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昆明艺术家罗菲:民间活力对艺术发展至关重要

和罗菲聊天是一个相当愉快的过程,尽管刚过而立之年,但他的人生经历极为丰富。2002年开始自己的行为艺术创作,而此后经历了“江湖”(由其发起的艺术项目)的短暂辉煌,到2007年入主创库诺地卡画廊担任总监,罗菲的艺术观也渐趋成熟。他说2011年创库的一场大火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他说以前崇尚自由的自己现在更看重活着的意义。

Continue reading »

清迈行(一)水灯节

受邀到清迈开会。候机厅几乎没人,总共只有二三十人,其中近一半是从各地来昆转乘赶赴同一个会议的。飞机来了,让大家有点意外,是一排四座的小飞机,上飞机总共只有六步半台阶,看来是我们的专机。这让我想起八十年代,我的童年,沙坪坝公园里摆着供人参观体验的“飞机”,启动时里面真的会倾斜,需要系紧安全带,当然不会飞。眼前这架飞机,让人怀疑能不能飞起来,像上了张跑国际长途的中巴车。

Continue reading »

价值的土壤

价值输出已成为一个负责任的经济强国之历史使命,而价值的追问和反思、重建与护理,则首先在本土有所实践才能谈得上输出,而非从老祖宗那里匆忙抓周了事。民间团体的努力已成为价值重建工作极为重要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