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Mariannelund

morten-killing-small

玛瑞安娜伦德日记(3):二手货与人骨

今天为挪威艺术家Morten Viskum布置作品,这是一组有关柬埔寨红色高棉时期的作品,Morten特意从柬埔寨运回几箱掩埋死者的泥沙,并一些死者衣物和老朽掉的人骨,还拍摄了许多死者骷髅摄影。当我打开沉甸甸的箱子时,心里一震,一根根老朽的人骨摆在眼前,不敢去碰。这里有许多是儿童的骨头,可就连儿童到后来也开始杀人,然后被其他儿童杀死……这件装置作品除了死者骨头和泥沙,还有部分史料…

Continue Reading
clock-small

玛瑞安娜伦德日记(2)

今天是瑞典的仲夏节,小镇上的人们开始聚在一起,像我们的庙会,各种鼓励人们参与的小活动。仲夏节前后,阳光充足,日照长达20小时。到了仲夏节这天,有些地区一天24小时全是白昼。不过昨晚开始睡眠正常了。 安娜家的花园很美丽、惬意。不过整个瑞典乡村都秀丽干净得很。工作到夜里十一点天还是没黑。 又路过一趟小镇里静瑟的森林,天然氧吧和碧蓝的湖泊,世外桃源用在这里绝不只是意指。 和Pekka聊起北欧的艺术,我说我们印象中北欧的艺术家做的都是些很美,很具形式感的东西,而具深刻思考及冲击力的艺术极为鲜见,这跟文化背景和传统有关,但是,我认为挪威艺术家Morten是个奇葩,这次去挪威要跟他多聊一下,这个今天在挪威最具实力最知名的艺术家应该被介绍到中国让更多中国艺术家知道才对。我很想以他为个案写点什么,但中文资料几乎找不到,所以还得先从英文入手,从像上次那样写点介绍性的小东西开始。然后我们也觉得中国和北欧艺术家、学者之间的对话还是太少。说到北欧的艺术市场,据我所知也是个很有趣的现象,比如他们的艺术品价格绝对不可能是中国艺术家所期望的一张画换来一栋房子或汽车的天价,绝大多数艺术品是被普通老百姓消费掉,有人以为这种艺术市场让艺术家没欲望,也有人认为这种艺术市场是良性市场,待我改日深入了解后也说说这个。 仲夏节很凉爽,babyface般的天气,今天下了不下七场雨吧。晚上邻居家宴请,仲夏夜瑞典传统长宴,大多比较咸,没什么口味,在斜坡草地上摆球桌打乒乓球,惹得一身跳蚤。

Continue Reading
mariannelund-factory-small

玛瑞安娜伦德日记(1)

由于瑞典夏天不熄灯,早晨四点就起来开始工作,今天主要查看FOLK08文化交流项目各展览场地,推进一些具体的工作,比如整理各个活动资料、网站更新、制作地图、翻译、作出一些布展计划、落实些具体问题。安娜全家大大小小都在为这个项目奔波、工作。总体来看真正的布展还没有开始,因为很多作品还在海关那里,等着运过来。FOLK08是下周六28日开幕,就在火车站上举办。24日我去卡尔马城堡参加我们展览在那里25日的开幕式,之后又赶回Mariannelund,因为这个项目有太多事情需要做,而人又太少太少,其实只有那么几个安娜家的超人。 工作照 ,照片看上去很休闲,实际上忙得跟打仗似的。下面一副是深夜,天还微亮。 镇上有几间上世纪20年代的厂房Julles Mekaniska verkstad,是炼造各种铁器的地方,很多厚重简单易用的生产工具堆着满地,也挂满了墙面,现在几座厂房被封起来,装了摄像头,被当地人当作博物馆,就连国王也来这里参观。我们目前只能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工具,像是生机勃勃的工厂一夜之间工人走光的景象,事实上也是如此,工厂主人就是一夜之间突然消失,然后再也没有人来打理,让我匪夷所思的是,这么一所在中国随处可见的厂房居然被当作了博物馆,留守在一座只有一千五百人的小镇,这所房间现被申请下来给一个艺术家做装置,但要到时候才能进去布展。 在小镇里有一片很安静惬意的森林,高大的灌木,镜面般的湖水和柔软的草地。28日这里也将做表演场地。 傍晚去展厅讨论布展方案,几个小时后发现大家都在使劲打哈欠,我觉得奇怪,外面才夕阳西下的样子,一看表才知道都晚上9点了。下图是我根据手表上的时间对照夕阳情景,我身体的影子由于夕照在地上拖得很长,手表显示北京时间19日凌晨2点45的样子,正从星期三翻到星期四,所以星期栏是空白,瑞典时间正直18日晚上8点45,这夕阳落得来劲了没等天黑又懒洋洋地爬起来,整夜地亮晃晃的,我又开始恐惧今晚如何入眠。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