignat Kormiltsev (RUS)

The Third KISS WALK:
We plan to walk through the ruins of Hongren Village, in the southern of Kunming city, to look for the only remaining ancient building from the end of Qing Dynasty, and to try to reach the east bank of Dianchi Lake through the new urban communities.
Invited narrator: Cheng Xinhao
Date: Oct 23, 2020

在云上现场日记(三)

一个厂,一座城,满眼是锈迹斑斑的管道、罐子、螺旋上升的铁楼梯。昆钢,上个世纪养成的庞然大物。我到昆钢宾馆和大伙碰头,坐在九十年代装修风格的宾馆大堂,恍如隔世。天气闷热,宾馆小卖铺里买不到冰冻的可口可乐,冰箱里只有牛奶酸奶,货架上有面粉大米鱼皮花生。

在一片停产区域,尽管四处是铁锈洗刷后的斑驳的猩红色,却也不难看出这里曾经一度繁荣,工人汗流浃背的景象。不时有火车拉着热腾腾的材料从厂区缓缓驶过,脚下的铁楼梯阵阵发颤。巨大的工业废墟地带极具史诗气质,阴郁天空下,让人想起塔可夫斯基《潜行者》里的场景,一群人在幽暗的工业废墟里梦游般穿行。这两天“在云上”的表演在这里悄然进行。

我看到一个男人被白色枕头罩住了头,徘徊在狭窄的锈迹斑驳的铁楼道,在一个露台上跪下,他慢慢从枕头中取出羽毛,羽毛飘落在满是青苔和杂草的沟壑里。直到枕头被掏空,枕头人消失在黑洞洞的车间里,钴蓝色调……我又看到一个黑衣人在车间里辗转停留,或站立或卧倒,有人不时往他脸上身上投掷淡黄色粉末,粉末在地上和墙上留下依稀可见的半个人形……另一个男人全身赤裸,在幽暗的车间阁楼里跨骑在一段管道上,他费了很长时间非常痛苦的咬破自己的左手食指,试图在管道上留下血字……上面三个人分别是和丽斌、刘辉和李玉明。他们似乎是从各自的梦魇中坠落到这片工业废墟地带里的梦游者,欲言又止,只是让受惊的身体在废墟中留下轻微的呼吸的痕迹。

2020-8-29

表演时间:2020-8-16,16:00-18:00
表演地点:安宁昆钢

在云上现场日记(二)

在家隔离半年后,今年和丽斌的“在云上”终于还是在新冠大流行的新常态下一回一回的开展起来了,规模比以往小很多,主要由本地年轻人参与。之前与丽斌讨论过多次,我们深知这场大流行将极大改变过去二十年来我们习以为常的基于全球流动的艺术交流方式。当全球游走不再可能,在本地折腾基本就是所剩不多的玩法之一,另一个玩法是到线上折腾。本地几个小伙伴自己跟自己折腾,这种老派的玩法在今天还挺珍贵,就像一群人仍然喜欢聚在一起玩诺基亚老人机上的游戏。

炎热的晌午,我抹上防晒霜戴上鬼子帽骑单车到石咀火车站与大家碰面,晚到了半小时,错过了两位女士的表演,错过了合影。这回现场定在石咀站,一个不再通勤的站台。这儿离上次表演场地很近,可以望见街对面山坡上拆得面目全非的废墟和寺庙。整个表演气氛和上回在开阔废墟上的表演十分不同,可能跟场地有关,可能跟毒辣的太阳有关,可能跟大家的状态有关,这回的表演都比较具体:刘傲以舞者的肢体语言和铁路旁的植物进行互动,手势在风中轻拂;黎之阳蹲在铁轨上替换一组石子的颜色;刘辉用写着“闭”字的纸片遮住整张脸,然后在一段铁轨上行走,不断拾起石子兜在衣服里;常雄用路边的俗称火把果的红色野果铺在枕木上,形成一段轨迹,最终以“十字架”的形状结束;李玉明执着于一段长长的PVC管,拍、背、扛、举到头顶,像一根高高的烟囱;和丽斌则把铁路边的一颗遗弃的枯树搬到铁道尽头立起来;最后他们在一堆巨大的轮胎上集体即兴表演,敲打、缠绕、举起又放下一些东西……对,他们都从地上找到一些可以用的东西,在这工业感十足的地方,竟让人想起米勒的“拾穗者”。当然不同于田园式的敬虔祈祷,这更像是一种后工业状况下一群游荡的人在不断“拾起”的动作中突显出的煞有介事的彷徨感、虚无感……

毒辣的太阳底下,我几乎是唯一的观众。手臂被晒得通红。

2020-7-31

表演时间:2020-7-29,14:43-18:44
表演地点:春雨路石咀站

在云上现场日记(一)

前几天大暴雨,表演推迟。改到一个凉爽的下午。

在一片巨大的有待清理的建筑废墟的山坡上,我站在土堆上和其他几位观众一起看完了持续三个小时的即兴表演。表演由“在云上”的发起者和丽斌开始,他搬起一块又一块诺大的钢筋混泥土块,垒起一座石堆,像是城市废墟中的“玛尼堆”,一座献给“艺术”或者献给“城市”的祭坛。然后倒塌,艺术家把水泥块掷回废墟,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这样一个具有仪式感的行动为后面几场表演赋予某种类似于宗教感的复魅的气氛:缓慢的无意义的动作、专注的尝试打开的身体,被“分别为圣”的石头与物料……杨辉和罗文涛的组合表演以一种平行叙事的方式赤脚丈量脚下废墟,在身体与石块的张力中寻求场域的拓展。刘辉则以一种具有韧性的身体状态在绿色防尘网与建筑废墟的缝隙间制造陌生的空间体验。李玉明的表演灵感来自哈尼族为逝者坟墓选址砸鸡蛋的习俗,意图让这片废墟成为被纪念之地。然后是集体即兴表演,表演者们调动砖头、水泥块、防尘网、钢筋还有身体,让身边可见之物“活起来”,堆积、敲打、挪动、缠绕,相互牵制和平衡。让现场附体,让身体游戏。

观看长时间的即兴表演总是会让人神游,眼前的表演者煞有介事地缓慢动作,而远处高架桥上通勤的汽车、高铁缓缓驶过,黄昏时刻的云层色调渐渐发生了变化,还有远处屹立的西山……当然,还有表演场地附近正在清理废墟的渣土车、挖掘机、工人,他们整天都在制造叮叮当当的声音……整个表演和黄昏时候的城市形成某种呼应。多线程平行叙事。

表演结束,表演者散去,工人们也早早离开了工地。黄昏中的城市废墟上,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过。城市即将入夜,废墟上的这些表演仿佛黄昏时候的催眠仪式,让这座废墟、这座城市进入一个充满呓语的梦乡。

2020-7-24

表演时间:2020-7-15,17:17-19:30
表演地点:春雨路庙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