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什么?梵高不是自杀死的?

撒把盐按:感谢临风大哥的分享,我也倾向于认为梵高没有疯。因为一个精神失常的人不可能画出那么非凡的画作,无论是造型还是色彩,那是艺术修养极高、掌控力极强、相当有耐心的人才能做的事。
以我自己创作经历,以及与其他风景画家长期深交的经验来看,一个艺术家每天能以很好的状态完成一张画(并且是风景画),其实这个人就基本不可能有绝望到想自杀的地步了。因为那需要怀着坚定的希望去实现心中的图景,自然与色彩在很大程度上会释放一个艺术家的痛苦,这就是所谓的艺术有医治的功用。而那些杰出的作品就更证明,这位病人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医治。而一个艺术家真正绝望到几近想自杀,其实他就不可能做出优秀的作品,他心不在焉,发现美的眼睛已经被蒙蔽,何谈表达出来呢,这一点从许多艺术家个案那里是可以得到印证的。

======================原文分割线======================

《什么?梵高不是自杀死的?》

作者:临风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f0b1d70100yq09.html

最近有本新的梵高传出版,两位作者(都是普利策新闻奖得主)作出惊人的宣告:梵高是被几个青少年意外开枪致死的。简直不可思议,经过120年各种对梵高的研究,居然还会忽然出现这样翻转历史的发现!

我还没有看过那本书,不过根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10月16日播出的《60分钟》节目,记者对《梵高的一生》(又一本梵高传纪!将近一千页!)两位作者的采访报道,他们经过多年实地访察,研究过许多文献和资料,最后作出这个惊世骇俗的结论。

对他死亡一般的传说

一般的说法(包括1956年的《梵高传》电影)是,在1890年7月27日早晨,梵高照常在所居住的旅舍楼下用餐。然后,他带着画具到瓦兹河畔欧韦田间去写生。在傍晚的时分,他捂着肚子,很痛苦地回到旅社。虽然经过两个医生检查过(其中一个就是他画过肖像的嘉舍医生)他的枪伤,可是没有开刀。弟弟西奥也从巴黎赶来看他。本来似乎还算稳定,但是在受枪击30小时以后突然死亡。

嘉舍医生
《嘉舍医生》,68 × 57公分,1890,巴黎奥塞美术馆

作者的新发现

节目中提到作者几个发现,很值得考虑:

1、 那支枪后来就没有人找到过,也从来没有人见过梵高带枪。那个时代,带枪是很不寻常的事。当年有人说,因为梵高讨厌那些乌鸦,带枪为的是要吓唬它们。这与人们所了解的梵高有异。他热爱自然和鸟类。

2、 传说中他在田间开枪自杀,受重伤后还能从那里走一英里多非常不平坦的路程回来,似乎不太可能。

3、 根据嘉舍医生的诊断,子弹射入的角度很不寻常,而且据他判断,开枪与身体有段距离,不太可能是他自己扣动扳机。

4、 作者去瓦兹河畔欧韦调查,发现当地有个家庭流传着一个故事。有个人在梵高受伤之前看到他。梵高当时不在田间,而是在城里面。那位妇人说,她的祖父告诉她,他不但看到梵高,不久后也听到枪声。可是,过后等他走出去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从那个地方走到旅社大约是半英里路。

5、 当警察过来问梵高,你是否试图自杀,他说:“我想是的”。可是,他又接着说:“请不要谴责别人。”这句话很奇怪。

6、 作者提到1930年代,有位相当有名气的历史学家John Rewald来到瓦兹河畔欧韦。那时,经历梵高去世的人中有很多还活着。他们中流传着一个谣言,说是梵高没有自杀,是两个青少年不小心误杀了他。梵高为了保护这两个孩子,就谎称他是自杀。这个谣言似乎与其它事实很相符。

7、 作者们也找到一些辅助的证据。在纽约的图书馆里,他们找到一册1956年法国的医学刊物。这份刊物记载着一个访问谈话,对象是一位很成功的法国商人,叫做Rene Secretan。在访谈中他讲到,他们两兄弟和一些朋友在1890年暑期去到瓦兹河畔欧韦遇到梵高的故事。这批巴黎有钱人每年来到瓦兹河畔欧韦寻乐子。他们一直在作弄梵高,乘他不注意时会把盐放进他的咖啡里。看到他吐出咖啡的窘状就哈哈大笑。他们会把蛇放进他的画盒,开心地看着他吓得几乎昏倒。不但如此,他们还让女朋友们去奚落梵高,让画家非常不自在。可是寂寞的梵高还是忍让着,跟他们相处。Rene Secretan还打扮成美国西部牛仔,腰间还挂了支借来的枪。(作者在巴黎还看到一张梵高画的Rene Secretan,带着牛仔帽的草图。)虽然访问者并没有问他们是否与梵高的枪伤有关,他们自动说,他们把枪借给了梵高,于是就离开了那个城市。书的作者认为他们在说谎。这位Rene Secretan在次年就去世了。

把这些片断拼凑起来,我们就有一副景象,梵高在受伤前不在田间作画。他是在城里,有几个青少年拿着枪,不知什么原因,枪支走火了,梵高中弹受伤。当时警方并没有仔细调查,更没有人验尸。

如果新传记的作者是对的,那么很明显地,梵高在替这些青少年凶手掩盖事实。这是为什么他说:“请不要谴责别人”这句话了。

梵高曾经说:“作为一个画家,我很确定,我不可能成名。”因为没有人购买他的画,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但是,本书的作者并不认为梵高会自杀,因为他曾说过,自杀是个道德上错误的行为,他绝不会自杀。作者们认为,他感觉自己一直靠着弟弟养着,弟弟身体也不好,对弟弟是个累赘。所以很可能心里想,就这样去了也好。如果真是这样,他是个无己的人啊!

他们还有一些结论与我以前在《梵高的精神面貌》一文中的论点相仿的:

第一、他们肯定梵高没有发疯。他患的是遗传性的颞叶癫痫(Temporal Lobe Epilepsy)。他所有的表现都与这种病的症状符合。

麦田
《麦田的乌鸦》,50 × 103公分,1890-7-10,梵高博物馆,阿姆斯特丹

第二、很多人描述《麦田的乌鸦》是他最后的作品,而且表现出精神错乱,或者绝望。其实不然。在7月10日画了这幅画后,他又画了几幅很开朗的画。这段时刻正是他绘画的高峰,每天至少要画一张。

道并尼花园
《道并尼花园》,56 × 101公分,1890(据说成于《麦田的乌鸦》之后)

瓦兹河畔欧韦市政府
《瓦兹河畔欧韦市政府》,53 × 103公分,1890(据说成于《麦田的乌鸦》之后)

不同意的地方

不过,这本传记的作者认为,梵高在1879年被解除传教职务后放弃了基督教信仰。我觉得这个结论绝对是错误的,我们只要去读读他跟西奥的通信就可以看出来了。只不过,他的信仰从“传教性”的模式走入“存在性”的模式。他不再试图去说服别人去信仰上帝,而是自己去经历。上帝的光和爱成为他生命中的渴望,是他灵感的泉源,一再从绘画里面展现出来。

要知道,在不发病时,梵高思考力旺盛,广泛地阅读,包括许多当代人的作品。所以在视野上远远超过一般的画家,或是一般的信徒。然而,他不善于话家常,非常地孤独,除了借着信件与弟弟分享内心世界,他周围没有一个可以谈心的对象。这是所以他当初那么衷心盼望高更的到来。

他有一颗炙热的心,也有一颗柔软的心。绘画虽然提供了一个表述的机会,但是因为没有受到欣赏,就更加增了他的孤独感。所以,他的死亡,虽然不是自杀,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才37岁,不过比另一位天才莫扎特多活了两年。

梵高从来就不知道怎样平和地活着。他当初燃烧的是自己,可是后来照亮的是别人,就是那些原来不了解他的人。不但如此,他也照亮了我们,让我们不但看出他作品的可贵,更看出他这个人伟大的地方。

后注:请参考作者早先所写三篇有关梵高的文字:(即将出版)
梵高的精神世界
梵高的精神面貌
梵高精神的总结:《星夜》

梵高的信(组图)

按:以前学画的时候除了临摹一些大师的杰作,也需要特别一些画作(不只是动手画),因为光靠动手模仿还不能真正体会杰作,需要捧在手里整天整天地看、读和体会。对我来说,其中读得最多的部分,其实是大师的书信和速写。在书信中我感觉到他们不只是绘画上的巨匠,也是我的精神导师,包括梵高书信、卡夫卡日记等等。而了解一个大师的速写/草稿,就仿佛了解到一个大师的日常状态,大多都有一股浑然天成质朴率真的气息,我爱许多人的速写比他们的代表作更甚,其中临摹得较多是伦勃朗、鲁本斯、梵高、米勒的速写。这样慢慢也就学着跟大师一样画速写/草稿、写信、写日记。多少年以后,发现这才是一个艺术家的生活方式:真诚地与友人交心、分享痛苦和快乐,自觉又真诚地面对自己记录自己,敏捷准确地勾画灵感和对象,不断地挥舞手中的笔……这些方式集合起来可以训练一个人成为敏感、细腻、勤奋的艺术家,而不只是画画的。因此每次看到一些大师的速写,就十分心爱。这也是在下面与大家分享梵高书信(还有信笺上的画)的缘由。

——————————-正文——————————-

梵高生前亲笔撰写的信件日前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展出(撒把盐按:此新闻稿发布于2009年10月8日),展出的大部分信件是梵高写给自己最小的弟弟提奥的。除信件等文字作品外,展览还展出了梵高创作的油画和素描作品等。

阿姆斯特丹最新展出了一系列寄给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或由他寄出的引人注目的信件。这些信中含有他自己的素描作品和这位艺术家个人生活的点点滴滴,并透露了他对同行画家们的想法。这些信件不仅收藏在由Thames & Hudson出版的一套六册书里,而且还被放到了网上。这些作品现在正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 in Amsterdam )内进行展出,并将从2010年1月23日起亮相伦敦的英国皇家美术院(Royal Academy of Arts)。

梵高书信
1 / 12
1881年9月中旬,埃顿(Etten),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Theo)(注释一)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书信
2 / 12
1883年11月21日前后,阿尔(Arles),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书信
3 / 12
1888年4月13日前后,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给高更的信
4 / 12
1889年11月10日至13日之间,Le Pouldu,保罗·高更(Paul Gauguin)(注释二)写给文森特·梵·高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给高更的信
5 / 12
1888年10月2日,阿尔,文森特·梵·高写给尤金·波许(Eugene Boch)(注释三)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的信
6 / 12
1881年9月中旬,埃顿,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给高更的信
7 / 12
1881年9月中旬,埃顿,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Theo)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的信
8 / 12
1883年10月28日,新阿姆斯特丹(Nieuw-Amsterdam),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信中的速写
9 / 12
1888年10月2日,阿尔,文森特·梵·高写给尤金·波许的信中附带的素描。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信中的速写
10 / 12
1888年10月16日,阿尔,文森特·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附带的素描。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梵高的信
11 / 12
1885年8月18日前后,纽南(Nuenen),文森特·梵·高写给安东·凡·拉帕德(Anthon van Rappard)(注释四)的信。
图片来源: 梵高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观众在梵高绘画前
12 / 12
一位参观者在阿姆斯特丹欣赏文森特·梵·高的一幅素描。(在线浏览所有信件档案
图片来源: Rick Nederstigt/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注释一:提奥·梵高(荷兰文:Theo van Gogh,1857年5月1日-1891年1月25日),本名西奥多,是成功的艺术品商人。他是文森特·梵·高的弟弟,提奥从不间断的经济资助让哥哥梵·高能将自己全力奉献于绘画。提奥33岁那年,在哥哥梵·高37岁逝世的数月之后也随之过世。提奥的人生中一直很钦佩他的哥哥梵·高。然而,与他沟通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即使是在梵·高选择完成他的艺术禀性以前。提奥时常关心梵·高的心理状态,他也是极少数了解梵·高的人。提曾说服他的雇主古皮尔画商「Goupil & Cie」展览与购买印象派画家,如莫内与窦加等人的作品,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帮助提高了印象派的声望。

注释二:保罗·高更于1848年生于巴黎,逝于马克萨斯群岛的法都—伊瓦。与塞尚、梵·高合称后印象派三杰。高更的作品趋向于“原始”的风格。其用色和线条都较为粗犷。高更的作品中往往充满具象征性的物与人。此外他是印象派中融合了原始艺术风格的知名艺术家。现代艺术史中,高更往往被拿来与梵·高并论,他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互相画过对方的肖像,但最后却步上不同的道路,并没有维持很好的友谊。高更不喜欢都市文明,反而向往蛮荒的生活,这些都在他的作品中看得出来。

注释三:尤金·波许(1855年9月1日-1941年1月3日)是比利时著名画家安娜·波许的哥哥,他是一位画家和诗人,和梵·高是朋友。梵·高曾为他画过一幅肖像。

注释四:安东·凡·拉帕德于1858年5月14日出生于荷兰中部城市泽斯特,师从于英国学院派画家阿尔玛·台德玛。1880年11月,梵·高邂逅了安东·凡·拉帕德。梵·高和凡·拉帕德在艺术背景上相差无几,但他们分享着对艺术的热望,随后的几个月里,他们热衷于边散步边讨论艺术。凡·拉帕德教梵·高透视法并把解剖图片借给他。他和莫夫一样得到了梵·高的羡慕,同样是一个在梵·高的艺术生涯开始时对他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人。安东·凡·拉帕德于1892年3月21日去世。

原文来源:http://article.yeeyan.org/view/Zhanglintao/62642

梵高的生与死

第二次看《梵高的生与死》,第一次只看了40分钟,然后逃走了,是的,逃走了。这一次坚持看完了,尽管很挣扎。我像是扮演一位慈祥耐心的神父,听一位熟悉又陌生的人的告解,他一直真诚的向我讲述他正在经历的一切,很认真,很仔细,很深刻,很痛苦,信仰,爱情,友情,盼望,绝望,挣扎,同情,怜悯,悲伤,快乐,色彩,大自然,身边的人,一切的一切,他时而激动时而平静的讲述着,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沙哑,但从未断过,他愿意坦然与我分享他的每一次变化,每一个想法,每一次感动,每一次剧烈的痛苦,每一次短暂的希望。可是我发现我并不是一位合格的神父(还好我没有做神父),我基本能保持倾听的身体状态,偶尔也能用笔记下一些话,但是我会常常走神,烦躁,让耳朵关闭,甚至几次想到逃走,放弃,哪怕看到他只剩下十分钟的唠叨机会,从此世界就安静了,可我仍然很痛苦,和他一样。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因为我不想还有第三次听他唠叨。一个半小时的唠叨过去了,他也已经十分的疲惫,被大地压的揣不过气来,走在树林里,对提奥说:我想你不会站在不懂我的作品的那群人中间的,你一定会用人性来评判我的作品,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砰–”一声枪鸣,惊起一片鸟儿,这个世界从此真的安静了。此时,我的心与梵高一起骤然跌进了深邃的大海,并不知道会去哪里,但是,真的平静了。翻开手中的本子,看到刚才那个唠叨不停的家伙说过这样的一些话:

我们是大地上的陌生人。
没有信仰和上帝,人便不会有生存的勇气的。
我用我的真诚和爱去感动上帝,如果上帝可怜我,他会把我所渴盼的一切幸福都赐给我。
我希望我能够创作一些美好的事物,这些美好的事物不是来自于材料,而是来自于我的内心。
如果我能找到能欣赏我作品的人那该多好啊!
画画是为了立场更坚定,而不是让步。
出于感恩的心情,我想留下一些有价值的素描和油画给这个世界,不是想在艺术史上留下什么味道,而是传播人类的同情心的感情。
成功是可能发生的事情中最困难发生的一件,为了它我艰难度日。
提奥,请你不要让那些评论家写我,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误解我。
我带着极大的信仰生活着……

…………孩子,上帝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