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德玛黛:艺术作为精神的痕迹

我不会起个名字限定自己,有人叫我策展人或批评家,但我不是,我觉得我在生活。批评和写作不是我的工作,是我的生活方式。说实话,我跟艺术家们没有距离。我常常住他们家,他们也来住我的家,我们一起去旅行。其实首先是朋友,因为人是最重要的,然后是作品。

Continue reading »

作品版本:1∕1

按:说实话,由于最近几个月来一直忙于照顾孩子,一直无暇专注于写作,上篇”万花筒里的奇异世界” 写郭鹏的文章明显带有博客写作的特征:随意(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写作)、及时(访问完郭鹏回家就写了)、不冗长(不像艺术批评那样)、缺乏深入研究(后来也实在没能如郭鹏所请愿的要我再“深入一点”),而莫妮卡的这篇文章却让我喜出望外,我完全同意她对作品的感觉,甚至在万花筒、教堂天窗等比喻上惊人近似,从整体立场和作品批评上讲,我完全同意莫妮卡的见解。我也很喜欢这篇批评文章,条理清晰、富有感情、不失深度、也不失风度:)

Read More: 5041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