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埃克舍的敬老院

在欧洲一些小城小村逗留,往往是十分惬意的事。走着走着会让人想起丽江、磁器口等古镇,没那么热闹,也没那么伪饰。

埃克舍(Eksjö)是一座保留了中世纪风格的小城,19世纪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后来重建。至今保留许多色彩明亮的木头房子,古老的石板路。路两边各种商铺,衣服、自行车、手表、餐馆、纪念品,营业时间早上十一点半到下午三点或四点,按中国人的思维,这块宝地是有待被大力开发的。一路依稀可见游客拍照,当地老人牵着宠物狗在路边站着发愣。城里还有一座博物馆,坐落在拐角里的花园中,正在举办画展。后来得知,前年雷燕也在这里展出过她的作品。

顺道拜访安娜的母亲,九十多岁高龄,刚搬来这里的敬老院。敬老院曾经是军队部长大楼,后来预备役年轻人住在这里,再后来改造,整个区域都是敬老院。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敬老院的痕迹,反而十分庄重。


这座敬老院大约住了四十来位老人。


台阶的第一步和最后一步有标识在地上,圆点点比一条粗暴的横线更让人放松,可爱又不失警示之用。


工作人员的所有便条和笔记都在提示,这是一个家,我们会为你安排所有的需要。


客厅,老人们在这里看电视,窗外是阳台,可以晒太阳。


门牌号和住客的名字。


进门是小间的厨房,冰箱、橱柜、衣柜都在这里。


每人有一个套间,卧室和客厅在一起。床可以升降,床边有联络看护人员的设备。大部分桌椅都可以多功能折叠或推移。


老人院设备完善,有很多针对老人的贴心设计,比如卫生间的门是两边推拉的,即便完全关闭,侧边还是留了一道缝,如果有人在卫生间里晕倒,外面的人可以即时发现。并且门的左边有一个爱心,这是为视力不好的老人区分左右方位。卫生间是整个套房里最大也最讲究的地方,所有设计都为老人方便、安全和放松而考虑。


客厅布置得很温馨,家庭气氛无处不在。还有中国来的礼物。


窗台。


客厅可以坐下好些客人。墙上有不少艺术品,是安娜父亲生前留下的,都是瑞典小城镇和乡村的风景画。


临走前安娜与母亲再见,请她为我多祷告。安娜说,年轻时我们很忙很活跃,但很少有时间祷告,但有很多人在暗中为我们祈祷,度过难关,我们老了也要这样继续为年轻人为下一代祷告,这是祷告的债。

入驻这样的老人院,每个月自己要缴7000克朗的样子,但住进这样的地方实际产生费用是在两万多克朗,其余的费用由政府承担,也就是由现在工作的劳动力所上缴的高额税收来承担,占65%。因此瑞典年轻人的工作压力其实很大,要托住整个福利制度。但安娜她们这代人也担心,到了她们也很老的时候,国家那个时候是没有能力负担的,因为越来越少的人工作,许多年轻人喜欢旅行、移民,这造成了一个缺口。但无论如何,高额税收的福利制度仍然是北欧人所认可的方式,安娜目前说,如果没有公平的制度,人们就要努力发展人际关系、拼命实现成功、存钱,否则就要老无所依。这话让我恍然大悟,为何国内新华书店都在热卖人际关系学和成功学的著作。公平制度保证了每个人在教育、医疗、养老这一些列基本生活需要时的公平。

在这里,老人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够了,食物、看护、医疗、养老、基本生活用具等。无论你年轻时是富裕还是贫穷,都能来这里,都能享有同样标准的服务和看顾。安娜说,每个月缴了敬老院的费用,其实老人就只有几百块的钱可以自由支出,这其实很少,但如果不买贵重物品,她的生活完全足够了,我们也理解她,所以我们儿女也从不向她要什么贵重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