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傍晚的殷蓝如期而至

这天是复活节假期前的最后几个小时,奥斯陆下着密集的小雪,所有人都赶回家去和家人团聚了,或者去挪威北部的山里滑雪,去南欧街头参加游行庆祝。奥斯陆街头一片萧条……巴士、地铁的时刻表、路线、出站口全都乱套了,只剩下傍晚天空的殷蓝如期而至。

Continue reading »

罗菲行为艺术《 我是一个难民吗?》

当我从画廊一面墙后举着轮胎缓缓走出,凝视前方,瞬时观众安静下来。赤裸上身,身上用英文写着“Am I a Refugee?”(我是一个难民吗?)。我缓缓弯下身躯,匍匐在地上,可以看到我的手和轮胎由一些黑色皮筋紧紧绑住。我仅用双臂和手肘的力量拖着整个身躯匍匐前进,保持自行车轮胎立着,并将其向前推行……

Continue reading »

艺术是一种会面状态

“在云上”的艺术家们带着各自的形式世界、问题意识和轨迹来到云南菌子山,在一天一夜里,他们分别实施自己的作品计划。这些计划相当部分都以人的关系与其社会脉络作为实践的出发点,邂逅、约会、仪式、庆祝、导览、问候、邀请、手势都成为作品的框架和方法。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