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中的风景与自我

我认为艺术作为精神文化恰巧是一种超越民族的。关于中国性,我觉得艺术家首先应回到个人,艺术家通过独特的艺术语言表达个人生存经验。因此,我们看今天的风景创作,它并非是不可代替的风景。由于不少艺术家画的不是来自于个人生命经验的风景,所以它是一种可替代的风景,它代表了我们在民族艺术表达创造力上的枯竭。

Continue reading »

查常平:人与自然关系中的人

和丽斌的全部作品,都属于孑然茕茕的“行者日志”。这预示了他在当代艺术界属于孤独的另类,更和那些追随少数评论家的吆喝而转向风景画创作的画家们有别。唯有阳光、影子、雪地与以艺术表达为内容的精神生活本身,才是他多年忠实的朋友!

Continue reading »

査常平:关系美学中的云南当代艺术

在这本双语的《从艺术出发》中,罗菲体悟圣言、重建艺术伦理、聆听良知关于艺术与艺术家的感动,将中外艺术家的故事熔铸在其先知般的角色认定与艺术现象的批评直觉中。该书记录了中国云南近十年来的当代艺术的发生,是一部在全球化视野下的地方艺术史……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