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迈行(三)幸存

这天刚好是泰国王85岁生日,清迈街头都没什么人,全赶去曼谷给老人家过生日了。街头许多国王像的地方簇满了花盆和彩带,一派节日气象。和中国末代皇帝溥仪回故宫还要缴门票,每月由民政局发放60元生活补贴相比,泰王普密蓬和他的子民无疑是历史的幸运儿。

航班取消,这天晚上刚好可以赶上一场爵士。几个人爬上一张三轮摩托,本地叫突克突克,冲酒吧飙去。那是一家很小的酒吧,每周二晚有爵士现场。十多位西方老萨克斯手、号手、鼓手、吉他手在一起玩爵士。先是跟着乐谱走,一首一首演奏,搞错了,大家哈哈一笑,继续。玩尽兴了,离场,那副装扮像是要去上夜班,下一拨上——自由爵士。

听音乐免费,但店太小,别说里面,店外面,街对面,古城墙上都站着、蹲着、趴着,为了一场撩人的爵士。清迈没有城管,没有文物保护,爵士在市井幸存。爵士从街边小店恣意溢出,来往汽车摩托车就从音乐和人群中间哔哔叭叭呼啸而过,彼此忽略了对方的存在。

另一天晚上,一行三人从酒店向老城方向散步,沿着河道走了约一个小时。在一座城市步行是比乘车去游客聚集地更享受的事,可以慢慢观察那里的生活。一路除了汽车修理店,就是密集的夜市小吃,还有不绝于耳的马达声。南亚国家的街头噪音象征着疯狂生长与秩序之间的对抗。

找个叉路口酒吧坐下来,要了三瓶啤酒。里面昏昏暗暗只有两位顾客,酒吧歌手正唱着肥皂剧里的情歌,对爱情的怀疑与渴望。那声音大得让人说话要靠吼,我们吼来吼去几个来回,至今已想不起来吼了些什么,只记得弗鲁德吼着说:“我一直求问上帝,问祂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就向我显现。后来有一天,我真的感受到耶稣的手就搭在我的肩上,充满爱意,那么温柔。那一刻我毫无怀疑,我的心融化,就信了。”

又一位灵魂幸存者。

清迈行(二)走走看看

1.

12月的清迈还在夏天,32度左右。常常下阵雨。因此远处的山,云雾总是将它遮住,想起大理的苍山。虽然这座山其实并不高。

2.

住在Furama Hotel。还不错。单人间很大,带厨房,但没有厨具。酒店的自助餐相当丰富。

3.

14世纪以来,兰纳泰王国受佛教影响,在清迈建立很多佛寺,逐渐成为佛教圣地。大象是泰国的吉祥物,也是泰国的象征。

4.

泰国街头随处可见供奉的菩萨。

5.

另一个在泰国街头随处可见的,就是国王普密蓬·阿杜德的肖像,泰国王在民众中很受敬重。但崇拜很厉害,满街的大型广告、招贴、日历上都是他的肖像,国王万岁标语随处可见。这是一张国王年轻时与妻子的老旧海报。

6.

清迈有很多这样的小巷子,平房或两三层楼的房子。整个城市不大,本地人很多骑摩托车,马达声不绝于耳。

7.

一起同行还有“月行羊”童鞋。这张照片像在日本街头。

8.

热带地区最不缺的就是水果。不仅丰富,且有很多鲜榨果汁。

9.

走累了,坐在路边摊上来一杯芒果passion shake:)

10.

这是一家在夜市的鲜榨果汁店。

11.

在夜市上的一顿晚餐。在清迈街头很容易吃到的小吃,炒面+虾,再来一杯鲜榨芒果汁,合计约100泰铢,人民币25左右。在泰国吃和穿等方面的物价大约是昆明的六折至八折。

12.

在清迈机场购物中心一楼有一家美国双圣冰淇淋店(Swensen’s),这样一杯冰淇淋,120泰铢。另外,如果要买品质好一点又有打折的东西,这个购物中心是个好去处。非常大,服装、电器、玩具、书籍、餐饮,什么都有。

13.

星期天集市的夜市,沿着护城河一带,除了旅游产品,有一个小吃区,附近有星巴克。

14.

清迈的夜市,卖的东西比较便宜,品质一般,多为普通的旅游产品。

15.

夜市上一家服装店的模特。

16.

在清迈,出租车有三种。一种就是我们平常见到的那种计程车。另一种是上图的双条车(此图来自网络),里面两排座位,适合合租,或者上去与他人搭伙,是比较好的出行方式。在城内跑,人均约20-30泰铢。

17.

坐在双条出租车里很适合一起聊天。

18.

第三种出租车叫做嘟嘟车(Tuk Tuk),其实就是三轮摩托车。属于“专列”,单独出行价格会比双条车贵,但是直达。双条车可能会因为其他顾客或等人而耽搁时间。集体活动适合双条车。

19.

坐在嘟嘟车里面,吹风。这里的车都靠左行驶,飙的很快。

20.

在古城周围有租自行车、摩托车和汽车的。古城是比较老的居民区,现在多是旅店、饭店、咖啡馆、洗衣店之类。

21.

城墙保留至今。1296年由孟莱王由清莱迁至该地,起了城墙与护城河。城墙背后是护城河。

22.

参观了一些手工艺产品的地方,比如做伞、玉石、饰品等等。个人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参观泰国丝绸艺术。这里的工作坊展示丝绸制作的全过程,从养殖蚕,到吐丝剥茧,到纺织、设计、销售。

23.

养蚕。从小蚕到大蚕,到出茧的过程。

24.

抽丝。工作坊另一边是店面,销售泰国丝绸制品,很多产品设计非常棒,但不允许拍照,可见他们的网站

25.

手工做伞的工作坊,同样非常复杂的手艺,从竹子制作到纸面制作,很辛苦。但我认为这些设计因为没有进行现代理念与品味的转换,这些本来就不实用的伞,只能当作装饰品。那么设计与制作就会比较考究,和丝绸工作坊相比,就逊色很多。难以形成竞争力。这也是亚洲国家大多数产品乃至社会给人的印象,新奇,充满活力,但不具远见,无法引领一个新的开始。

清迈行(一)水灯节

受邀到清迈开会。候机厅几乎没人,总共只有二三十人,其中近一半是从各地来昆转乘赶赴同一个会议的。飞机来了,让大家有点意外,是一排四座的小飞机,上飞机总共只有六步半台阶,看来是我们的专机。这让我想起八十年代,我的童年,沙坪坝公园里摆着供人参观体验的“飞机”,启动时里面真的会倾斜,需要系紧安全带,当然不会飞。眼前这架飞机,让人怀疑能不能飞起来,像上了张跑国际长途的中巴车。

在天上正值傍晚入夜,左边悬窗望见一轮明亮的圆月,纯亮耀眼。右边朱红的日头落入云层,艳丽华美。两者交相辉映,彼此说再见。

飞机下降,望见零零星星的火光从地面徐徐升起,还有烟花。今晚是泰国著名的水灯节(Loi Krathong),泰国,老挝和缅甸部分地区的传统节日,每年泰历之十二月十五日,祈福,也有人说是驱霉运,点燃一盏纸灯放在河里飘走,或者点一盏类似中国的孔明灯,让一切不快乐从我们的生活和城市飘走。来之前会议主办方提到过这个节日,说今晚泰国所有航空公司六点半之后不再飞行。我们这趟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恐怕是最后一班,六点四十到达。

抵达酒店,主办方已安排了进城过节的项目,水灯节只有两天,今天是最后一天,机会难得。搭乘那种敞篷车一样的主租车,两排面对面的座位,挤了十三四个人,一路疯疯癫癫冲向古城中心,泰国人开车真的很猛。

川流不息的摩托车汽车嘟嘟车,情侣家人游客,花灯水灯孔明灯,服装摊烧烤摊杂货摊,全城出动。轰隆隆的马达声不绝于耳,不像在举行一个盛大的祈福节日,更像是一场暴动,无所顾忌。是的,我无数次向同行的人说,看,民间的活力与野性!霎时间明白,在我们那里,民间已经毫无活力,民间是非法、地下的代名词,是被执法被取缔被收编的对象,是需要被精神传达的底层。民间集会只能在有限人数聚会的范畴,超出就是非法集会。我留意到在人山人海的清迈夜市,居然没有几个警察,走了几条街,只有个别路口有一两个警察在引导车流。所以,这里的游行示威是让人放心的,他们不会打砸抢烧,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的家园。民间的自发、自觉与自营,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活力,变革能量的发电站。在自上而下的意识形态社会,不可能发生自下而上的变革。变革了,也没有后劲,因为这里的年轻人都追求公务员般的稳定生活。中国的民间已然被驯化了。

在人群里跟着走,望着天。一位卖纸灯的大叔老远喊我,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说:“嘿!给你一盏,免费的!”我欣然接受。“你和谁一起来?”他指着我身旁的一位女士说:“她是你女朋友?点一盏给她!”我说不是。他说:“哦”,又指指身旁另一位大妈的背影,“这是你妈?”我说也不是。他很无奈,点了半天,风太大,后来缅甸的派垂克帮忙,终于送走一盏。


本图来自维基百科

此时天上已是满天星河一样壮观,数不尽的冉冉升起的火光,象征着无数人的诉求、祈祷、梦想、咒诅、不愉快,它们从人手中点燃,到天上游走,或从天上坠落,划出长长的火花尾巴。这一切宛如梦境,人造的星河景观。它们也像是从这座城市的狂欢夜升起的无数只饥渴的灵魂,在黑夜里踌躇,升腾,迷失在星河中,哑哑无声,一群没有牧者的羊群。

突然,一盏熄灭的纸灯从天上飘下来,落在一张正疾驰在车队里的摩托车司机的秃顶上,他像赶蚊子一样把那家伙给弄开了。

2012/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