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北欧游记(7)奥斯陆

三周过去,奥斯陆看上去仍旧处于悲伤与惊恐之中。总理办公大楼被包裹得很得体,四围的街道仍旧被封锁,警员严加把守。周围许多商铺和楼房的玻璃都被木板盖住,它们全都被震碎了。很难想象爆炸的威力那么强烈,许多离爆炸挺远的玻璃幕墙像是被恶作剧般用石头砸碎,或者被子弹击中,留下放射状裂纹。周末,好些商铺都没开业,人们还是从很远的地方买来了新鲜的玫瑰献上,在爆炸案发生点的围栏上,街头和教堂。一些人站在封锁线附近观看,拍照,眉头紧锁,凝视。

那天早晨奥斯陆居然只有八摄氏度,头天还二十多度呢。雨一直下,仍有好些人站在那儿看。

Read More: 1588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山东来的天鹅:李峰

李峰要为我们的新婚寄一床被子来,棉花是从他自家地里刚收来的,然后他老婆一针一线亲手为我们缝好,从山东农村寄过来。说实话,我是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盖过一针一线缝起来的棉花被子了,那几乎是童年的味道与温暖。我清晰记得母亲花一个下午或者一整天的时间坐在床边,用很粗的针缝家里的几床被子,大概我在念小学,端着独凳,假装在旁边做作业。自从市场上有了一种”筒筒铺盖”之后,大概是没有多少城里人愿意花一下午甚至一整天的功夫来如此折腾如此奢侈的罢–瞧,那刚从地里收来的一朵朵棉花,似极了嫩稚可爱蜷缩一团的小婴孩!

Read More: 1335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