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艺术评论

走向他者

在这些年的观察和交往中,可以说刘辉是在这个过度依赖屏幕的时代里少有的仍能主动走向他者的年轻人之一……

大约四年前的一天,在创库碰到一个叫刘辉的伙子,听说他刚从西藏骑自行车回来,因为我也骑车,当时就加了微信。几个月后,趁着暑假收尾,我约他到抚仙湖环湖。我们正午从昆明出发,一路经历暴雨和烈日,爬不完的坡,数不尽的美景。到了澄江才知道他就是当地人,家里老宅子“半颗印”早些年被拆掉,前些天一起在宏仁村漫步,再次勾起刘辉家里过往的伤痛。前几个月,疫情稍缓解,我们又骑车到滇中最高峰的梁王山顶,探寻那个酷似三体红岸基地的宇宙射线观测站。他带去的那些地方都让人好奇。

每回到呈贡,他都会给我看看他最新的手稿,推荐最近读的好书,聊艺术、旅行、当下状态。

在这些年的观察和交往中,可以说刘辉是在这个过度依赖屏幕的时代里少有的仍能主动走向他者的年轻人之一,从他大学本科刚毕业就去到西藏工作,回头又从西藏骑自行车回昆明,再到他为了完成研究生阶段的毕业论文独身前往印度尝试拜访意大利超前卫画家克莱门特的工作室,可以看到这是一位热衷于文化游牧,对异域文化保持浓烈兴趣的人。他对异域文化的兴趣不止停留在表面,也体现在对宗教精神的关注上,藏传佛教、印度教以及基督教圣象艺术,这些形象与符号我们都能从他的旅行小本子和最新展出的系列画作中一窥究竟。在这个意义上,艺术更像是他灵性朝圣之旅的笔记与心得,混合着梦境、日常和想象,以一种轻松而随性的状态。

祝贺刘辉展览成功!

2020.1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