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滔访谈:当代艺术在云南

罗:你在最近一次为几位70后云南艺术家写的前言上用 “非流”(non-stream)一词来表述,你写到“非流是一种既不在主流也不在非主流的状态,这种在流之外的状态,是云南艺术家的突出特征”。你认为这是一种尴尬还是自处之道?薛滔:都有。要看云南艺术家自己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他们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尴尬。如果不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自处之道。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