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北欧游记(3):小镇里的哭墙


在火车站铁路边捡石头

mariannelund12
裁剪纸条

进驻玛瑞安娜伦德火车站是为这里的15平方米的“艺术馆”做作品,展览将在9月中开幕,届时镇上的其他艺术空间也将一起开放。在这里差不多用了五天时间来考虑方案,在尝试过程中又不断更改,十分沮丧,差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做艺术了。不过我的确很少有进驻项目的经验,而且这次要根据一个具体空间来创作,只能留下作品等到展览时展出,这不是我擅长的方式,我更擅长展览现场的表演,或创作与表演有关的录像作品,对空间和材料不是那么熟悉。但是消息已经散布出去,总不能什么都没有,抓破头皮不断思考、勾画、尝试、更正、再尝试。

这座15平米的房子曾是火车站工作人员的洗衣房,估计是遭遇过一次火灾,屋子里木墙都成了木炭,但仍旧很结实。仔细观察木墙是由一条一条木头组成,中间有些缝隙,于是尝试把一些纸条塞进去,貌似隐藏的某种秘密。于是发展了这个想法,且借鉴了耶路撒冷哭墙的形式,塞一些祈祷的纸条在墙缝里。那些纸条来自twitter以及《圣经》上有关“秘密”和“祈祷”的句子,有严肃的,也有娱乐的。摘录twitter时正值挪威发生连环袭击案,很多“祈福”都与挪威有关。我自己也亲手写了一张祈祷的纸条,为挪威,也为中国火车追尾的遇难者,签上名,把它塞进墙缝,并在墙面前祈祷。

我希望把这间火车站的废弃小屋扮作玛瑞安娜伦德的哭墙,某种类宗教的空间。人们进来发现一无所有,焦黑的墙上星星点点有些白色的纸团。希望人们可以来这里悄悄讲述自己的秘密,在这里安静祈祷,写下来,然后塞进墙缝里。被烧焦的墙面质感很好,可以帮助人们进入到某种破损的历史和心境。希望这样的艺术方式能培养起人们到一个隐秘、安静、严肃的地方来面对奥秘、面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何况这个世界的确没有安全感,那么我们的安全感在哪里?唯一的要求是,观众可以进来写,祈祷,但不可以偷看或者带走其他人的祈祷条,这样的规矩瑞典人基本都会遵守。遗憾我不能参加开幕式,安娜她们会继续关注,把后续记录发给我。在9月中旬前,这个空间并不向公众开放。

mariannelund01

mariannelund11

mariannelund06

mariannelund03
当地报纸的报道

mariannelund02
WY和我一起工作,她拍摄纪录片,届时也将在那栋房子的另一间屋子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