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瑞典艺术家

artists-rules-poster-web

“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中国-瑞典当代艺术交流展 | 斯德哥尔摩

每位艺术家的独立创作都是基于个人底线与立场,也是对理想世界的想象。“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是一个关于艺术家的使命、责任和社会姿态的展览,这些定位有时是被动的,有时则是自我设定的。项目的初衷是中国和瑞典的艺术家们渴望通过探索和讨论不同条件下的艺术家的差异性和相似性。

Continue Reading
views-rethink-small

惊叹于创造的美妙

从诚实的手艺和富有童心的想象力可以看到,她们的艺术世界何其单纯,毫无造作。 每件作品背后都有一个饱满的故事和情感,民族文化、游牧生活、神话故事、童年记忆、家庭、旅行。在展览中可以轻易望见北欧的森林与湖泊、反光的雪地、正在融化的薄冰,蒙古戈壁滩、中国长城……黑、白、深棕,间或有淡淡的蓝、金黄,在这些很少的素色中……

Continue Reading
views-small

视界——瑞典纺织布艺作品四人展

富有能力的双手,加上满有力量的思想,使有些故事的形状变为在麻织物和补丁布片上的图画,使有些故事以线编织,以炭条绘画,以金属塑形,或以碎玻璃片着色。瑞典的纺织传统始于北方的女性创作者,当然也有很多先驱者,为后人引路。然而一旦日常需要和技艺被赋予了新的形式和表达,现今的材料不必再拘泥于传统材料,可其中闪烁的精神却一直延续。承接的智慧和传诵的人文精神在时间和空间里连接我们,但同时也可能急转弯式的分裂我们。在全球化的今天,可以同时找到相似性和差异性。

Continue Reading
Swedish Scientist Fabian Aulin

极致的玩笑

瑞典艺术家Lovisa Henoch是TCG诺地卡邀请来昆明参加进驻项目的艺术家,她与我们分享的一个项目让我感到好奇(准确的说,不是项目,是故事),也产生一些思索。 她这样讲到: 2010年4月25日在瑞典西北部的一个名叫Ugglebo的小镇上,在科学家Fabian Aulin家的农场里发现了一个木盒子,木盒里塞满了Fabian Aulin个人的大量文件和什物。盒子中有日记、地图、论文、素描、插图和老照片。所有这些材料都告诉我们,他在1906年参与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儿。 1904年,Fabian为了摆脱他的鸦片瘾,被流放到Ugglebo小镇。从那以后,他开始探索一种新的占星现象。这一现象让他发现了一颗寄生行星,这颗行星通过自己的运行轨迹从我们的大气层窃取氧气和其他化学混合物。Fabian Aulin对那颗行星做了大量细致的计算和研究工作,之后就和他的两个同事组织了一个探险队,制造一艘名为Cosmobile的宇宙飞船,飞向这颗行星进行探索。 科学家Fabian Aulin肖像 科学家在观测 宇宙飞船的图稿,原图非常精致。外形像一条鱼。 参与建造飞船的工人们 宇宙飞船准备起飞,与地球上的朋友们告别。 到达行星,发现上面的建筑是茶杯。 事实上,这颗行星离地球的距离只有10公里,大致就是从马街到东站的距离。而且,那颗行星上居住的生物,长相居然也是茶杯模样,不是物品,是生物,有器官解剖图为证。 在整个作品的展览现场,Lovisa还原1900年代科学家Fabian Aulin科考工作的历史文献,有幻灯、什物、草图、声音、录像等等。 Lovisa通过戏仿历史文献的手法,来创造一个莫须有的探险工作,十足的幽默感和故事性,想起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在黑白纪录片里与美国总统握手的情景,但Lovisa的手法不是拼贴,而是戏仿。于是从她的作品中我也理出几条现代艺术与后现代艺术的区别: 1,绘画开始复苏(近年来在西方越来越普遍,而且不是画大幅油画,往往是纸上作品,作品感不强),媒材本身并不决定作品的先锋性与实验性。中国艺术界90年代认为装置比架上绘画更具实验性,行为艺术最前卫。 2,重要的不是主义,而是故事。作品不是哲学观念/理念的表达,而是一个有待叙述的事件。这个观念不仅对艺术家创作有影响,而且影响到艺术评论写作的视野。 3,艺术家成为讲故事的人(Storytelling),而不是讲道理的人。 4,对作品的判断不再依赖单张图稿质量(语言、色彩、造型等传统绘画因素),而是多个元素之间内在观念的关联与生效(形式、绘画、实物等)。 5,风格/物件不是创造的目的,风格/物件允许挪用,用任何流派来作画都是允许的,关键看你要运用这些素材提出什么问题,你要告诉人们什么?(现代主义以来反复讨论“画什么”和“怎么画”之间孰轻孰重的问题)。留意:Lovisa却花了不少力气去临摹1900年代的书写字体和绘图风格,为的是作品整体观念的需要。 6,后现代对历史的看法是参与式的,鼓励编排,戏仿和揶揄。而非管理一个客观不可变的文献档案。 7,态度在创造性叙述中产生,而不是为了表达一个态度所以来创作。 之前我发的高氏兄弟的雕塑“忏悔的毛”,其实也是基于这种观念而产生的一种历史叙述。只是在高所编排的故事中,充满个人与家国的悲情,而Lovisa确将一个玩笑开到极致认真的地步。 这是Lovisa的作品给我的思考片段,与大家分享。顺便告知,下周一晚上8点,Lovisa将举行一个名为“这世界属于你”的工作展示,主题是关于旅行。欢迎大家来捧场。 我给她做了海报。展览详情见:http://www.tcgnordica.com/2011/the-world-is-yours/ 瑞典艺术家Lovisa Henoch,艺术家网站:http://lovisahenoch.com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