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II”在乌普萨拉

瑞典中部已经开始有入秋的意思,森林的绿色不像南部那么润,稍显从盛夏走过来的疲惫。乌普萨拉这座古老的大学城开始活跃起来,游客离去,学生返校,学生、教授、表演团、艺术家,一路匆匆疾走。下火车后拎着行李直接被送到乌普萨拉博物馆和布鲁豪斯博物馆(Bror Hjorths Hus),分别看场地,与馆长会面,谈空间布局。拿到一张两周密集的日程表,布展、聚餐、开幕式、工作坊、座谈会、出行……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