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在末世警醒

物理老师约翰在课堂上向同学们讲到人类对宇宙的三种理解,一种是宿命论,一切都是因果关系的结果;一种是随机性,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不存在任何原因、意思和目的;第三种认为,这个宇宙有一个目的与意义,否则宇宙与人类精妙的设计来自何方?太阳与地球恰好的那个距离不能更大也不能更小,否则地球上的生物无法生存更无法进化。学生问,老师,你呢,你相信什么?约翰说,我相信狗屎运。结果一系列的狗屎运从此开始,并且不止是他一个人的,与周围的人、甚至全人类(Everyone
Else)都息息相关。

1959年在美国马塞诸塞州列辛顿,一个时间囊被埋进时代广场,里面有学校里孩子们绘下的未来图画。50年后,约翰的儿子很荣幸在时间囊里发现一张密布数字的纸,他相信这些数字中有某种含义指向未来。约翰开始研究这些数字组合,竟发现它们与那些过去五十年已经发生的世界各地的灾难惊人的吻合,而其中的某些数字更预示着那些将要发生在身边的灾难。自此,他的狗屎运不是一个个的巧合,而是被预言。

人类对未来的预言有两种,一种是占卜式的,一种是先知式的。占卜是为了让人趋利避害,把变化看作本质,把地上看作家园,如《易经》,如电影的前半段。先知是为了让人悔改,让人看见上帝的国度,把上帝和祂的话看作本质,把天国看作家园,唯独《圣经》,如电影的末尾。

电影《先知》是要让人警醒,让人们看见一幅幅末日的景象,就是在我们还未有所准备,我们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也许为明天为未来为五年十年二十年做计划,并为之付出不菲代价,但死亡的到来让一切都成为虚空。电影里的灾难场景做得很炫很精彩,但和成都9路公交车燃烧的现场录像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而我们身边发生的许多画面正在为《先知》补充更多的末世碎片。这些都让人警醒,让人反思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让人反思痛苦的奥秘与苦难的意义。

在世界被毁之前,有人会确信一个真实的盼望,它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不在洞穴底下,也不在寺庙深处,卫星定位系统派不上用场。它不是一个玄奥的道理要人按着那个修炼,而是一个已经成了的国度,只要人相信。那样的日子如同挪亚的时代,人们吃喝娶嫁,洪水不知不觉就来了,只有挪亚一家八口敬畏上帝,进入方舟得救。而今日的方舟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也要警醒!对于信仰上帝的基督徒来说也同样,如同我重新翻开《新约·启示录》读到圣灵写给七教会的信,他们有耐心、也持守真道、有各样恩赐,但圣灵要他们悔改,要完全、要持守、要有爱心、要有忠信、要归正、要悔改、都要悔改!

《先知》借着科幻片甚至魔幻现实主义的外衣预言着《启示录》里描绘的末世景象,大火、大灾、煎熬、拣选、以及新天新地的盼望。两个孩子灾前被提,不用遭遇末世灾难的煎熬与试炼,他们被提到新天新地,在生命树前欣喜奔跑,创造之初亚当与夏娃在乐园里的情景历历在目。

看完电影会觉得原来当下是那么幸福,家人朋友电脑房子衣裳,有欢喜有忧伤有疑惑有盼望,丰盛有余。

要珍惜,更要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