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访谈:在你所在之处深挖

我是约瑟夫•梅勒戈德,1985年生于瑞典马尔默(Malmo)外的一个小城阿勒夫(Arlov)。我父母当时搬到那里,那里的学校是瑞典最差的学校。对我而言,还不算太糟,12岁时我们家搬去了沙特阿拉伯,我在那里的童年非常高兴,但可能对父母来说非常困难。然后1998年我们搬到了中国昆明,在这里待到了2002年。

Continue reading »

惊叹于创造的美妙

从诚实的手艺和富有童心的想象力可以看到,她们的艺术世界何其单纯,毫无造作。 每件作品背后都有一个饱满的故事和情感,民族文化、游牧生活、神话故事、童年记忆、家庭、旅行。在展览中可以轻易望见北欧的森林与湖泊、反光的雪地、正在融化的薄冰,蒙古戈壁滩、中国长城……黑、白、深棕,间或有淡淡的蓝、金黄,在这些很少的素色中……

Continue reading »

拜访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的蓝房子

特朗斯特朗姆今年八十一岁高龄,他在九十年代初患脑溢血,之后半身不遂,右手悬在胸前,柔柔的,两根指头微微撅起,像一墩美妙的佛手。老先生慢慢从台阶上挪下来,我们想扶一把,莫妮卡说他可以自己来。坐上轮椅,笑眯眯地,满足地看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Continue reading »

“桥梁II”在乌普萨拉

瑞典中部已经开始有入秋的意思,森林的绿色不像南部那么润,稍显从盛夏走过来的疲惫。乌普萨拉这座古老的大学城开始活跃起来,游客离去,学生返校,学生、教授、表演团、艺术家,一路匆匆疾走。下火车后拎着行李直接被送到乌普萨拉博物馆和布鲁豪斯博物馆(Bror Hjorths Hus),分别看场地,与馆长会面,谈空间布局。拿到一张两周密集的日程表,布展、聚餐、开幕式、工作坊、座谈会、出行……

Continue reading »

访问埃克舍的敬老院

在欧洲一些小城小村逗留,往往是十分惬意的事。走着走着会让人想起丽江、磁器口等古镇,没那么热闹,也没那么伪饰。埃克舍(Eksjö)是一座保留了中世纪风格的小城,19世纪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后来重建。至今保留许多色彩明亮的木头房子,古老的石板路。路两边各种商铺,衣服、自行车、手表、餐馆、纪念品,营业时间早上十一点半到下午三点或四点……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