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中国-瑞典当代艺术交流展 | 斯德哥尔摩

“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中国-瑞典当代艺术交流展
Artists Roles/Artists Rules

artists-rules-poster-web

每位艺术家的独立创作都是基于个人底线与立场,也是对理想世界的想象。“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是一个关于艺术家的使命、责任和社会姿态的展览,这些定位有时是被动的,有时则是自我设定的。
项目的初衷是中国和瑞典的艺术家们渴望通过探索和讨论不同条件下的艺术家的差异性和相似性。
我们渴望通过此次交流项目,作为艺术家能获得对他人以及各自社群更广阔的认识。
语言障碍使得书面交流十分稀缺,在这个项目中参与者之间唯一的共同语言是图像。最初,我们通过在微信群里发布短视频来交流,这对中国和瑞典艺术家来说都是一种开放的可能性。通过这种交流我们也彼此认识互相学习。这些视频目前已经被合并成了一件集体作品在画廊展出。
“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展览将包括一件集体录像作品以及艺术家个人的录像、装置、拼贴、摄影、绘画以及行为艺术文献等作品。
该展览第二部分将于2017年在中国昆明展出。

项目发起人:Madeleine Aleman, 罗菲
艺术家:
中国:雷燕、罗菲、薛滔、资佰
瑞典:Madeleine Aleman, Jannike Brantås, Rikard Fåhraeus, Ylva Landoff Lindberg

开幕式时间:
2016年8月19日 17:00—22:00
18:00, 策展人、艺术家罗菲导览介绍参展作品
20:00, 瑞典艺术家Jannike Brantås行为表演

展览时间:2016年8月19日—9月11日
画廊开放时间:周四至周五12:00—18:00,周六至周日12:00—17:00
地址:Studio 44画廊, 瑞典斯德哥尔摩Tjärhovsgatan 44号

主题讲座:
《替代性关系的实验:来自中国的行为艺术》
主讲:罗菲
2016年8月20日 15:00

项目支持:NKF北欧艺术协会(瑞典)、TCG诺地卡(中国)、KAiM文化学院(瑞典)

video

集体录像作品《艺术家角色与规则》,2016年3月1日–5月31日,该项目艺术家每人轮流用手机在项目微信群里发布一条10秒左右的录像,最终汇编在一起,时长:18分55秒

艺术家自述:

Madeleine Aleman

自2012年我在瑞典史威登堡的夏季房完成了表演“一顿餐宴”,我就不断尝试把我的成长经历和毕生感兴趣的心理学以及灵性整合到我的艺术作品中。我借用诸如催眠术和冥想等方法来使自己超越逻辑和日常生活,进入另一种状态。我用炭笔在纸本上描绘的每幅画,即是一种表述行为的冥想。
在一个新项目之前,我会根据自己的内在经验来选择多样性的材料和表达方式。此次展览中的绘画是“宇宙之轴”系列的一部分,“宇宙之轴”是一个关于地球和宇宙间的中枢以及天堂和人间彼此相连的某种观念。围绕这个观念来展开工作是为了让我的艺术和个人成长史交织在一起。我的祖父曾是史威登堡的牧师,他深信18世纪神秘主义者伊曼纽·斯韦登伯格对《圣经》的解释,斯尔登伯格研究的微观世界彼此镜像的“应和论”与“宇宙之轴”的观念十分相似。

01-Axis-Mundi-Aleman-web

Madeleine Aleman, Axis Mundi 1:2, Charcoal on paper, 50cm x 70cm, 2016

罗 菲

我在云南师宗菌子山的自然环境中不断锤击自己的胸膛,同时大声发出“freedom(自由)”这个单词,伴随着持续激烈的锤击运动以及高原环境的影响,我很快体力不支,发出“freedom”一词越加困难,甚至呼吸也变得极为困难,直到最终难以发出这个词为止,行为表演结束。
我在风景如画的环境里实施行为,以带有大猩猩示威般的肢体语言来宣告一个对人类而言极具解放意味的词汇,自然场景和人的行为形成一种看似毫不相关的关系,却在风光明媚的风景里透出希望与绝望、激昂与疲惫、自然与政治的混合状态。
艺术家的角色之一,就是在有限的时间中不断激起自身进行这样一种抗争吧。
之所以选择英文,是因为英文freedom由free(自由的)和dom(状态、领域)构成,这恰好构成了这件作品的两面。

05-Luo-Fei-imge-web

罗菲,《自由节奏》,行为录像,2015

Rikard Fåhraeus

作为年轻人我想成为一名探索者。自由和冒险吸引着我,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也将其带入到我的艺术中,我想艺术本是为此。然而艺术界有自身的限制和规则。我一直持续个人探索,寻找我自己的独特感受。我最初想要得到的那种艺术家角色已经让我越加不爽,甚至想去挑战那些规则,至少对我个人而言是这样。
但有一样是我想要提出并为之贡献的,就是让我最深处的内心世界被人看到,被表现出来。
有时抗议也是为了表达一种潜在的需求,其结果就像是对某人吐唾沫。
艺术是一种持续的工作,需要吐点唾沫在手上,挽起袖子来斗争,绝不言弃。
水彩画是我的主要工作方式,我在年幼时就学会了,但我从未展出过,甚至不敢。其他任何作品都可以展出,没问题,但水彩除外,它被看作是次等级别的艺术,甚至被人唾弃。我现在为这些公开展示的一组水彩画感到恐惧。但我最终仍坚持这样做,因为水中也充满着潜在的危险、障碍、规则、视野和任务。这是一次冒险。

03-Rikard-Offering-web

Rikard Fåhraues, Offering, Watercolor and Spit, 77x58cm, 2016

雷 燕

当代艺术创作总是要与心灵、社会、文化发生关系,总是要与时代思想、历史息息相关。我的作品《冰冻红色》、《冰冻青春》、就是从个体心灵出发,以个人话题转化为一个公共的话题。《冰冻红色》里的符号影响了我们这代人的成长,《冰冻青春》里那些模糊的影像传递了那代人眼里的迷茫与困惑,这段历史注定会影响我们这代人对今天的判断。

leiyan-web

雷燕,《冰冻青春》系列,图片,2007

Ylva Landoff Lindberg

我用时尚杂志的碎片做拼贴作品,像是色彩斑斓的马赛克一样。钳子和时间是必须的。我最常选择的是在水里或水边的场景。诱人的美,却暗示着世界的末日。
在“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项目中,我在创作的同时也有了些许思考:在时间总是不够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创作?在日常生活的需求和安全中,艺术家作为父母亲与理想中“自由艺术家”的矛盾在哪里?
工作室是我私密的泡沫空间吗?或只是从一切现实中逃遁隐蔽的地方?在拼贴作品“工作室是我的洞穴还是解决问题的幻象”中,我思索坐下、裁剪、粘合……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自孩提时,我总是想象自己会成为一名艺术家,做非凡的作品,我的艺术甚至会给人们带来一些改变。这是我起初做艺术家最重要的冲动,现在仍然是,只是我找到了比艺术更直接更有效地的其他方式来让现实稍有点不一样。如今,我甚至不确定,艺术家是否真有要去解决任何现实问题的任务或责任?也许这只是一种幻象。
“工作室是我的洞穴还是解决问题的幻象”是一幅坐落在表象下的元自画像,在纸本以外建造着自己的世界,创造属于自己的那份危险与美丽。我一面望见儿子和丈夫以安全距离飘摇在海上,一面却看到这个充满危机的世界仿佛一艘难民船,正在下沉……
我生活和工作在斯德哥尔摩,同时也在靠近中国的越南北部的一家徒步旅行公司“Sapa姊妹徒步探险”担任总经理。“Sapa姊妹”是一家由黑苗族女性拥有的社会性企业。我是2003年作为艺术学生去到越南河内美术学院学习,这些年来我一直往返于河内和斯德哥尔摩。

Ylva Landoff Lindberg, My Studio is My Cave or The Illusion of a Solution, Paper collage, 2016

Ylva Landoff Lindberg, My Studio is My Cave or The Illusion of a Solution, Paper collage, 2016

薛 滔

从2000年我开始做第一件报纸作品,最初是对报纸材料的接触所产生的直观感觉,后来做了一些很有雕塑感和空间感的作品,再后来我开始削弱作品的雕塑感,呈现非造型、非审美的视觉特征。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十多年来,那些形式、空间、造型等等都是假的,其实我对报纸动手了,这才是真的。我们(这儿)的报纸全是让人恶心的谎言,在一个充斥着谎言的社会中,我必须对这些谎言做点什么。报纸这一张张可恨的谎言,日复一日的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没有比对它“动手”更好的选择了。

薛滔,《意料之外的事情》,材料:报纸,尺寸可变,2015

薛滔,《意料之外的事情》,材料:报纸,尺寸可变,2015

Jannike Brantås

我从不把自己看作是艺术家。直到几年前,这种以充满危险的方式来处理生活和死亡的生活方式才真正成为了我的选择。既然开始了,我就以自己的方式活出艺术家的角色。尽管我仍然十分脆弱。
我在装置和行为表演中结合了各种不同的成分来看它们之间能否建立某种关联。作品中的物品我通常都是用的二手货或已经被用过的材料,装作没有什么苛求。
我喜欢简单,如影子那样简单。因为杂烩式作品通常都止于不确定性的本质:我发现很难给自己的作品有足够多的时间,这样往往只能产生一些缺乏事实、清晰度和精准度的形式。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加入一些开放的不确定性、裂痕、分歧乃至令人焦躁的批评声。我喜欢破坏又同时建构,使其“真实”。同时,我想呈现那些支离破碎的生活经验,我们的生活如此不同却都难以掌控——多么希望这些支离破碎的经验可以成为一个整体。我想呈现我们努力融入到碎片中的样子。将这些碎片视作或多或少彼此连接的膜或薄纱,打开来看一看,谈一谈,感受一下。
行为表演既更容易上手同时也更难,在作品中你只能怪你自己。有时我表演失败了,我还只能站那儿。这是一种非常直接的失败感。当我用材料来表达的时候,我被材料所代表了,也许没人说任何话,我甚至不会注意到别人的反应,那这更难。
我的艺术不能成为任何一种投资项目。我只能呈现生活于我而言的那个样子。艺术家的使命是要去展示未曾揭露的事物:如果我不能在作品里加入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宁愿此刻放弃,等下一个好的想法。艺术家的责任就是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工作。只是这种历史是由人自己去书写的,这并不适用于我。
艺术,就是我最终进入到内室里,正要去做的那件事。

Jannike Brantås, Still Life, Installation

Jannike Brantås, Still Life, Installation

资 佰

我习惯性的跟人群保持一定的距离,独自进化,不是为了遗世独立,是为更准确对焦,以还原于事·物本身。确保自己的态度和主张。
如今社会完全是为了物质目的而存在的,艺术过剩被视为社会面临的困境。
我看到太多有天赋的艺术家们,不得不必须以非艺术的方式谋生,牺牲掉在世界上被喝彩的渴望。这跟19世纪不同,那时的艺术家作为一个社会群体,逐步被奉为英雄,先知和天才。
疏离是态度,也是讲究姿态的“挣扎”。
我以垃圾与环境,废弃物与城市的关系,以及生命的凋零为创作题材。摄影是直述,表达着我对存在的事实的批判态度,以镜头捕捉存在的奥秘,试图让人们得以对其进行关照。借助艺术能使人以更强烈的方式感悟重大的人生问题:诞生、死亡、爱情、肉体和灵魂!

资佰,《山高人为峰》,图片尺寸:240x20cm ,版数:8

资佰,《山高人为峰》,图片尺寸:240x20cm ,版数:8

Studio44空间:
Studio 44 空间是由一群斯德哥尔摩的艺术家于2003年基于独立和非商业而创办的当代艺术空间。空间位于斯德哥尔摩CCF摄影艺术中心。

TCG诺地卡文化中心
由瑞典文化人Anna Mellergard和中国文化人吴月蓉女士于1999年在中国昆明西坝路创库艺术社区共同创办的多元文化对话交流的国际性文化中心。目前设有画廊、LC舞蹈工作室、舞台、文化旅游、国际文化课程、艺术家进驻等项目。

KAiM
由瑞典文化人Anna Mellergard于2006年在瑞典玛丽安娜隆德乡村建立的为世界各地艺术家进驻和交流的机构。

惊叹于创造的美妙

从瑞典北部来的四位做纺织艺术的女士,一位生于七十年代(维多利亚),两位生于五十年代(布莉塔和昂内塔),最年长的是甘·约翰森,八十多了。没想到一年多来和我一直电邮联系的,竟然是这位老太太。也是这样一位老人,带着其他艺术家一起从瑞典北部出来旅行,托着大箱艺术品,背着大摞的幻灯片,做展览,交朋友。

开幕式上甘代表艺术家们致辞,用不太熟练颤抖的英语,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像是正在一根线一根线编织一块蒙古挂毯,大伙屏住呼吸细细听着她的呼吸声。讲完了,致以敬意的掌声响起。

甘从巴黎秋季沙龙上知道了诺地卡,然后主动跟我联系,并招呼一群同行,一起来中国。

*******

以下是“视界:瑞典纺织布艺艺术展”参展作品的现场图集:

维多利亚•安德森(Victoria Andersson)的作品

刺绣。音频图像,瑞典的森林与湖泊倒影。非常精彩之作,将传统手工艺进行了绝妙的转换,成为当代艺术语言,同时,也将风景艺术这个传统主题进行了转换,摆脱了传统风景艺术思维与品位的束缚。

*******

甘•约翰森(Gun Johansson)的纺织作品

有以中国和蒙古旅行而来的灵感制作的挂毯,还有从大理三塔获得灵感制作的“宝塔”。

Gun Johansson
甘在一张一张检查幻灯片,预备下周二的讲座。

Gun Johansson
戈壁滩

Gun Johansson
宝塔(局部)

Gun Johansson

阳朔风景

*******

布莉塔•玛拉卡特-拉芭(Britta Marakatt-Labba)的作品

刺绣及其他应用,如拼贴、皮、绘画等。她是萨米族背景,从小牧养驯鹿的民族,充满神话故事的民族。她的作品反映了神话故事和对自然的享受与尊重。她说,我们从小被教导要尊重自然,不能过度从自然索取,一天用的一天采就够了。比如烧柴,拣回这两天足够用的树枝即可,从不堆积。对萨米族人很难想象,为什么那些在大山里的旅行者背包里要背一瓶水,难道无处不在源远流长的溪水还不够给你一小瓶水喝吗?
在她的刺绣里常用银色丝绸来表现洁白闪闪发亮的雪景,这是她从小对雪的印象。

Victoria Andersson

Victoria Andersson

Victoria Andersson

Victoria Andersson

*******

昂内塔•安德森(Agneta Andersson)的作品

碳铅绘画与玻璃。墙上的碳铅绘画是严冬里的雪堆。地上的玻璃是将碎玻璃片一起放在盘子里然后放入熔炉,融化并联合在一起,尚未完全融合,又取出来,形成现在的模样。玻璃片像雪地里的薄冰。昂内塔说,她们小时候最喜欢在外面踩薄冰,像踩玻璃一样的感觉。

============广告分割线============
周一(10/8)下午2点——6点工作坊,与艺术家一起做纺织(遗憾,此项名额已满,但欢迎观赏)
周二(10/9)下午2点半——5点半,讲座,关于每位艺术家的创作,瑞典纺织艺术等(免费,名额不限)
============广告分割线============

(继续…)

从诚实的手艺和富有童心的想象力可以看到,她们的艺术世界何其单纯,毫无造作。 每件作品背后都有一个饱满的故事和情感,民族文化、游牧生活、神话故事、童年记忆、家庭、旅行。在展览中可以轻易望见北欧的森林与湖泊、反光的雪地、正在融化的薄冰,蒙古戈壁滩、中国长城……黑、白、深棕,间或有淡淡的蓝、金黄,在这些很少的素色中(典型的北欧色系),将北国印象与记忆用纺织、玻璃、刺绣和碳铅重新激活起来。它们没有自然主义的矫揉造作,也没有存在主义的怀疑,没有风情艺术的盲目讴歌,也没有表现主义的自我张扬,这让我十分惊讶——因为这都是当代风景题材艺术里的通病。对本土风景艺术常见的模式化而言,创造新形式是克服滥情的唯一手段。这四位瑞典艺术家,她们只是在真诚地、毫不掩饰地赞赏着大自然的美妙,这美妙经过艺术形式及手工劳作的转换,更加妙不可言——惊叹于造物主对自然对人类的恩惠!惊叹于人类的创造在艺术中竟然可以与创造的源头相会!原来,创造不只是制造新东西新观念,还有带着饱满的爱意在里面,这既是创世的奥秘,也是真正艺术的奥秘!

来看展览的观众都惊叹这些手工作品的质量,惊讶于这些大型的纺织品竟都是一针一线织出来的。管老师感叹说,中国的手艺的温暖已经丧失,艺术圈都在谈观念和操作。

的确,很多时候,艺术家都被训练得更像世故精明的操纵者,游刃有余的投机分子。人们开始反思当代艺术的问题,发现我们在反抗体制之后,又建立起以资本权力为核心的江湖规矩,比体制更凶险的市场崇拜。

此时此刻,最关键还是在于艺术家本身的价值根基,当我们放弃了一颗童心,放弃了艺术家作为社会良知与先知的身份,放弃了对艺术本身的单纯挚爱,转而更期待名流效应、资本与权力崇拜。艺术家缺乏对艺术之上领域(真理信仰)更确切的把握与信心,转而对艺术之下领域(世界)的模仿与讨好,就不可能指望真正能打动人、能改变我们的艺术了。

视界——瑞典纺织布艺作品四人展

视界——瑞典纺织布艺作品四人展

参展艺术家:甘•约翰森(Gun Johansson),布莉塔•玛拉卡特-拉芭(Britta Marakatt-Labba),昂内塔•安德森(Agneta Andersson),维多利亚•安德森(Victoria Andersson)
展览开幕式: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晚8点
展览日期:2012年10月6日——11月2日
工作坊: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下午2点——6点(免费,需提前报名,限20人,报名邮箱zhuxiaolin@tcgnordica.com)
讲座:2012年10月6日星期二下午2点半(免费)
地址:昆明市西坝路101号,创库艺术社区,TCG诺地卡画廊
电话:0871-4114692
邮箱:info@tcgnordica.com

视界

文/玛丽安•瑟德贝里(Marianne Söderberg)

富有能力的双手,加上满有力量的思想,使有些故事的形状变为在麻织物和补丁布片上的图画,使有些故事以线编织,以炭条绘画,以金属塑形,或以碎玻璃片着色。
瑞典的纺织传统始于北方的女性创作者,当然也有很多先驱者,为后人引路。
然而一旦日常需要和技艺被赋予了新的形式和表达,现今的材料不必再拘泥于传统材料,可其中闪烁的精神却一直延续。承接的智慧和传诵的人文精神在时间和空间里连接我们,但同时也可能急转弯式的分裂我们。在全球化的今天,可以同时找到相似性和差异性。
甘•约翰森(Gun Johansson)规律地深入旅行到世界各角落获取灵感,然后会在瑞典最北部的山区阿比斯库——她的小屋进行进一步创作。她在壁炉边将蒙古的巨大沙丘和北部山地的传说编制成全新的不同的故事。
布莉塔•玛拉卡特-拉芭(Britta Marakatt-Labba)生活于萨米族文化中,继承并延续着多个世纪以来萨米族对日常必需物品的理解和知识。她耐心刻苦的用她的针线唤起了第四种历史。她常用亚麻布作为基质材料,同时用鱼皮、塑料和任何手边材料。布莉塔的全套工具和她的作品一样,每一处细微针脚都那么地丰富而充足。
昂内塔•安德森(Agneta Andersson)同样拥有非常深厚的布艺根基,尽管她也在其他媒介里工作了多年。比如,她曾将布料浇铸在玻璃里,也将玻璃带入布艺,她挑战着约定俗成的观念。她在不同的材料之间制造对比,使得原先材料突然变得明显、有冲击力、更加成为它们自身,这就好比在她家乡基律纳(瑞典北部城市)由矿物碎片所堆积的山丘,为了保留这座城市,它们不得不被搬走。
维多利亚•安德森(Victoria Andersson)的刺绣经过无数个小时的漫长工作逐渐发展成为新闻报告或突然之间的顿悟。她的刺绣描绘着记忆、亲族历史还有起源,但同时也是一份陈述,强有力地锚定在一个时间点上,既是关于此时也是未来。
这些艺术家正在一个离我们遥远的国家——中国,展出我们梦寐以求的布艺传统。


昂内塔•安德森(Agneta-Andersson)作品“脚本”


布莉塔•玛拉卡特-拉芭(Britta-Marakatt-Labba)作品“幕后”


维多利亚•安德森(Victoria-Andersson)作品“风景之歌”


甘•约翰森(Gun-Johansson)作品“宝塔”

Views: Swedish Textile Art Exhibition

Artists: Gun Johansson, Britta Marakatt-Labba, Agneta Andersson, Victoria Andersson
Exhibition Opening: 20:00, Oct 6th 2012
Exhibition Duration: Oct 6th – Nov 2nd 2012
Workshop: Monday, 14:00—18:00, Oct 8th 2012 (Reservation required, contact: zhuxiaolin@tcgnordica.com)
Lecture: Tuesday, 14:30—16:00, Oct 9th 2012 (Free entrance)
Address: TCG Nordica Gallery, xi ball u 101, Kunming
Tel: 0871-4114692
Email: info@tcgnordica.com

Views
The power of the hand and the power of the thought – here are stories that change shape and become images on linen and patches of cloth. Here are stories that are woven in threads, drawn in charcoal, shaped in metal, or rendered in fragile glass.
The textile heritage is fundamental among women creators here in the north. No wonder – some have always gone before, and been way-finders for others.
But what was once skills for everyday needs have found their way into new forms and expressions. Nowadays the materials do not even need to be the traditional ones, the intention still shines through. The received wisdom and storytelling of humanity unite us through time and space. But they may also divide us with sharp turns. In the globalized world we live in today, it is possible to discover both the similarities and the differences.
Gun Johansson travels regularly far into the world’s corners and gathers impressions which she then works further while staying in her small mountain cabin in Abisko in northernmost Sweden. By the hearth she weaves together the stories about the huge dunes of the Hongorian Els of Mongolia with the tales of the Northbothnian mountains, creating something completely new and different.
Britta Marakatt-Labba resides in the middle of Sámi culture and carries forward the understanding and knowledge based on necessity that has been kept alive through the centuries. Patiently and assiduously she has called forth history through her use of needle and thread. She often uses linen fabric as substrate, but also fish skin, plastic or any material within reach at the time – the tool set of Britta Marakatt-Labba is as richly ample as her art is unpredictable, down to the least stitch.
Agneta Andersson has equally a strong textile foundation while she has branched into other media over the years. She has, for instance, cast textiles into glass, and has brought glass into textiles – all to stir up the norms of conventional notions. She creates contrasts where the different materials suddenly become evident, impacted, and come into their own. It is like the mountain of mining debris in her home town of Kiruna that has to be moved in order for the town to stay alive.
Victoria Andersson creates embroideries that slowly develop during many hours of work into reporting of news or sudden insights. Her embroidery portrays acts of memory, heritage of kinship and origins, but are also statements strongly anchored in a time that is both here, in the moment, as well as in the future.
All of these artists are now exhibiting in a country far from ours, China, with a textile heritage we can only dream of.
/Marianne Söderberg

极致的玩笑

瑞典艺术家Lovisa Henoch是TCG诺地卡邀请来昆明参加进驻项目的艺术家,她与我们分享的一个项目让我感到好奇(准确的说,不是项目,是故事),也产生一些思索。

她这样讲到:

2010年4月25日在瑞典西北部的一个名叫Ugglebo的小镇上,在科学家Fabian Aulin家的农场里发现了一个木盒子,木盒里塞满了Fabian Aulin个人的大量文件和什物。盒子中有日记、地图、论文、素描、插图和老照片。所有这些材料都告诉我们,他在1906年参与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儿。

1904年,Fabian为了摆脱他的鸦片瘾,被流放到Ugglebo小镇。从那以后,他开始探索一种新的占星现象。这一现象让他发现了一颗寄生行星,这颗行星通过自己的运行轨迹从我们的大气层窃取氧气和其他化学混合物。Fabian Aulin对那颗行星做了大量细致的计算和研究工作,之后就和他的两个同事组织了一个探险队,制造一艘名为Cosmobile的宇宙飞船,飞向这颗行星进行探索。


科学家Fabian Aulin肖像


科学家在观测


宇宙飞船的图稿,原图非常精致。外形像一条鱼。


参与建造飞船的工人们


宇宙飞船准备起飞,与地球上的朋友们告别。


到达行星,发现上面的建筑是茶杯。

事实上,这颗行星离地球的距离只有10公里,大致就是从马街到东站的距离。而且,那颗行星上居住的生物,长相居然也是茶杯模样,不是物品,是生物,有器官解剖图为证。

在整个作品的展览现场,Lovisa还原1900年代科学家Fabian Aulin科考工作的历史文献,有幻灯、什物、草图、声音、录像等等。

Lovisa通过戏仿历史文献的手法,来创造一个莫须有的探险工作,十足的幽默感和故事性,想起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在黑白纪录片里与美国总统握手的情景,但Lovisa的手法不是拼贴,而是戏仿。于是从她的作品中我也理出几条现代艺术与后现代艺术的区别:

1,绘画开始复苏(近年来在西方越来越普遍,而且不是画大幅油画,往往是纸上作品,作品感不强),媒材本身并不决定作品的先锋性与实验性。中国艺术界90年代认为装置比架上绘画更具实验性,行为艺术最前卫。

2,重要的不是主义,而是故事。作品不是哲学观念/理念的表达,而是一个有待叙述的事件。这个观念不仅对艺术家创作有影响,而且影响到艺术评论写作的视野。

3,艺术家成为讲故事的人(Storytelling),而不是讲道理的人。

4,对作品的判断不再依赖单张图稿质量(语言、色彩、造型等传统绘画因素),而是多个元素之间内在观念的关联与生效(形式、绘画、实物等)。

5,风格/物件不是创造的目的,风格/物件允许挪用,用任何流派来作画都是允许的,关键看你要运用这些素材提出什么问题,你要告诉人们什么?(现代主义以来反复讨论“画什么”和“怎么画”之间孰轻孰重的问题)。留意:Lovisa却花了不少力气去临摹1900年代的书写字体和绘图风格,为的是作品整体观念的需要。

6,后现代对历史的看法是参与式的,鼓励编排,戏仿和揶揄。而非管理一个客观不可变的文献档案。

7,态度在创造性叙述中产生,而不是为了表达一个态度所以来创作。

之前我发的高氏兄弟的雕塑“忏悔的毛”,其实也是基于这种观念而产生的一种历史叙述。只是在高所编排的故事中,充满个人与家国的悲情,而Lovisa确将一个玩笑开到极致认真的地步。

这是Lovisa的作品给我的思考片段,与大家分享。顺便告知,下周一晚上8点,Lovisa将举行一个名为“这世界属于你”的工作展示,主题是关于旅行。欢迎大家来捧场。

我给她做了海报。展览详情见:http://www.tcgnordica.com/2011/the-world-is-yours/

瑞典艺术家Lovisa Henoch,艺术家网站:http://lovisaheno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