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桥梁项目

lecture-poster-small

(本周四)学术讲座:以艺术筑桥

学术讲座:以艺术筑桥——国际交流项目中的对话、合作与艺术写作,以中国-瑞典艺术家交流项目“桥梁”为例。主讲人:罗菲(TCG诺地卡画廊策展人,艺术家),主持人:和丽斌(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时间:2014年5月29日(星期四)晚上18:30-20:30,地点:云南艺术学院呈贡校区公共教学楼一楼视听教室,主办: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研究生支部,TCG诺地卡画廊

Continue Reading
republic-of-botanica-small

植物共和国:乌普萨拉文化节上的集体作品

我们在林奈的植物园里安排一个帐篷,名为“植物共和国”,观众进去之前需要通过相关申请手续,比如回答一些匪夷所思的问题,保证尽快出来不滞留等。我将我的吹纸的作品延伸了一下,要求每个进去的观众吹起那些申请材料的纸,如果吹不起来就不允许入内,因为植物国里空气稀薄,肺活量不够难以生存。

Continue Reading
sunguojuan-small

孙国娟:我的朝鲜国籍的由来和我一直守护着它的理由

孙国娟这次因为国籍问题没能获得瑞典申根签证,前往瑞典参加“桥梁II:中国瑞典艺术家交流项目”,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十分惊讶和遗憾。这个事情也因此成为这次展览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性的关注点,和讨论的空间。这样一个致力于东西方彼此了解、信任和欣赏的“建桥”项目,困难重重是不可避免的,但在签证问题上为此设置障碍的却是宣称自由民主的瑞典,这让瑞典人也感到耻辱。

Continue Reading
bridgesii-small

“桥梁II”在乌普萨拉

瑞典中部已经开始有入秋的意思,森林的绿色不像南部那么润,稍显从盛夏走过来的疲惫。乌普萨拉这座古老的大学城开始活跃起来,游客离去,学生返校,学生、教授、表演团、艺术家,一路匆匆疾走。下火车后拎着行李直接被送到乌普萨拉博物馆和布鲁豪斯博物馆(Bror Hjorths Hus),分别看场地,与馆长会面,谈空间布局。拿到一张两周密集的日程表,布展、聚餐、开幕式、工作坊、座谈会、出行……

Continue Reading
Nanjing Yangtze River Bridge

Using Art to Build Bridges

China is rich in mountains, rivers and lakes, and naturally has a long history of bridges. The symbol of the bridge also occupies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contemporary history. After the founding of the country, the first bridge designed by China as an independent nation was the Nanjing Yangtze River Bridge, and it became a […]

Continue Reading
bridges-small

以艺术筑桥

在建筑形态上,桥梁是和摩天楼相对应的建筑,前者代表着人类在分隔状况所能跨越的长度,后者代表着人类在平地上所能居住的高度。在古老的巴别塔事件中,人类语言变乱,不能彼此沟通,各散东西。语言变乱导致文化的差异和冲突,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筑建桥梁成为人类克服障碍、缩短距离的努力。重新连接彼此、了解彼此、互通往来,这一直持续到今天。只是今天的材料和方式不只靠钢筋水泥、木头、石头和建筑学,也包括了通讯、互联网、体育和艺术等。人类了解彼此的愿望从未停息。

Continue Reading
bridges-leiyan-detail

“桥梁”现场(2)

展览开幕前,参展的其中三位女士盛装出席,特地为她们拍照。这篇博文主要就介绍她们以及其他几位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雷燕的作品“我要怎样保护你?”是用硫酸纸制作的地震现场,明确指向汶川地震中校舍倒塌问题,和幼小生命遭遇的灾难。整件作品在灯光中显得十分夺目,有许多细节,比如书包上的儿童照片,埋在砖头下的鞋子、帽子,还有小白花。雷燕是女性艺术家群体中极少能将创作视野放在公共事件和宏大叙事中的艺术家,又将女性身上的独特经验与特质,如日常厨具、化妆品、衣物与手工缝纫技巧并丰富饱满的情愫糅合在一起,传递出对人类灾难的深深关切,这跟她过去几十年的军旅生涯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件作品也被评为展览中最让人伤痛的作品。 孙国娟每年都用白糖覆盖在自己的身体上,拍摄全身像,记录一位女性身体的衰老过程,甜蜜的青春如何在时间中消逝(作品参看艺术家主页)。这次她将糖覆盖在一个装满书的书架上,并用糖为书架堆了一个正正方方的影子。她希望通过精心的摆设,营造出一个形而上的书架肖像。最终书架的样貌,像是尘封多年,主人在故事的半中骤然离去,留下孤零零的书架一座,抽屉尚未关闭。那厚厚的白糖,不仅是时间的尘埃,更是一层浓厚的感情的霜,封存着一位女性的记忆,给人冷寂的伤感。作品被评为展览中最甜蜜的作品。 苏亚碧来自大理,她多年来以绘画梳妆台等女性日常用品来表达女性内心细腻的情感而著称,近年来她尝试用铁丝编制梳妆物品,她说她父亲就是一位工程师,从小她就搬弄父亲的各种铁丝和金属材料,对此有深深的记忆和情结。而这些裙子、镜子、鞋、刷子、梳子和雨伞,像是准备给芭比娃娃的礼物。作品别具设计美感。 程良春是版画专业毕业的,这次剪纸作品受Peter Callesen的影响,与书法笔划结合起来,将纸片上的笔划镂空。在悬吊空中的那段纸片上,是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讨论语言的基本形式及其力量之间的关系。 Kajsa的作品中有两种“桥梁”,一个是儿童,一个是盲文。她认为儿童是连接今天与未来的桥梁,但遗憾有的国家将儿童当作军人来训练,甚至雇佣儿童军。另一个桥梁是盲文,她选择了对她一生来说最重要的一些句子(句子参看这篇博文),制作成盲文书籍。它们都极富哲理,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句是“Art is a guerilla movement that should belong to the ministry of defense. Is the minister of war informed? —- Sven Wollter” 翻译过来意思是:艺术本该属于一场防御事工的游击战。可军政大臣被告知了吗? 最后是Sanne的作品,她的作品主要是向大家介绍她自己,她自己的衣物、样貌、家庭和朋友,她希望通过艺术与更多的人认识,通过主动介绍自己来为人群搭建桥梁。Sanne的作品在传统油画上使用鹿皮剪成的形状来拼贴,有点童趣和马蒂斯的剪纸风格,载歌载舞。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