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TCG诺地卡

wei-interview-small

微访谈“行走北欧别样风景”

我注意到诺地卡的网站上有很多罗菲老师为其他艺术家所做的专访以及对他们作品所作的艺术评论, 老师孜孜不倦地做这项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做文化艺术工作就是做人的工作,做人的工作就要学会听人讲他们的故事和感受,我通过访谈去了解艺术对人而言能意味着什么,公众也由此可以了解他们作品背后的故事。有时,艺术家的讲述比他们的作品更诚实,有时则相反。

Continue Reading
ppt

在云大讲座:文化的土壤

前两天诺地卡受邀在云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参加跨文化交流论坛,第一次到呈贡搞活动。这里空气比主城区略微清新,天也更蓝更透。诺大的卫星城和校园,处处碰到裸露的石丘,大型挖掘设备还在工作,宽大的马路好像不要钱一样繁殖,这场面令北欧朋友看傻了眼,激动死了。 我演讲的主题为“文化的土壤”,以诺地卡11年的工作为个案,结合替代性空间实践与博伊斯社会雕塑理念,简要介绍了中西方跨文化交流在昆明的状况,以及艺术如何介入社会等案例。我把文化产业/现象比作生态中的植被,而丰富生态则需健康土壤的支持,就是价值与信念。最后以两周前的那场火灾结尾,反思文化工作的真正意义究竟在哪里?在灾难来临时文化如果仅仅作为产业意味着什么? 我之前花了差不多30个小时制作了比较满意的演讲计划和PPT,力求做到清晰、新知和有趣,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尝试怎么向一群陌生人说明诺地卡是谁,我们在做什么,因为我们实在太复杂(从结构到项目),我相信很多人(包括老朋友)都只是看到我们的某几个方面,我希望给人们看到三幅画面(动画)就能明白我们是谁我们在干嘛。第一幅是在比照常态专业性博物馆/画廊与替代性空间时,我用了白盒子与俄罗斯方块进行对比,前者趋于静态展示、专业收藏、格调冷峻,后者趋于动态组合、交错配搭、随机应变、广泛参与。第二幅是把诺地卡比作错综复杂的立交桥,恰当地说明了我们的连接功能及合作伙伴。第三幅是许多运动中的圆球,它们代表我们所使用的方法及相关角色,它们在一个空间里相互交错、碰撞、回弹、覆盖、避让、入场、退场…… 自大学都搬到呈贡之后,大学生这个我们一直关注的重要群体就渐渐失去了联络,希望通过类似持续的活动能有所缓解(讲座、演出、交流等),共同克服城市无度膨胀过程中造成年轻人在知识、关系和实践上的贫血状态,一起来为大学城输血! 选取自部分演讲PPT画面 云大校园 云大学生一对一接待诺地卡的朋友 演讲 跨文化交流论坛 同学们对诺地卡十分感兴趣 与研究院互赠礼物

Continue Reading
chingchingcheng-poster

郑青青:无根

郑青青:无根 策展人:罗菲 艺术家:郑青青(美国/台湾) 展览开幕酒会:2011.9.10, 20:00 展期:2011.9.10 – 9.26 地点:昆明市西坝路101号,TCG诺地卡(云南白药厂旁昆明市机模厂内) 电话:4114691 艺术漫谈:当代艺术的经济要素—拍卖 时间:2011.9.16. 20:00-21:00 地址:昆明市金鼎山北路15号,Loft•金鼎1919,A区,943空间 电话:5385159 合作:TCG诺地卡, 943空间 Loft· 金鼎1919 前言 文/罗菲 郑青青的外公是北京人,65年前因为战争的缘故移居台湾。青青出生于台湾,2003年到美国学习艺术与设计。2009年,青青移居美国。因为历史或个人的际遇,她的外公从大陆到台湾,她从台湾到美国,如今作为艺术家,从美国来昆明943小组进驻工作。家族的迁徙经历,以及她在文化上的断层、碰撞与交织,使她对自己的文化产生追根溯源的念头。 青青在美国接受艺术教育,她的作品呈现出非常多元的面貌,她对数字艺术、传统艺术以及立体作品都感兴趣,她敢于挑战自己,尝试不断解决问题实现新的想法。青青善于尝试不同媒材,大多数作品使用墨汁、水彩、水粉和丙烯,色彩微妙而安静。尤其那组雕刻旧书来制作老式相机和音乐盒的系列作品我非常喜欢,通过她对泛黄旧书一页一页地雕刻和裁剪,能把那些精密仪器再现出来,使其不再是那个物体本身,而是被青青赋予特殊手工感与观念的情感物。这也正是青青的艺术所具有的一种特殊气质,浪漫、精微、幽静而大方。她把那些日常物品和器具变成了她个人经历的某种象征,又让这些信手拈来之物,提出这个时代背景下的文化命题。 青青的作品在形式上也有较强的整体感,大多数形象有明朗简洁饱满的轮廓,同时那些载满个人情愫、观念和故事的形象,又以线与面的样式在作品中舒缓流动、飞翔。还有水彩作品中仿佛大自然里的根茎或羽毛的绚丽色彩,这一切形成了某种让情感和物品复苏的诗意。 这次展出的四件作品是青青在昆明进驻三个月期间就地取材完成的,一件是叫做“无根餐厅”的屋子,与福饼文化有关,里面藏着命运瞬间的因缘,或功成或名就,或平庸或祝福,它们都是生活中真实的瞬间。 第二件作品也是与吃有关,青青把不同食物做成液态涂抹在纸质的碗上,成组的碗形成一个阵容,而隐藏其中的互动声音装置将为观众打开可供想象的厨房记忆。 第三件作品是用水彩画的手法绘制书法字帖,那些带有明确家国情怀的字,如“国”、“乡”、“爱”等,这组作品探讨繁体字与简体字的差异,汉字在化繁为简之后,其意义是否明晰可见。 第四件作品是仿印章的指纹装置。中国文化以个人印章为署名的权力象征,而西方文化以书写签名为其权力象征,青青在这两种文化里生活,切换频道。那么这个以艺术家本人拇指指纹为印的戳记,是否可以超越文化差异呢? 青青的作品让人们进入到一个迁徙者、移民文化的探讨中,并且因为作品的开放与互动因素,观众可以参与到其个人情感与经验中,对文化、命运和根源的进行反思。我们的归属在哪儿?民族主义又能否为我们解开终极的答案呢? 2011年9月2日 Ching Ching Cheng: Rootless Curator:Luo Fei Artist: Ching Ching Cheng(USA/Tai Wan) Opening Reception:2011.9.10, 20:00 Duration:2011.9.10 – 9.26 Location:TCG Nordica, Loft, Xiba Road No.101, Kunming Tel:4114691 […]

Continue Reading
banyantressweb

榕树计划:艺术+偶遇

朋友们好!这里是TCG诺地卡本周五晚上即将开幕的来自德国艺术家Alfred Banze的展览预告,云南好些艺术家都对这位德国艺术家有很深的印象.相信他带着实验性、跨界特征和周游世界的艺术方式将会给大家带来新的惊喜!特别邀请您参加周五晚上(3月18日)开幕式!也请留意展览后的一些列工作展示活动,期待您的参与!谢谢! ======================= 展览及相关活动均为免费参加 ======================= 榕树计划:艺术+偶遇 TCG诺地卡,昆明 展期:2011年3月18日——4月1日 开幕:2011年3月18日(周五),晚8点 在北纬地区榕树以盆景中的植物为人熟知,而在热带地区它却被尊敬、爱戴和敬畏。中国南部地区,榕树在当地文化里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继泰国、柬埔寨、德国、塔希提岛、库克群岛、斐济、印度之后,昆明将成为榕树计划全球巡展的第9站城市。它将展示超过50位来自20多国的艺术家的绘画、雕塑、录像、摄影和装置。所有艺术作品由德国媒体艺术家阿尔弗雷德•班泽(Alfred Banze)收集。受这些作品的启迪他在全球多个国家的学校、画廊、文化中心、艺术家工作室组织了数次针对儿童和年轻人的工作展示(workshops)。本次展览将展出两部分作品,原始的艺术作品,以及由儿童、年轻人再混合创作的作品,所有作品灵感均来自榕树。上海的刘BB和昆明的罗菲代表了当下的中国活泼的艺术状况。同时也选取了一组2005年在云南艺术学院开展榕树工作展示时创作的作品。 ==================================== 伴随展览,工作展示、现场表演和对话将在以下地点进行: ==================================== – 榕树计划下视觉艺术家、音乐家、作家的工作展示: 2011年3月30日(周三)——4月1日(周五),上午10点-下午5点 – 榕树社会艺术研讨会+榕树工作展示报告: 2011年4月1日(周五),晚8点 更多信息:www.banyan-project.de, abanze@web.de 支持:昆明TCG诺地卡,丽江工作室,德国外交部,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IFA),柏林市文化厅 ================================= THE BANYAN TREE – ART + ENCOUNTER TCG Nordica Kunming Friday 18 March – Friday 1 April Opening: Friday 18 March, 8 pm In the northern latitudes the Banyan Tree is […]

Continue Reading
zhuxiaolin

画速写

已经好些年没画画了,曾经上中学的时候,画速写是我的最爱,无论何处人在本子在,一周画一本,在学校还赚得个今天听来很囧的头衔(这里就不说了)。上大学后画画这回事慢慢就丢了,搞艺术去了,其实是被艺术搞了。直到最近旧情复发、恍然大悟,发现画速写是何等的乐趣,决定不用相机,改用速写来记录生活的细节和身边的人。不过这两天才处于恢复阶段,元气还不足,练练手。以下图片点击可查看较大图片。 每周二早上10点开管理层会议。老板不在,大家在说什么呢? 周二下午2点各部门开会,本周是Nina主持(背对我的那位),画廊和舞台的瑞典童鞋们一起开,安排周末新年派对事宜。 咱们的守夜人段师,50年出生,比我父亲大3岁。画他的时候可以听到他很多有意思的故事,这也是画速写的乐趣之一。 小程童鞋(Nina) 吴姐(Ruth),她说我把她鼻子画得像房祖名的鼻子。。。 Sky童鞋正在上微博,我们的body builder帅呆了。 日语出生的插画师筱琳童鞋。(她的嘴为什么有点歪呢?因为我画她的时候她正在偷吃巧克力,我警告过会有严重后果,她不信。嗯哼) 新来的厨师吕伟童鞋,他很早就出来打拼,干过很多工作。他非常喜欢读书,所以看上去像个思想家。 瑞典即兴爵士钢琴师:马汀童鞋。昨下午停电,他弹琴,我画画。这样多好啊,现代人停电了电脑和网络不能用就没玩的了,我们还可以这样玩。其实现场黑漆漆的,他的脸当时基本看不清,我是猜着画完的。

Continue Reading
hujun

胡俊: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

胡俊: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 – 你是2000年最早进驻创库艺术社区的艺术家之一,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年,昆明创库从最早33位艺术家到现在每天来这里工作的大约只有三五位艺术家。为何你没有选择去北京或其他城市发展? 我这个人比较恋旧,不仅仅是对人,甚至对环境都比较依恋。这里一草一物,甚至灰尘对我都有情感。除非这里被拆除或者我无承担而被迫离开。这里存在一天,我就工作一天。我并不嫌弃这里的一砖一瓦,就像我的老母亲,可能青春逝去,头发花白,但我不会嫌弃。另一方面,创库也孕育了我的艺术,最早进入的时候我的艺术方向是不明确的,现在比过去对艺术有更清晰的认识。 – 近几年在云南有好些商业画廊悄然出现,他们在艺术家和收藏群上都有各自不同的定位。你如何看待他们对本土所起的作用? 近几年确实比前些年要好,首先是国家经济腾飞,百姓生活富裕,美食、私家车、出国旅游,而画廊兴起说明市民有一种精神的需要。 以前艺术家都只考虑艺术问题,当他们考虑市场问题时,艺术有被吞噬的危险,有时艺术家被迫放弃艺术追求。但收藏群也需要真正的艺术品,这就需要艺术机构来定位消费群,引领和教育消费者,帮助他们的品味提高,对艺术有更纯粹的追求。同时艺术家本人一定要清醒,不能把艺术追求变为经济追求。 – 你作为云南少数被画廊代理的艺术家,被代理后有何体会? 在被代理之前,我想前方一定有路有希望,不停地跋涉,当旅行中突然发现有个驿站,就停下来休息,有美味有热水泡澡,有舒服的床铺。人都有懒惰和享受的一面,当这些都有的时候,旅途的艰辛、寒冷、露宿大地的凄凉,一阵寒风过后,凄风苦雨、饥寒交迫,他也考虑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我把这个比作艺术家被代理后的心境。但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清醒地意识到,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吃完喝好之后就应该背起行囊上路,驿站不是终点。 – 你同时也是昆明理工大学的副教授,昆明的大学目前大都搬到了大学城,有人说,以前大学教育面临一个困境就是学生所学的技术知识与社会脱节,尤其是艺术类,那么现在搬到大学城之后连身体也基本被隔离了,你是否赞同这种说法? 我觉得它从一个喧嚣的城市搬到荒郊野外,本质上没什么错误,不能说离开了就错误了,要看老师和学生的理念是什么。到了幽静的地方有助于学生的学习,但不能因为偏远就连眼界也被隔离,应该和这个世界发生关联。或者说,即便他在城市里,如果他没有对普遍人类的关注,那也是行尸走肉。很多老师不愿意去,但我觉得很好,可以很安静思考一些问题,有独处的空间,不需忙于应酬。 – 最早注意到你的作品是色彩艳丽性感的嘴唇,还有一个系列是悬浮的肉,再后来是带有卡通形象和幽默感的小市民男女与城市街景,然后前两年又看到你画一些流淌而焦灼的城市景观,到现在是家庭生活。这些作品在图式上从微观到宏观,大多与都市生活息息相关,在主题上与人的欲望有关。有一种“看上去很美”的感觉,但多看几眼就产生一种消极的情绪。是什么引起你去关注都市和人的欲望问题,并产生这些主题间的更替交错? 以前看到创库艺术家的作品很新奇,我以为那就是当代艺术,于是我就画肉,肉跟其他物质不一样,它代表的东西很丰富,有色泽水分和生命,我也不清楚为何要画肉,一种不自觉吧。但观众不明白我的画是什么意思,我就意识到我的作品有问题。但我相信老先生的话,艺术来源于生活和真情实感,首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后来我读到安迪·沃霍尔的一本小册子,其中一个故事对我影响非常大。当时沃霍尔到纽约之后奔忙于各种画廊party之间寻找出路,后来很沮丧,道道门都关闭了。有一天他女友打电话过来要他请她吃饭,并且她说知道沃霍尔的艺术该怎么做,沃霍尔就当真了,用所剩无几的钱请她吃饭,吃完饭女友要走,沃霍尔问,那我的艺术呢?女友说,你就是要钱嘛!那就画美元啊!于是沃霍尔回家就画美元。波谱艺术大师就诞生了。 我并不是说我从此获得了成为大师的法则,但我明白了艺术不能和我的情感、内心、生活相分离,艺术是我的一个部分。这时我的嘴唇系列诞生了(2003—2006)。那时我很想要钱、名、要身体的满足,身强力壮,我意识到身体里有一种欲望,所以开始画嘴唇。观众来看,一下就明白我要说什么,很直白。但后来发现画嘴唇的人也很多,后来发现嘴唇不是我胡俊的。意识到符号性的东西也没有生命力,很短暂,除非你做在别人前面,否则就不是你的。所以后来我就开始突破这个符号。将我画面中的唾液和精 液抽离出来,于是有了第二批作品,就是“欲望风景”(2007—2008),有城市、奖状、纪念碑,把人类文明放在这样的景观中。这批作品更反映了我对欲望的理解,它具有毁坏力,可以冲毁一切文明。在这个基础上又发展了第三批画“欲望——流”(2009),这是把“欲望风景”变成了抽象绘画,有中国水墨的意境,画面更抽象,但观众更能看到欲望的膨胀和侵蚀,这个也许是我今后另一个方向。我觉得艺术不是图解,把理念讲出来,艺术讲究含蓄的意境。 “新生活”系列是我从2006年开始的,那时是卡通造型的市民,尽管那批作品在上海全都卖了,但我认为有问题,回来就停了一年。2007年又开始画,画面人物造型结构回到了写实手法,我发现我以前追求的艺术样式有问题,我需要回到艺术本身的问题,色彩、造型、光影明暗等等。 我觉得艺术应该有它自己的语言,不是说艺术是现实的镜子,最起码艺术应该是哈哈镜,通过艺术家的镜面形成了艺术家自己独特的样式。我觉得艺术永远是创造性的,它需要给人一种新的视觉体验,在这种新的视觉体验下获得对生活和社会的理解,以及艺术家对问题提出的批判性思考。 – 留意到“欲望风景”系列中看到天上有很强烈的光束,营造出一种强烈的宗教感,像是末世景观,是有意而为的吗? 是的。我觉得欲望需要控制,要有度。如果人类没有欲望,就没有文明,但如果没有道德底线,就具有非常强的毁坏力。我希望有一种约束,一种外来之光,人类需要有信仰有教育,把欲望的猛兽放在笼子里。 – 现在你画“新生活”系列,画中女性像是一个强硬的独裁者,男性沉醉而柔弱,孩子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个题目明显带有讽刺意味。想起前几年有一部热映的电视剧《中国式离婚》,反映中国现代社会中年知识分子的婚姻状况。“新生活”系列是否也在关注这个群体的婚姻危机? 这个是很明确的。我觉得每个中年人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他们认为通过努力就可以获得一切:事业、幸福、名誉。当他样样都获得了,事业成功了,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大把的金钱,这时他发现他一样都没有,有的只是疲惫,对生命的虚无之感,钱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价值评判没在了,因为没有信仰,他真的疲惫了,我觉得这样的人很可怜。三十而立、四十而知天命,他看到生命之光即将熄灭,他到底要什么? 我看五十年代大家追求共 产 主义,他们虽然没有钱和私家车,但他们有对生活的追求,那代人是幸福的,我们这代人可怜,一切都有了,但是贫穷无望。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不仅仅是中国的,而是人类的。人类到底要哪样?我要追问。 – 你觉得今天的中国家庭和婚姻观念与上几代人甚至和传统相比,发生了什么变化? 太多了,诱惑人的因素太多。当人们无望时,就要赶紧抓住青春的尾巴,把一切没有享受的或没享受够的物质、肉欲激情,抓紧时间享受。但知识分子却要有责任把生命的价值看清楚,活出更有价值的激情。 – “新生活”系列中的作品有一种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仪式感,如基督受难。 我很怜悯他们,我希望不仅仅提出问题,还希望人们能够畏惧,带给人一丝怜悯和安慰。曾经有朋友进来看了就说“哎呀,这是画我”,我说“没有,这是画我自己”。他肯定地说“就是画我”。我看到他的泪水在眼眶里滚动,这就是我的作品给他的畏惧。能做到这些,我觉得我还算有点价值的人,否则我就是一个懒汉。 – 听说许多女性看了你的作品会很不自在,甚至想毁了你的画,觉得你在丑化她们,你是在对愈加独立强势的女性提出抗议吗?你又如何理解女权主义? 实际有的女性读者没有真正理解我的意图,我并没有丑化她们或反对女权。我认为男女都有共同的尊严和权力。我实际上觉得人类是很可怜的,需要关心和帮助,不管男性还是女性。表面强势的女性其实并不强大,她们也需要男性和社会的理解与关心。我画面中的人其实很中性,很多男的像女的,女的像男的。她们不了解,以为我在丑化。当她们平静下来仔细看的时候,她们也就接受了。 – 你画面中的孩子好像都只有一个,是否与中国家庭独生子女一代有关?如何看待独生子女的文化心理、人格和精神现状? 也并不直接指向独生子女,我也会画两个三个小孩,还有一堆小玩偶。更多的我想指出他们的生活特点,他们只关心他们自己,不关心别人的感受和情感。我觉得这代人很可怕的一点就是自私,或许和独生子女一代有关,不会同情不会怜悯别人。这是社会问题,社会需要作出努力,让大家更具有同情心。所以看到前段时间出现了年轻人虐待小动物事件。 – 你觉得今天中国家庭最需要的价值观是什么? 重新建构起新的生活理想,有共同的信仰。这才能维系他们的生活和婚姻。 – 中国当代艺术从九十年代初的玩世现实主义中建立起了非常普遍的人脸图式方法论,就是从艺术家自画像中延伸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符号,进而大量复制,产生出一种集体主义的生活场景,并且普遍都具有很强的无聊感和自嘲心理。你画中的人物无论男女看上去都与你自己的样貌相仿,是否也是基于这种考虑? 一开始是主动接受了这种观念,到了后期我发现我的长相很有意思,都说我很像筇竹寺的罗汉,我这个相貌有变形夸张的可能性,颧骨高、嘴唇厚、眼睛尖,可以形成我个人的图式语言。这个图式是从一个活生生的人来的,而不是拿来主义。我曾经接受的时候是我拿来的,现在经过一些年的深入,我从中找到了更个人化的塑造语言。我觉得有本质的区别。 – 从你的作品中看到价值观在中国社会的危机,你是否认为这种危机影响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某些方面? 是的。过去的先锋性探索性批判性,慢慢地被冲蚀了,因为艺术家发现搞当代很容易获得名利,它的独立性就被削弱了。艺术家一定要独立探索,带有批判性。 – 从你的作品中看到大量对现状的批评、对阴暗面的揭露,你认为今天艺术家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艺术家可以是形式与色彩的游戏大师,给人提供摇篮和安乐椅,给人心灵以慰藉,视觉的愉悦。但还有另一种艺术家,除了关心视觉,还关注生活,人类的命运,提出对问题的批判。艺术家不能改变社会,但他有责任,看到问题提出问题,供人们去思考和解决。 […]

Continue Reading

一篇访谈

1,你为何选择昆明这个城市作为你的创作根据地? 我的创作根据地不在昆明,而是在我心。 不是我选择了留在昆明,而是在没有选择的时候,我只能欣然在此地耕耘。 2,为什么你选择行为艺术,怎么接触上这种艺术形式的,你想通过它到达什么目的? 一开始仅仅因为它很直接很尖锐,可以捅破现实虚伪的马甲。 当你开始了解现代艺术史,就不可能不知道这种艺术形式。 3,你心中的创作根据地应该是什么样? 自由、包容、充满热诚和想象力 4,诺地卡是怎么经营的,名声和经济的收益如何,今后怎么样发展。 非营利文化艺术机构。 名声得去问艺术家和观众。 今后也一如既往地实践我们的意象:以多元艺术形态激起对人类价值的反思。 5,从你的一些文章当中我发现你对昆明的城市文明(例如都市人的价值观,都市人的生活方式等等)不是很满意的,这对于你的创作有什么意义。 请列出具体不满意的例子。如果你很满意,请谈谈对于你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6,你认为云南人有一种质朴、散漫、忠于生活状态的人文品格,这种人文品格和乡土艺术的发展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如果有,是种怎样的联系? 这可以是一篇博士论文,无从三言两语谈到其必然性。但如果你去过乡下,就明白了。 7,你创作的一些作品或是你在评论文章中提及到的很多作品都带有悲伤或是恐惧等比较刺激人的一类元素(例如死亡等),为什么你欣赏这一类的作品? 我不知道哪些是不刺激人的元素(例如活着?) 如果悲伤、恐惧、死亡等事情可以叫我们忽略不计,那我们作为人存活的意义在哪里? 人们“欣赏”苦难,是因为人们既恐惧又满怀期盼了解其中的含义,具体详情可以去问那些排队买票看《唐山大地震》的人们。 8,你创作的作品或是你在评论文章中提及到的作品以人和社会为主体的比较多,你希望艺术能带给人们什么,改变什么? 一切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纯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有美德的,都值得称赞……。以此激起人们去触摸真实的生命与灵魂,而非粉饰过后的现实。 9,通过你的文章我了解到你认为现在的本土艺术是处于一个振兴阶段,那么你在其过程中扮演或是希望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好像没有写过本土艺术处于“振兴阶段”。 我扮演服务者的角色,帮人筹备展览、打电话、编辑资料、挂画、设计海报、贴标签、导览、写作、邀请、联络、清扫空间等等。 10,“江湖”实验艺术虽然已经终止,但是就这最近的三年而言,它对整个艺术和艺术家群体有没有产生过更多积极影响,有没有生出一个“后江湖”。 可能让人们更期待那种放松的、立体的、可以相互交流的、跨界的、带来更多惊喜的现场,而不是死气沉沉的陈列馆。至于更多影响,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后江湖”?!请你谈谈这是什么?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