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骑行

人力驱动 HUMAN DRIVEN

人力驱动:一场艺术与骑行的邂逅

HUMAN DRIVEN – An Encounter Between Artistic Expression and Cycling

策展人 | 罗 菲

联 合 策 展 | 刘 菁 + Novikova Anna

诗歌单元策展人 | 张翔武

毛旭辉《红色自行车》40×55cm 纸上水彩 1993年

人力驱动:一场艺术与骑行的邂逅

文 | 罗 菲

自行车自18世纪末由法国人西夫拉克发明以来,经过19世纪中后期英国人的现代化改造,形成了我们今天自行车的雏形。1866年清廷派出第一个出洋考察团,19岁少年张德彝参加考察,在自己的游记里他提到“自行车”这个翻译称谓,“自行车”一词首次出现,他的解释是靠个人自己的力量行走的车子,从此这个名称被沿用至今。

自行车自诞生以来,作为一种现代技术理想,推动着时代的价值转变,改造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也从这样一件器物,见证历史的变迁。比如自行车在近代最早进入中国精英阶层就很难被当时的等级观念所接受,他们倾向于骑马或者坐轿,而不是自己花钱还要自己使力。末代皇帝溥仪特别喜好自行车,为了骑车,他砍掉了横卧紫禁城数百年的门槛。在西方,19世纪中后期爆发自行车热(Bike Boom)便与女性解放运动息息相关,女性因为骑车扩大了自身的社交属性,也改变了当时女性的衣着审美习惯。20世纪70年代,中东战争导致西方社会能源危机的爆发,再次掀起自行车热。在中国,20世纪50年代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品牌飞鸽,直至70年代,自行车都是作为“结婚三大件”而存在。80年代的中国又被称为自行车王国。在自行车多元发展,注重低碳生活和个人健康形象的今天,自行车骑行无论作为通勤还是运动,都拥有非常广泛的受众群体。

作为工业革命之后现代文明的一部分,自行车的发明与西方现代艺术的发生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尽管前者更具乐观的浪漫主义色彩,后者更加悲观怀疑,但两者都充满叛逆又都具丰富的传奇色彩。在艺术史上,自行车给艺术家们带来无数的启发,比如装置艺术鼻祖杜尚的第一件现成品艺术“现成的自行车轮”(1913),他把车轮固定在一个板凳上,利用光影投射效果使其成为两个车轮,因此显示出独特的几何图像。毕加索用废弃的自行车车把和座椅制作了雕塑“公牛”(1943)。中国当代艺术家艾未未近些年多次运用自行车创作大型装置“永久”,这组景观作品承载着艺术家对自行车的童年记忆。

自行车——这种靠个人自己的力量行走的车子,这种人力驱动的前行方式,在人类已经发明无人驾驶汽车,甚至能发射重型火箭进入太空的今天,显得有些过于古老,几乎沦为最慢的代步工具之一。然而正因为这样一种由人自己驱动起来的速度,骑行能给人带来十分真切的自由和冒险体验。自行车也早已不再只是简单的代步工具,自诞生以来,它已被植入到许多人的成长经验中,甚至在亲情、友情和爱情中扮演着微妙的媒介作用。自行车已演化出有关自身的情感、哲学和生活方式。

郑宏昌《手风琴系列》影像装置 2017年

在“人力驱动:一场艺术与骑行的邂逅”艺术展上,我们尝试呈现那些与自行车精神与记忆有关的艺术,那种以“个人自己的力量”去践行的艺术,那种向往融入到比自身更广阔世界中去的驱动力。“人力驱动”不只是自行车的运动原理,也是一种内在的美学品格。在这里,艺术家们让自己的双手乃至整个身体完全投入到创作表达中,以此推动某些事物前行。

孙国娟 《我一直都是有翅膀的》 25.5cm×19cm 拼贴 2018年

程新皓,“陌生地形”系列(地图),2017

我们将在“人力驱动”展上看到艺术家们从个人经验、形式表现和文化批判等层面见证艺术是怎样与自行车发生某种相遇的。我们从毛旭辉90年代对单车被盗愤慨而作的手稿上,在唐志冈90年代的荒诞而幽默的“郊游”画面中,还有孙国娟、陈群杰、雷燕等艺术家在过往与单车有关的生活旧照与记忆中,都能体会与此相关的情感共鸣。荷兰艺术家薇拉则把个人沉思、文化观察融入到环球长途骑行中,她向人们展示自然、人文、身体和情感在旅途中的微妙变化与相互作用。和丽斌一整夜在西山艾维美术馆对着昆明城和滇池进行“盲画”,由黑暗中的感知带来的巨大驱动力和表现力跃然超长画布上,一种饱满的“人力驱动”美学。在程新皓对莽人族群的田野调查过程中,他通过GoPro全程记录爬山和自述的过程,一场由文化研究驱动的漫长跋涉。郭棚以观念图像的方式表达了骑行所追求的,就是一个大写的“FREE”(自由)。郑宏昌的光影机械装置则把人的形象与状况置于机械运动中,令人眩晕的人影与制造它们的实际运转的精密机器形成一种诡异的关系,俨如一个现代版的柏拉图洞穴。而张琼飞极富表现力的有关身体的绘画则把人类某种内在的暴力因素和被机器驯服的身体突显出来,相比而言,刘丽芬画作里的身体显得诗意而浪漫。高翔画作里的人以杂技和游戏心态与自行车嬉戏。苏捷、白雪娟、王雷鸣、黄成春等画家把那些在路上碎片化的情绪和观看以诗意的画面感展现。资佰的录像与摄影反思公路暴力,记录了汽车对动物的伤害,他的影像在美学与道德之间让人陷入沉思。而黄德基油画中那些被遗弃的单车又让人感受到孤独和工业文明特有的沧桑。张永正、解炫等画家以富有表现力的抽象绘画展示某种机体内在的运动感与形式感…… 这个展览上还有很多令人感动和欣喜的作品,我们希望让人们看到艺术与骑行相遇的丰富的可能性,一种精神力量与身体力量的相遇,形式力量与情感力量的相遇,文化力量与日常经验的相遇。“人力驱动”艺术展是艺术与骑行邂逅而产生的轨迹与火花。借此,这个展览或许可以重新激活我们当下的生活。

无论艺术还是骑行,正是为了生活的纪念与憧憬。

唐志冈《郊游》布面油画 180×150cm 1995年

参展艺术家:

白雪娟、陈玲洁、陈群杰、程新皓、高翔、郭棚、和丽斌、和小荃、黄成春、黄德基、解炫、雷燕、黎之阳、李季、刘丽芬、毛旭辉、苏家寿、苏家喜、苏捷、孙国娟、唐志冈、陶锦、王蓓、王雷鸣、王月、王钰清、尤佳、宰鹏飞、翟砚军、张琼飞、张永正、赵磊明、郑宏昌、资佰、艾维艺术小组
Babkova Mari (俄罗斯)、Civade Jean-Pierre(法国) 、Cyril Chermin(荷兰) 、Kasey Selma Sturley McQueen(美国)、Ignatiy Kormiltsev(俄罗斯)、Matti Dubee (加拿大)、Vera Regina van de Nieuwenhof(荷兰)

诗人:

谷禾、横、孙文波、唐果、张翔武、邹昆凌

开幕行为表演:

Efat Razowana Reya(孟加拉)、和丽斌、杨辉、黎之阳、陈嘉雯、尤佳、年进军

主 办

艾维美术馆
艾维闪电自行车

协 办

SCIW-CLUB(春城国际葡萄酒俱乐部)
摩登天空、创维集团云南分公司、GoKunming

策展团队

执行策展:海 静、王 月、侯 婧
媒体推广:杨 娇、王 月
展务:杜思懿、杨 锐
平面设计:冉静新
影像制作:钴 叉

开幕时间

2018年3月17日下午3点(周六)

展览时间

2018年3月17日至4月15日(9:30—17:30)

展览地点

云隐·西山国际艺术交流中心艾维美术馆
(昆明市西山区森林公园内聂耳纪念馆对面)

– 艾维美术馆交通指引 –
① 乘坐地铁3号线,到达“西山公园”站,步行至西山风景区游客中心转乘景区大巴车至终点站下车;
② 乘坐51路6路94路公交车到高峣站(西山风景区游客中心)转乘景区大巴车至终点站下车;
③ 自驾可自行驱车至西山风景区停车场转乘景区大巴即可到达艾维美术馆;
④ 海埂公园索道站购票后搭乘缆车至终点,步行达美术馆。
换乘地点:西山风景区游客中心停车点
换乘时间:9:00——18:00
周末及节假日艾维美术馆正常开馆!
开馆时间为上午9:30至下午17:30

相关链接:

艾维美术馆展讯English Press

策展人罗菲访谈“生活在别处,生活在当下”

“云南当代艺术中的策展实践”公开课

Continue Reading

被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

艺术家薛滔被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

文/薛滔

可以为五斗米奔忙,不可为五斗米折腰。2014年5月18日我们一行18人又开始了骑车环行滇池的运动,我们为此次活动定义为艺术运动,为参加活动者定义为艺术家。是的,我们事先定义了这个概念,那么事后必然的就与这个概念产生关系。就像美国定义每个在美国领土上出生的人为美国人一样,只要在美国领土出生必然的就是美国人。那么我们定义了这次骑车运动为艺术运动,那么必然的它就是艺术运动。只是美国的定义有宪法和军队保护,而天朝则要求运动者办暂住证暂时居住在自己的祖国。所以我们今天定义了艺术,让每个参与的人定义为艺术家,不需要任何条件,唯一要求是"只要你愿意"。难道我们要花重金去威尼斯或者巴塞尔弄个展位才叫艺术?算了,咱不干那种勾当。

huandian-art03对于滇池,劣五类的水质完全是春城人的耻辱。春城人民一直以自己的城市四季如春而骄傲。一群生活在废水池边的市民,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呢!劣五类的废水既挑战了春城的智商又挑战了春城的勇气,在大美云南的弱智愚弄中,春城以及云南的所有人民将亲自品尝沉默与胆怯带来的恶果。今天在滇池,明天就可以在抚仙湖和洱海,这是天朝系统性的灾难。如果山鬼他们的"过境计划"是对丽江茨满村的"临终关怀",那么我们的"骑车运动"就是对劣五类滇池的"超度"。这里面没有子丑寅卯ABCD,只有在31度的烈日下12小时完成130公里。这是可以随时爆胎的情况,实际上确实有三人在途中爆了胎,这不但挑战了单车的质量也同时挑战了队友的心情。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途中爆胎这种事情实在让人太过崩溃。

在烈日烘烤下的奔波中,让人丧失了看风景的心情,只剩下焦急与疲惫。全程除了意外加入的四人以及开车补给的二人外,计划中的十二辆单车全都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终点。并且在一身疲惫中把冠军的旌旗颁给了实际上的最末一位达到终点者。末位冠军,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颁奖,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次运动把冠军颁给末位。难道我们要遵循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做为注重灵性成长的人类,我们关怀并鼓励每一个虽然吃力但却坚持完成行动的队员,所以我们把旌旗颁给末位到达者。在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下,地球上很多动物被人类逼到绝种的边缘,在哺乳动物中只有老鼠族群伴随着人类同样的茁壮繁衍,也许最终人类将只剩下老鼠这类亲戚,这对人类文明无疑是极富想像力的讽刺。

骑行结束后,再没有意外发生,每个人又都陷入为五斗米奔忙的庸碌之中。不过,在体力恢复以后,也许在下月,也许在下下月,我们又会无怨无悔的再次开始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又会开始亢奋的独立思考。艺术!总是一如既往的好了伤疤就忘了痛。

2014-5-20

huandian-art02 huandian-art01

Continue Reading

环滇艺术骑行计划——一次对艺术的彩排

huandian

环滇艺术骑行计划——一次对艺术的彩排

发起人:罗菲、薛滔
时间:2014年5月18日,预计早上9点至下午7点结束。
地点:昆明滇池

理念:
以骑行的方式介入艺术,以身体力行的方式践行艺术,以非艺术的方式宣告艺术。艺术在于运动。

方式:
骑自行车环滇池一圈。当天完成。
接受驾驶机动车的方式参与(但驾车的朋友需与骑行者同行,不建议走高速,同时欢迎驾车朋友为骑行队伍承载适当补给、创作器材等物资)。
环滇过程中创作作品:行为、摄影、绘画、对谈等任何形式不限,但不能影响当天完成骑行的计划。
作品记录由创作者自己和同伴共同完成,活动结束后请把资料汇总给发起人。

报名:
凡是文化艺术工作者,或想成为文化艺术工作者的都可报名;
报名方式:
1. 发送电子邮件到luofeiart@gmail.com;
2. 关注罗菲个人微信公众号“撒把盐”(spreadingsalt),并发消息给罗菲;
3. 给罗菲新浪微博私信(@撒把盐)
4. 私下联系罗菲与薛滔;
报名所需信息:姓名、可能邀约结伴同行的人数和出发所在方位。

路线(顺时针方向):
从环湖东路出发,沿环湖南路、晋宁、海口镇、观音山等地骑行,最终在高海高速湖滨路结束(暂定)。
全程约120—140公里(含从市区出发路段,环滇本身约105公里)
由于本次活动参与者大多数并非专业骑行运动员,且中途会进行短暂的艺术创作,预计此次骑行将持续8——12小时(含午餐时间)。

汇合及联络:
汇合时间:2014年5月18日早上9点
汇合地点:环湖东路昆明职业艺术学院招牌处(环湖东路与昌宏路路口之后约200米处,五甲塘湿地公园之后)
说明:建议出发前在百度地图上了解下距离,好把握到达时间,强烈建议稍提早达到。并建议同区域出发的朋友结伴提前汇合出行,告知总联络人相关情况。
呈贡大学城的朋友请到环湖东路上与大部队汇合。
注意:各分队在环湖东路上的汇合时间为2014年5月18日早上9点。考虑到骑行全程路途漫长,因此恕不等人,9点准时出发,后来者请自行跟上。
另,骑行运动中,大家并不方便经常接听电话,请大家务必提前一天与队友或联络人沟通好相关事宜。

关于骑行的建议:
必需品:两瓶水(或功能饮料);
建议随身带的食物:巧克力、牛肉干、压缩饼干等;
预计当天室外温度为29-30℃,请注意防暑防晒;
根据自己身体条件带上平时所需药品,有便携式急救包的朋友也请带上;
请使用具有变速功能的山地车或公里赛车,城市休闲车可能难以带来良好的骑行体验;
建议穿骑行服、或快干面料的运动服;
建议行李采用后架驮运的方式,或使用骑行背包,不建议背负大量随身物品;
有便携式修车工具和骑行电筒的朋友请带上你们的相关工具。

特别说明:
本次活动参与者的安全自负,请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参加。
本次活动为艺术家自我组织发起,过程中所产生的相关费用自负,用餐为AA制。
本次骑行活动是一次艺术实践,但由于全天骑行强度大,途中创作时间极其有限,请有所心理准备,或请改变你的常规思考方式和创作手法。
本次骑行是一次对艺术的彩排。
本次骑行是一次艺术史事件。
其他未尽事宜,请沟通联络。
谢谢!

Continue Reading

[环滇骑行]专注于生命的节奏

2013-07-06-1146

2013-07-06-1147

2013-07-06-1149

2013-07-06-1158

2013-07-06-1150

2013-07-06-1163

又一次环滇,爬了半截西山。环湖路线和上次一样,顺时针,从环湖东路一直沿湖骑,途径环湖南路、晋宁、海口镇、碧鸡镇等地……这次130公里全程用了11小时,比上次还慢了一小时,我想是因为这次人多的缘故。除了朱子,其他几位朋友都是第一次骑行,被我拽来环滇,是有点残酷。后来持续瓢泼大雨,在雨中骑行也特别兴奋,但体能消耗也快。我驮包里的压缩饼干第一次被吃光了。

特别为每个参与的朋友感到骄傲,都相当了不起,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没有一个人下来推车的,再长的坡哭着也蹬上去了。最了不起的是十三岁的丹牛,那么大强度的骑行,一路大小腿不断抽筋,还在雨中摔破了膝盖。我第一次环滇,是三十岁。在同龄人中丹牛已经有了人生的一座里程碑。

骑行是体育运动,也是一项身体力行的属灵操练。每次远足,都要依靠天父所赐的力量。团队一起前行,也会彼此鼓舞,大家最终往往会惊讶于自己的能力。第一次骑行的Aria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I will never make it.

这次骑行我可能因为头一天没休息好,只睡了不足5小时,加上后来连续3小时在大雨中飞奔,感到体力有些吃不消,急需一种克服的办法。当我爬坡,尤其是在掉队时,我发现越想赶上他们,越把注意力放在漫长的坡度上,只会让我更累更痛苦,乱了阵脚。可当我有意识地调整并专注于自己的呼吸(比如呼-呼-吸-吸),我会更容易渡过难关,并获得稳定持久的力量。这和一支乐队里鼓手作为灵魂人物是一样的,他决定了这首曲子的力度。这样的经验来自我中学时代每天长跑的体会。呼吸有了节奏,我的步伐就会跟着调整,不会时快时慢,时紧时松,更不会跟着其他人的速度跑。我顿时想到,其实生活也是这样——我们需要专注于自己生命的节奏,不要为追赶而活!

这让我反思我的生活状态,长途骑行和人生经历如此相似,有爬坡有下坡,也有平缓佳境。但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是那么容易被身边的人和信息搅乱了自己的“呼吸节奏”。比如我们的眼睛被越来越多地捆绑在电视、电脑和智能手机上,我们不断追赶这个世界和身边朋友的资讯(让我想起传道书 1:8-9)。或者我们长期处于过度繁忙的工作状态和学习状态,已经到了不知道何为安息的地步。也或者我们长期处于焦虑,欢笑要靠娱乐节目,已经忘了为何发自心底的快乐。也或者长期处于“无所作为”的低潮状态,很难重新发力,锁定生命的方向和激情。

这是源自我们缺乏一种有节奏规律的内观独处的生活方式。对基督徒而言,即是灵修习惯。如果不是定期并及时地回到耶稣那里,我们必定忽略自己呼吸的节奏,我们的生活被外面的各种需要和期待灌满,陷在繁忙和泡沫中不能自拔。我们需要把眼目从泡沫般的信息转向对真理的吸收,从花样繁多的清规戒律转向丰盛活泼的恩典,从令人窒息的忙碌转向让人释放的安息……

有节奏的生活,其实也是对恩典的领受。否则,失控将成为常态。

Continue Reading

策展人的工作很像快递员

有时,策展人的工作很像快递员,需要骑着车去到城市的各个角落。一路上电话里反复确认哪条路,哪个坡,哪栋楼,哪道门。地方找到了,送上来自艺术世界的礼物:有关艺术的遐想与漫谈。如果艺术家觉得你还行,下次会给你电话,让你上门取货,把他们的作品送往大众世界。策展人是在天空与旅馆之间提供快递服务的人。

策展属于服务业,为艺术家服务,提供作品展示的语境;为大众服务,提供欣赏艺术、提升自身修养的机会。因此,做好一个策展人,也是做好一个服务生。艺术家是客人,艺术是他的老板。

前几天(5/29)特地骑车去拜访了呈贡大学城的部分艺术家工作室,当然主要是杨文与朱岚茎的工作室,也是他们的家。杨文是自由画家,以前画牙齿,现在主要画风景。他去年从昆明城区迁去呈贡,并尝试在自己家里开始一个以艺术家茶话会形式做展览和交流的根据地,马睿奇(R. Orion Martin)去年七月给他做过一次访谈(见这里)。朱岚茎是云师大的老师,做观念性的综合材料作品。他们俩都很喜欢莫兰迪(Giorgio Morandi),家里都有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与莫兰迪不同,他们的瓶子和他们的艺术之间没有关系。并且和莫兰迪那几只普通瓶子不同,他们的瓶子大都比较有来头,比如杨文收藏的明末清初云南华宁陶。朱岚茎说,艺术家都有恋物癖。

我也越发感叹,艺术家群体中有不少堪称生活大师,他们对手头有用的所有物品、食品、植物等事物的出生、品相都十二分讲究。这种讲究让他们的工作室成为博物馆,收藏着碎片般的沉寂的历史。

呈贡的空气好,路宽又平,车少,骑行很舒畅。画完画,骑车往附近村子里走走,或滇池边的湿地转转,与自然更容易亲近,这是艺术家工作室设在主城区所不具备的生活方式。

IMG_5174_副本

IMG_5207

IMG_5217

IMG_5181

IMG_5183

IMG_5185

yangwen02

yangwen01

yangwen04

yangwen03

IMG_5177

IMG_5208

IMG_5211

IMG_5213

IMG_5214

IMG_5190

IMG_5206

IMG_5194

IMG_5197

IMG_5205

Continue Reading

环抚仙湖骑行记

1

凌晨三点半被蚊子吵醒,睡了三个小时,爬起来看书。六点半准备早点,一只苹果、煮鸡蛋、芝士三明治,一杯热水、牛奶、咖啡。觉睡少了,热量该补充够了吧,心里琢磨着。

八点从西山区政府附近出发,路上与云端汇合,前往102省道与ChiefHYK汇合。一行三人,跟着百度地图的步行方案前往澄江县城。

不料很快进入了让骑行陷入严重困难的“水泥迷魂阵”。一路连续几公里的水泥厂和源源不断的水泥运输车辆,构成了骑行杀手。漫天的水泥粉尘,能见度不足五米。地面看上去是卡车压出的泥泞土路,可实际上由于长期运送水泥,那些深一脚浅一脚的路痕,已经完全凝固成了硬邦邦的水泥。路上只有我们三张自行车和气势汹汹的大卡车,会车过程十二分小心。我们一路自嘲,人家出来玩车,我们玩水泥。鞋子裤子和车上全是水泥粉尘,给刚刚上路的我们来了个下马威。

之所以去澄江环抚仙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之前环滇让人失望,毫无愉悦感,风沙很大。当然,让我对我所在的城市有了更多了解。一位网友给出了结论,环滇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抚仙湖,在玉溪市下属的江川县、华宁县和澂江县之间,地处金沙江与珠江两大流域的分水地带,是一个以断层溶蚀为主的湖泊。湖泊面积211平方公里,湖面海拔1721米,最深达155米,是中国第三深水湖泊,仅次于长白山天池(373米)和喀纳斯湖(188.5米)。1988年抚仙湖被列为云南省第一批省级风景名胜区。如此美景为当地带来巨大的旅游经济,提升了幸福指数,比如西岸的黄金海岸,以及东岸正在开发的楼盘。湖的东南沿岸,则是较为富饶的乡村。

中午十二点我们到达澄江县城吃午饭。随后开始逆时针方向环湖。爬山,长陡坡,比较考验意志力。山顶可以看见壮丽的湖泊。

下午六点到达黄金海岸,我们决定继续往前走,到湖的最南端,路居镇找旅店住。路上我的后胎被玻璃扎破,ChiefHYK贡献了他的补胎经验。随后靠着强光电筒在黑漆漆的山脚下夜行了半小时。八点到达路居镇,一个很小的地方,当地人一再强调,你们放心,没人偷车,这里不像你们昆明。一位热情的大姐为我们推荐了饭店和旅馆。饭食偏咸,老板娘说这里的人都是要干农活的,所以吃的咸。住宿价格倒是便宜得让我们怀疑是不是听错了:三人间35元,还可以洗热水澡。旅店普通,没蚊虫,床单是新换的,无异味。似乎沿湖的旅游经济尚未彻底改变这里的生活和哲学。

2

第二天七点起床,楼下已然一派繁忙景象,一些人将各家的菜收好批发给菜农,镇口子上停满了货车。一些人已经下到田里干活了,一些人开着拖拉机拉货,还有的人在路边铺开了摊子卖鲜鱼。村庄沿途的空气里有烟火的味道,农民正在焚烧一堆堆枯干的秸秆,以用作肥料。

气温骤降十渡,可是没雨,期待已久的雨水再次成为了泡影,云南连续严重干旱已第四年了。这天早上风刮得厉害,局部地段逆风骑行。整个湖泊上笼罩着雾蒙蒙的寒气,从山上望下去,见到有海鸥、鸭子和鱼,在水里扑腾。

后半程,也就是抚仙湖东岸,沿途比西岸好骑多了,总的来说平坦,视野开阔,美景应接不暇,可是没时间拍照了,赶路要紧。

在抚仙湖与星云湖交叉路段上见到一块警示牌:不要让滇池的悲剧在星云湖重演!我开始以为这地方的人以滇池污染为反面教材,正像抚仙湖一样大力发展沿湖经济。“那星云湖应该还不错吧?”我问道。云端说:“星云湖脏得很,我去那儿游过泳,只比滇池稍微好一点点”。“哦……”原来这一切不过再次证实了中国的反省模式:当你看到标语上说我们要什么的时候,意思是那个事物已经没有了;当你看到标语上说我们不要什么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比如八荣八耻、先进性、幸福之类。你看,抚仙湖沿途就不见警醒标语,说明那儿没事儿。

3

ChiefHYK的后刹坏了,一直摩擦后轮,蹬起来很费劲。使劲骑到了澄江县城,找遍了居然只有一家修单车的,而且人家不知道怎么修这个叉刹,也可能是不愿意。使得ChiefHYK一路爬坡或平路就把后刹给下了,下坡时再把后刹给装上。

出了县城,麒麟山的那段十公里的长爬坡可够费劲的。也许是因为第二天的体力不如头天,感觉比来的时候更难。还好,都蹬上去了。回程的时候我们绕开“水泥迷魂阵”,从呈贡新城走,平坦舒畅多了。从彩云南路进城,上广福路,正值新螺丝湾下班高峰期,交通呈癫狂状。

到家天色已暗下来,七点半。来回240公里,第一天骑行120公里,十二小时,第二天十个半小时。到家后发了条微信:现在究竟是虚脱还是超脱,已经分不清了。

吃一碗岳母下的香美的鸡蛋面,擦嘴,纸上留下一道黑呼呼的记号,跟柏油路上的胎痕一样。

从这次骑行的经验看:

1, 如果要带一定的装备上路,最好装上货架,用驮包,事实证明背包会造成较为严重的腰背疼痛。

2, 骑行坐姿正确可以减轻或消除肩部颈部的疼痛。首先,上半身与车架横管平行。其次,每十五二十分钟主动调整坐姿,比如站起来骑。我这样连续两天骑行并没有像上次一样肩部、颈部和屁股疼痛。

3, 出行一定要带够装备,便携式修车工具、气筒、前后灯、雨衣、干粮、巧克力、水。

4, 早餐要吃足够高热量的食品。

注:本文图片右下角无水印标识的为云端拍摄。更多精彩骑行照片见QQ相册:http://user.qzone.qq.com/53852008/photo/V12yI3ua36dRWY/

Continue Reading

环滇骑行记

环滇骑行路线图

环滇骑行路线图

昨日环滇骑行,顺时针方向,圈绕的比较大。全程129.58公里,早上8点出门,18点到家,含早餐、午餐、等人和中途几次短暂休息的时间。大致路线:从西山区丽苑路出发,途径庚园路(大观公园南园)、广福路,上环湖东路,途径呈贡、环湖南路、晋宁、海口镇、高海辅路、白鱼口、观音山、晖湾、到湖滨路后,往西山方向碧鸡镇、高峣、春雨路、碧鸡路绕回。

这次骑行本来打算约几个朋友,后来发现大家都已经开始上班了,又通过朋友结识了网友“羽”,一位培训厨师的老师,美术爱好者。原计划还有在呈贡 的杨文,在环湖东路上汇合后一起上路,结果他可能理解我们是逆时针环滇,到呈贡刚好去他那儿歇脚吃饭,可我们才刚刚上路,他匆匆骑了几十里路送来两瓶水后折回,我和羽继续上路。

在环湖南路上碰到当地农民搞的一公里户外“展览”,国旗、领袖像、土地法广播、临时帐篷,他们在抗议土地被任意卖掉。想起一位西方人在中国自驾游写作,大概是说,在中国,你只有进入了农村,才看到真实的中国。

以下是几点骑行经验:

1,这次出行有两点没料到,一是,尽管春节假期结束,但在农村,尤其是国道附近,很多铺面都要到元宵之后才开张。我们除了水和巧克力什么也没带。路上问了好些人才拐进牛恋村找到唯一一家开门的餐馆吃饭。跟着羽出来较有口福,厨师嘛。三菜一汤,考虑到路上不能太照顾舌头,菜里都不放辣椒,蚕豆、菠菜汤、小炒肉、牛肉末。

2,第二没注意的是,这天风沙特别大,尽管环滇总的来说没有太多太陡的陡坡(长缓坡还是多),但逆风骑行无异于一直爬坡。我们在环湖南路上连续三四个小时基本一直在逆风骑行,速度慢不说,很多下坡都要靠使劲蹬,更别说上坡了。那一段想起都悲催。但是,那一段“魔鬼训练”之后,发现速度一下就提升了,平路上一般保持25–30码的样子匀速骑行。

3,都说环滇风景好,骑一圈下来,我觉得除了最后过了观音山之后一带有还不错的风景(小十七郎风景区),绝大部分地区风沙大。唯一的印象是,滇池整个一圈都处于开采状态,因此必须戴头巾。

4,骑行眼镜很有必要,尤其是昆明这种毒辣辣的太阳和风沙,保护眼睛。像我这种近视可配拓步TSR818,非常好用。

5,全程下来,腿还行,骑到后面就“通透”了。要命的是肩椎、颈椎和屁股,肩椎颈椎是因为长时间支在龙头上,只能靠休息活动活动。屁股需要薄一点的垫子(厚垫子下半程也会开始痛),或者骑行裤。

6,全程喝了四瓶水,两瓶矿泉水,两瓶运动饮料。另,吃了半块巧克力。

7,唯一的遗憾是,由于赶时间,没来及停下来关注滇池沿途的风景和有趣的事情,比如土地问题。

网上有《昆明周边十余条自行车骑行线路_附GPS轨迹图》,推荐!

在环湖东路上

在环湖东路上,背后的山头是骑友“羽”童年时候常去的地方

在路上

在路上,骑友“羽”

环湖南路上的土地问题

环湖南路上的土地问题

土地问题

标语

领袖像

在法制没有完全落实的地方,也只能选择供奉廉价的领袖像

在牛恋村的中餐

在牛恋村的中餐

观音山下

观音山下

观音山下滇池沿途

观音山下滇池沿途

进入海口镇的老路上

进入海口镇的老路上,这一段风沙严重,路较窄,碎石碎玻璃多,生怕爆胎

捷安特2012版ATX770-D

我的坐骑:捷安特2012版ATX770-D

与骑友“羽”绕完一圈滇池在湖滨路合影

与骑友“羽”绕完一圈滇池,在湖滨路分手时合影

Continue Reading

© 2018 撒 把 盐.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