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滔的形式实验

薛滔自2000年以来始终采用报纸创作装置作品,其作品具有简练明朗的形式和厚重感,为报纸赋予了特别的陌生效果,从形式实验的角度看,薛滔至少在三个层面展开了探索:有关时间的形式,有关能量的形式以及有关语言的形式。

Continue reading »
中间一间烧得最惨烈,看得出来这里曾堆放了许多画作,还有生活的痕迹,单人床、沙发、茶具、画框、画架等等。

再访火灾之后的屋子

昆明创库去年11月30日一场大火之后,三楼的几间工作室就被彻底封锁起来,再也没有进去过。今再访曾经常去喝茶聊天的屋子,仍然感到十分沉重。

入口处是用一块板子堵住的,那块板子其实是04年瑞典艺术家丹做的乒乓球台。

尽管毁坏十分严重,不过还是可以找到许多有意思的痕迹

Read More: 875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昆明创库着火了(图片+视频)

中午12点半左右和XR开完会,留意到办公室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好一阵,我琢磨是开关坏了,又重新开一下,还是一样。出去看看楼下画廊里的射灯,整个空间也是忽明忽暗,像是电压非常不稳定,我第一反应是去把电脑等电器关了,以免烧掉。这时突然看到加里森(诺地卡邀请来的美国进驻艺术家Jonathan Aumen)急匆匆跑进来让我赶紧给唐志冈挂电话,说他楼上胡俊工作室着火了,我冲出去一看,黑烟正从三楼屋顶缝往外串。赶紧通知诺地卡的人关电源,离开画廊,给唐挂电话。好几个人都在拨火警……

胡俊很着急打来电话了解情况,他正在呈贡大学城上课,丢下学生往回赶……

Read More: 1187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胡俊: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

胡俊: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

– 你是2000年最早进驻创库艺术社区的艺术家之一,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年,昆明创库从最早33位艺术家到现在每天来这里工作的大约只有三五位艺术家。为何你没有选择去北京或其他城市发展?

我这个人比较恋旧,不仅仅是对人,甚至对环境都比较依恋。这里一草一物,甚至灰尘对我都有情感。除非这里被拆除或者我无承担而被迫离开。这里存在一天,我就工作一天。我并不嫌弃这里的一砖一瓦,就像我的老母亲,可能青春逝去,头发花白,但我不会嫌弃。另一方面,创库也孕育了我的艺术,最早进入的时候我的艺术方向是不明确的,现在比过去对艺术有更清晰的认识。

Read More: 4479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