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创库着火了(图片+视频)

中午12点半左右和XR开完会,留意到办公室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好一阵,我琢磨是开关坏了,又重新开一下,还是一样。出去看看楼下画廊里的射灯,整个空间也是忽明忽暗,像是电压非常不稳定,我第一反应是去把电脑等电器关了,以免烧掉。这时突然看到加里森(诺地卡邀请来的美国进驻艺术家Jonathan Aumen)急匆匆跑进来让我赶紧给唐志冈挂电话,说他楼上胡俊工作室着火了,我冲出去一看,黑烟正从三楼屋顶缝往外串。赶紧通知诺地卡的人关电源,离开画廊,给唐挂电话。好几个人都在拨火警……

胡俊很着急打来电话了解情况,他正在呈贡大学城上课,丢下学生往回赶……

Read More: 1187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缠什么禅?!

整理档案资料的时候找到一盘6年前的DV带,里面记录着我参加“焦虑与保留”展时做的行为“缠什么禅?!”。

我事先用采访机录制好一段反复的人音“禅什么缠”,表演过程中一直在理清一堆杂乱如麻的鱼线,理顺的部分缠到那部采访机上,直到用鱼线将声音掩盖住。过程中鱼线缠到我身体上,最后用剪刀剪开才得以脱身。

“缠什么禅?!”翻译为“Tied Up In Meditation, Meditation Tangles?!”,一个美国艺术家的点子。我觉得翻得挺好。

Read More: 393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