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艺术批评

客观是一种判断机制

没有客观,只有立场!这是我针对人们要求艺术批评要客观的回应。 因为人不能客观,这是人的有限性,受造物的有限性。人并不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过去以及未来,并不能真正明白过去的事件与未来有着什么样的 终极联系,一分钟前我们为某些事沮丧不已,两分钟后我们发现只是有惊无险,于是我们开怀且安息。如此看来,人对事物的判断就多少附带着某些盲点,不能全 然。那么我们的判断就意味着一种与自己的利益、知识系统、心思意念、以及信念有着密切关联的行为,即:有立场的判断。 可是人仍然会追寻客观和客观判断的能力,这是人对真理遥远的渴盼,对终极结果混沌的向往,对公义隐约的呼召。既然”不能”,那么人们又为何都在谈 论”客观”呢,似乎”能”是有可能的。因此我这里就来澄清艺术批评中这个人们一直在谈论的”客观”,指的是什么。事实上,人若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和这个世界 的过去以及未来,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问题,而非别人的问题,能够真正做到客观,人们就不会去谈论有关客观的话题了。 在艺术批评中,我想首先澄清两件事,批评与阐释–这两个问题早已经在苏珊桑塔格的《反对阐释》一文中解释透彻了,她指出艺术批评应该从形式入手,也 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效果论,根据既有效果判断作品的好坏。时至今日,这个问题仍然需要继续澄清,因为当代艺术运动一直在争取营造一个标准多元化的生态,而标 准的泛多元化,就意味着我们无法判断,无从判断,更无从谈论客观的批评了。当然,标准多元化与泛多元化,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好比民主与泛民主,这里先讨 论批评与阐释。 批评,是对艺术事实(作品、事件、现象)进行质量考核,在商业运作中,这是质量认证的一步。这个东西好不好,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这是批的任务。 而评的任务是:这个东西怎么样可以更好?如果换一种材料换一种排列与组合会是怎么样,换一个环境又会怎样?因此,批评是根据既定事实(效果和形式)进行理 性的剖析,这是技术性的工作。 阐释,是对艺术事实有效的部分展开认识论的工作:这个东西是什么,可以是什么,换一个角度看又是什么?阐释的介入,有助于观众对艺术事实的理解和解 读,也有助于文化系统介入艺术事实。为什么是对有效的部分?这好比在商业运作中对产品进行包装的一环,比如”别摸我”是对BMW的一种解读,尽管是戏谑, 但仍然能够反映出高贵的一面,可是我们不能对无效不合格的产品进行解读,比如对豆腐渣工程的解读是”住的放心,用着安心”,那就是误导。然而今天多数艺术 评论是误导。 因此,对艺术事实的效果和形式进行批和评,再对艺术事实的有效部分展开文化系统的多方位的认识,即批评介入之后再引入阐释,这才提供了一个完整而立 体的艺术评论机制,这才是客观评论的判断机制。这样一套机制有助于人们实事求是的看待事物,尽力还原事物本来的面目。因此我们所期盼的客观,事实上就是指 的这一套有关客观的认识与判断的机制,或者说我们作为有限的人,只能达到这一套机制,而非客观本身。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