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水墨

“迹•象”展之后,两位艺术家为诺地卡的北欧学子分别做了两次工作坊。一次是冯贤波为大家简单介绍书法艺术的常识,分作作为阅读书写功能的书法,和作为艺术的书法。他让大家体会对笔墨的运用,一开始就写草书,对本来就不会写中文的老外来说可能更合适。据说,草书的书写样式最初作为军事用途中为了传递敌国难以识别的“编码”。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