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久洋:等到和好的那一天

这件作品一方面是为舆论的批评性艺术,借助公共事件批评当下中国社会无以复加的仇恨。另一方面你把公众舆论拉到个人灵魂层面,希望实现彼此饶恕。而这恰恰是“和谐社会”真正的根基。因为没有社会的正义、个人内在的平安与释然,就不会有真正的“和谐”。

Continue reading »

重访政治波普与玩世现实主义

此次访谈由马睿奇(R. Orion Martin)邀约探讨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相信这两种艺术风格也是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最直观的认识。我自己并没有亲身参与90年代当代艺术,只是从各处了解到相关背景,并看到其巨大的影响,无论在市场、国际还是艺术院校。我根据自己对这两类艺术风格的粗浅印象和判断、对我所了解的社会处境,予以了相应的讨论。不正之处,还请读者指正。马睿奇:栗宪庭是第一个提出为这类艺术风格进行定义的。你能给我一些你个人对政治波普的理解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