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书写现场

今天的作品名为“誓言”,方案是这样:

– 在三本作文本上写满“我再也不笑了”,然后寄给我初中的英语老师。
– 写完大概需三十个小时,总共六万字,其中重复书写“我再也不笑了”一万次。

相关说明:
– 我初一上英语课喜欢嬉笑,屡教不改,被英语老师罚写三本“我再也不笑了”,从此之后认真听课,英语成绩大幅提高,名列前茅。
– 那位英语老师是一位姓赵的年轻女教师,可能她早已不在我所就读的初中任教,不过,我仍会把这三本作文本寄到我就读初中的英语教研室,收件人是赵老师。
– 我会在信中留下我的作品说明和联系方式,期待有人回复。

我下午两点多就进展厅开始写字,比想象的进展缓慢很多,写了两页字就开始潦草起来,没多久手就酸疼,心里开始恶心,而且很快就饿了。

pledge02

开幕式上很多观众围观议论,认为我是在无声地抨击当下的教育制度。也有的朋友以为我今后再也不笑了,就想方设法逗我,于坚老师在旁边看了很久,悄悄绕到背后挠我痒痒,得意地说:“笑了!笑了!!”还有人认为我受到的伤害太深,有心理阴影,认为我是想报复。我就突然想到马太福音里耶稣说的这段话:

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
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9–41)

英语老师当年罚我写三本,我如今加上以前写的总共写了六本给她。算不算同“恶人”走二里路呢?

pledge03

pledge06

感谢今天给我拍照和录像的雷姐、羊还有骨折,以上图片是他们拍的。

展览开幕式接近尾声,九点半的样子,手实在酸疼得不行,起来休息,跑去喝点饮料找朋友聊两句,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就有一些观众坐到我的椅子上,开始认认真真一页一页地翻看,然后就掏出笔来帮我写了。我一开始想阻止,后来想想算了,这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不过很快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刚开始他们只是帮我写“我再也不笑了”,接下来他们就自由发挥,诸如“我要笑了”、“我笑了,你哭吗?”、“他妈的你咋个整?”……他们开始打情骂俏说粗口,甚至他们开始写“罗菲我爱你”,我就站在旁边拍照拍录像,他们一边写一边议论罗菲是谁。后来一个伙子写“关爱不爱你?!”,又补充到“关温爱你!”。我问关温是谁啊?他说温是他老婆,关是他自己。他们边写边念着作品的题目“这是誓言哦!”,真荒诞的场景。最后要收摊的时候,一位漂亮女子又坐下来,掏出一枚印有中国福利彩票字样的圆珠笔,郑重其事地写了一页“我是狐狸精”。我问她为何写这个?她说就想写这个。突然觉得,他们这伙人应该去注册一个微博帐号,没事可以瞎唠叨,或者去注册一个兜售隐私的网站,一定会喜欢。他们的介入让我的作品发生了很大改变,这种改变不是在原计划上丰富,而是直接消解掉原来的理念,我不可能把这些内容寄到学校,那就成了恶搞,不是观念艺术。可以想象许多人没有什么机会这样认真地瞎玩,但这样的场景却让我想起哥本哈根海边一群中国游客猥琐地捧着美人鱼雕塑的乳房在一起合影留念,他们的确为作品添加了今天的涵义,艺术也为他们提供快乐的想象,不过,心灵里深刻的匮乏却昭然若揭,缺乏文化训练和民主表态机制下的人们,在他们有权利表达的时候,他们只是想到了娱乐娱乐再娱乐。

pledge-audience01 pledge-audience02 pledge-audience03

pledge-audience-writing02

pledge-audience-writing05

pledge-audience-writing04

pledge-audience-writing03

pledge-audience-writing01

这些素材我都收藏起来,今后展出这件作品的时候,会很有意思。字还没写完,回到家继续奋斗,9月1日开学前完成寄去就好,整个过程我都会记录下来,期待更多意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