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国际驻留作为一种会面状态

罗菲在Helmhaus Zurich与策展人Daniel Morgenthaler对话“苏黎世的艺术让我打瞌睡”

国际驻留作为一种会面状态

——罗菲在苏黎世驻留项目中的邂逅与观看

2018年5月至8月,昆明策展人、艺术家罗菲受邀参加昆明-苏黎世友好城市交换驻留项目,这也是罗菲首次造访瑞士。在驻留苏黎世期间,罗菲寻访当地美术馆、画廊、艺术家自营空间,拜访策展人、艺术家,深入当地丰富的艺术生态。罗菲注意到瑞士当代艺术中的结构主义传统在今天的魅影无处不在,注意到瑞士行为艺术家中口语表演的传统,艺术家们对娱乐文化的拥抱与再造。

在近三个月的观察与交流中,罗菲经历到一个充满魅力的苏黎世城,一种普遍富裕、安稳、高标准的日常生活。正是这样一种日常生活,塑造着当代艺术在今天的“形式正确”和“媒介轰炸”。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凡事都有保障的社会里,人们仍然表达着对现实的不满,诘问艺术的批判性在哪里?在那里,日常生活和当代艺术一样,越加文本化、理论化,任何一种“野蛮”、“自嘲”、“无聊”或者“学究化”的艺术,都成为了虚无的文雅生活的一部分。那里提供了对欢愉和虚无的保障,提供了免于道德评价的保障。那么,生活的目标又是什么?艺术的魅力又是什么?

在驻留苏黎世期间,除了拜访意大利、挪威、瑞典等地,罗菲特意寻访了波兰克拉科夫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和灭绝营。罗菲带着“奥斯维辛之后不再有诗”的困惑,行走在看上去漂亮而理性的“乡村地狱”。在那里,一切都超出了人的想象。在那里,启蒙运动以来的“人性”究竟是被隐藏还是被放大了呢?汉娜·阿伦特“恶之平庸”的反思在今天还有怎样的价值?

对于罗菲而言,艺术家驻留项目作为一种不断与人会面又不断回到自身的临时生活状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并没有设定一个预期的目标,他只是不断积累和调整自己,保持开放,保持交流,保持思考,保持分享。

相关访谈阅读: 《阿德里安·诺茨:艺术有保障……》《安德里亚斯·马蒂:当艺术生产过剩……》

主讲:罗菲

特邀嘉宾:李季、和丽斌、薛滔

讲座时间:2018年9月14日(周五)晚7点–10点

讲座地点:昆明·TCG诺地卡文化中心(西坝路101号创库内)

讲座报名:请在本文下方留言“讲座报名+人数”即可。

trekking on Dolomiti

International Residency as an Encounter State

– Luo Fei’s encounter with and observations in the Zurich Residency Project

From May to August 2018, Kunming curator and artist Luo Fei, also the director of TCG Nordica gallery was invi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Kunming-Zurich Friendship City Exchange Residency Project. This was also the first time that Luo Fei visited Switzerland. During his stay in Zurich, Luo Fei visited local art museums and galleries. Furthermore, he visited off-spaces, curators, artists, and deepened the local rich artistic ecology. Luo Fei noted that the structuralist traditions in Swiss contemporary art are ubiquitous in today’s phantom, noting the tradition of oral performances among Swiss performance artists, and the artists’ embrace and re-engineering of entertainment culture.

During nearly three months of observation and communication, Luo Fei experienced the charming city of Zurich – an ordinary, affluent, stable, and high standard of daily life. It is such daily life that shapes the “formal correctness” and “media bombing” of contemporary art today globally. It is also in such a society where everything is guaranteed, that people still express their dissatisfaction with reality. Where is the criticality of art? Political art? There, everyday life, like contemporary art, is more textual and theoretical, and any kind of “barbarous”, “self-deprecating”, “boring” or “scientific” art has become part of the vain and elegant life. It provides protection against pleasure and nothingness, and provides protection from ethical evaluation. So, what is the goal of life? What is the appeal of art?

During his stay in Zurich, in addition to visiting Italy, Norway, Sweden and other places, Luo Fei purposefully visited the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and extermination camp in Krakow, Poland. With the confusion of “no poetry after Auschwitz”, Luo Fei walked in the “rural hell” that looked beautiful and rational. There, everything is beyond the imagination of man. Where has “humanity” been hidden or enlarged since the Enlightenment? What is the value of Hannah Arendt’s reflection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To Luo Fei, the artist resides in the project as a temporary life that constantly meets people and returns to himself. In a strange way, he does not set an expected goal. He just keeps accumulating and adjusting himself. Keep open, keep communicating, keep thinking, and keep sharing.

The talk will be on Sep 14th, 7pm at TCG Nordica.

It will be in Chinese.

Sign up for free by leaving a comment “join the lecture + number of participator”

Luo Fei’s talk at TCG Nordica

(本周四)学术讲座:以艺术筑桥

lecture-poster

学术讲座:以艺术筑桥
——国际交流项目中的对话、合作与艺术写作,以中国-瑞典艺术家交流项目“桥梁”为例

主讲人:罗菲(TCG诺地卡画廊策展人,艺术家)
主持人:和丽斌(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
时间:2014年5月29日(星期四)晚上18:30-20:30
地点:云南艺术学院呈贡校区公共教学楼一楼视听教室
主办: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研究生支部,TCG诺地卡画廊

作者简介:
罗菲:TCG诺地卡画廊策展人,艺术评论家,艺术家。1982年生于重庆,目前生活和工作于昆明。2004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版画系。2005年发起并策划“江湖”艺术项目,该项目获得较大关注。2007年至今在昆明TCG诺地卡文化中心担任画廊总监,从事策划展览和众多国际跨文化交流项目。罗菲在艺术界致力于发展地方性当代艺术及其叙事,关注当代艺术中的精神性内涵,为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化环境中的协作与对话搭建桥梁。

艺术真容易工作坊记录(一)

_MG_3694

早上7点起床,带上赫尔马(Hilmar Fredriksen)和安娜(Anne Rolfsen),打车赶去云艺,路上用了整整一个半钟头。到公共教室已经迟到了10分钟。

上午是赫尔马的讲座,他引用老子的《道德经》来开头:无为而治,顺其自然得天下,逆着失之。By letting it go it all gets done. The world is won by those who let it go. But when you try and try, the world is beyond the winning. 他认为这是对艺术最好的注解:Let it go。放手,而非掌控。 Continue reading

《艺术真容易》学术讲座&工作坊

lecture-poster

《艺术真容易》学术讲座&工作坊
——欧洲著名艺术家、挪威观念艺术行为艺术先驱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学术讲座暨工作坊

讲座

时间:2014年3月5日上午9点半至12点
地点:呈贡大学城云南艺术学院公共教学楼A区101
主讲: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Hilmar Fredriksen)
主持:和丽斌
翻译:罗菲

工作坊:

时间:2014年3月5日、6日、7日下午2点至5点
地点:呈贡大学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315教室
主讲: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罗菲

主办:云南艺术学院外事办、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策划:TCG诺地卡画廊 Continue reading

讲座:与瑞典艺术家电影人面对面

按:这些天一直在与Karin和Janna的“自由”艺术项目在一起,发展她们与本地电影人和艺术家的合作,与其他相关项目的交叉关系,需要和不同的人反复讲、沟通、翻译,每天几个小时的头脑风暴,讲得肚子里的空气都干了。同时开始用OneNote做项目管理,发现是个很好用的软件,非常适合管理项目和个人知识库,记录头脑风暴的痕迹,又让各种痕迹产生链接。
Karin和Janna都是瑞典乃至欧洲非常活跃的电影人和当代艺术家,“自由”项目的发展我会在今后的博文里再细说,这里贴出一个她们的讲座安排,她们将在讲座上介绍她们的作品,以及瑞典当代艺术现状,欢迎在呈贡大学城的师生们前来捧场!

主题: 与瑞典艺术家电影人面对面

主讲: Karin Wegsjö (卡琳) , Janna Holmstedt(乔安娜)
主持:和丽斌
翻译:罗菲

时间:2012年3月22日(星期四),2点半–4点半
地点:云南艺术学院呈贡新校区公共教学楼一楼视听教室

主办:
云南艺术学院外事办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昆明TCG诺地卡画廊

主讲人简介:

卡琳 (Karin Wegsjö 瑞典)
生于1968年,居住和工作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电影及剧场导演、设计师、剧作家。自2010年起任诺贝尔博物馆国际电影节“电影与科学”单元艺术总监及创始人。瑞典双年展行为艺术单元统筹委员会委员。
个人网站:http://wegsjo.se/

乔安娜 (Janna Holmstedt 瑞典)
1972年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艺术家,剧场设计师。2010年瑞典于默奥大学博士候选人。在线文本档案SQUID项目管理员与发起人。
个人网站:http://www.jannaholmstedt.com/

她们合作的NU Institute(现在研究所):http://www.nu-institutet.org/

陈丹青云大讲座《读书的困境》

抱歉!本录音下载资源已删除。

开始以为手机录音效果太差,也没在意,回来后仔细一听还是可以的,至少绝大部分内容都能听清,故此还是放出来供大家下载,按陈丹青讲座上的说法,今天人人都是FBI,人们热衷于传播多于思想。这场讲座比起前几天在云艺的八卦场面更倾向于学术性一点,探讨读书人知识人的很多问题。

陈推荐了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和乔治·奥威尔的《1984年》。
他说“我们今天已经处在尼尔描述的世界里,处在一个讯息和行动比严重失调的时代,在空前便利、空间优越的电子传媒时代,我们比任何时候都聪明,也比任何时候都轻飘,信息接受得快也遗忘得快,知道越多却越和自己的行动没有关系……”其实这好比今天的网民生活,知道各种渠道的讯息,越来越聪明,然而自己的真实生活却与这种讯息生活没有实质联系。《1984年》则预言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下对人民思想言论的控制与监听。陈说,遗憾这两位作者都没来过今天的中国,他认为我们今天的现状比尼尔的《娱乐至死》还要暧昧,全民娱乐,思想被清洗,又没有真正言论自由。两本书的预言都指向了我们今天的现实。

对于陈的讲座内容,我有几个看法在讲座上没来得及梳理出合适的提法,回来后整理出来,算是独自回应:

1,有个同学提到《1984年》里的一个间谍从理性上对自己政府那套监控作为非常反感,然而他却并没有付出行动去反抗,最终他反抗,却是因为他恋爱了。同学问,为什么让一个人敢于反抗专制的理由不是出于理性认知而是恋爱,爱这个词是不是在中文和英语里不一样。陈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也忽略了在西方除了英文主流,还有一个更古老的传统,就是希腊语。希腊文有四种爱,第一个是“eros”,指两性之间的爱情,此字总是含有性爱的意思。第二个是“storge”指父母与子女之间,弟兄姊妹之间,及亲戚之间的爱。第三个是“philia”,描写一种同时涉及身心灵的热情,亲密而温柔的关係,係人间最高的爱,但它的光仍会摇曳不定,它的热仍然可以冷却。此字是非宗教的希腊文文献里最高的“爱”字。第四个是“agape”,此字是《新约》作者常用的“爱”字,此字的名词从来没有在非宗教的希腊文文献中出现过,这个“爱”是被用来指称“上帝爱世人”的那种爱。从这个层面讲,汉语中的爱则相对单薄了很多,缺乏超验维度,华夏历史也缺乏相应的超验体验。当然,爱的力量是最强大的,爱能改变一切,哪怕面对充满谎言的专制独裁者,也勇于揭穿,保罗说,爱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哥林多前书13章6节)。爱必然和真理相关,而汉语里的爱,更多的是和施舍相关。

2,陈认为今天读书的困境是讯息时代纷繁变迁的信息入侵让人逐渐失去了阅读思想能力,这一点我赞同(之前一篇post谈
到艺术家群体也同样面临这个困境)。文字资讯化和生活娱乐化让当代人变得聪明而轻飘。但同时当代知识人也面临另一个困境,那就是一切的求知是作为独立的靠近真理的行为,还是一切求知都是出于对上帝的爱,并以此为基础?这是欧洲思想两大古老的传统,汉语思想史里完全没有这个经验,但一个宣扬民主、求知的公共知识分子却当场说作弊无伤大雅,这就暴露出中国知识分子的硬伤:知识与价值观的决然断裂。一方面有对知识追求的热情,另一方面谎言也是有必要的存在,事实上等于说,世上没有真正的知识。如同大家认为一个教授包二奶并不影响他的学术研究一样,但这样的学术结果是否能启示出真理,并被世人认同遵循,这就变得可疑。当然,作为对宗教信仰无涉的学者画家,几乎不太可能探讨这个问题,但一个对宗教没做过研究和体验的人,如何能真正探讨“困境”这一关乎人的身体精神灵魂处境的话题呢。

还有几个问题暂时没想起来,想起来再补充吧。

主题:《读书的困境》
时间:2009年2月28日下午3:00-5:00
地点:云南大学庆来堂
录音时长:1小时46分
文件格式:wma
文件大小:12.7 M

陈丹青云艺讲座“绘画不等于艺术”

抱歉!本录音下载资源已删除。

我本人就没去挤了,还好没去,连讲台上都堆满了人,可见今天校园里能听到有趣而又真诚的讲座是件十分稀罕的事。让朋友录音回来,声音质量还将就,能听清楚。

主题:《绘画不等于艺术》
时间:2009年2月26日下午19:30分
地点:云南艺术学院新剧场讲座
录音时长:1小时37分
文件格式:mp3
文件大小:22.3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