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微博

express-small

快递一张A4纸

上周拍摄关于A4纸的表演录像期间,头脑风暴了许多关于一张纸的各种“艺术”用途。7月29日夜里22点多,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把一张普通空白的A4纸快递给一个陌生人。于是立即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条信息:有谁需要一张A4的白纸吗? 我可以快递给ta 。有需要的可以回复。发私信给我姓名、地址和电话。唯独一张,寄给第一个回复的。

Continue Reading
wei-interview-small

微访谈“行走北欧别样风景”

我注意到诺地卡的网站上有很多罗菲老师为其他艺术家所做的专访以及对他们作品所作的艺术评论, 老师孜孜不倦地做这项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做文化艺术工作就是做人的工作,做人的工作就要学会听人讲他们的故事和感受,我通过访谈去了解艺术对人而言能意味着什么,公众也由此可以了解他们作品背后的故事。有时,艺术家的讲述比他们的作品更诚实,有时则相反。

Continue Reading

[转]微博艺术

撒把盐按:一个多月前我拟出一份用推特做现场艺术的方案,就是在展厅地板上用粉笔抄写推特上的即时消息,因为那个展览叫“不上墙”,所以我就“跳墙”,给大家呈现墙外的话语。后来因现场无线网络和设备的问题放弃,做了“誓言”的作品。不过当时我已经觉得那个方案偏简单了一点,只是对推特话语的模仿,没有转换语言和对推特现象的深度提炼,暂时搁置也是应该的。这里读到一篇介绍近年来全球各地与推特有关的艺术现象:微博艺术,很有意思,就转来分享。我想微博不只是一种语言方式和趣味,更预示着一种新兴的思维模式、碎片化的语言样式和数字化的社会关系。 原载:《新视线》2010 年 4 月号:140 字的力量——微博创意生活 微博艺术 文:姚大钧 原文链接:http://www.post-concrete.com/blog/?p=9326 对于微博这块虚拟处女地,艺术人插手介入的速度绝不输给生意人。各种想不到、用不着的玩法,像是把你的推特关注者头像拼贴作成 T-shirt,用推特关键词重新述说故事,用推特摇控玩具汽车等等,五花八门。推特艺术就像推特、微博内容本身一样杂碎,其价值意义也尚无定论。 在音乐创作方面,一批用电脑音乐程序语言 SuperCollider 作曲的音乐家,受到 Twitter 140 个字母限制的启发,直接以程序代码发推,看谁能用最短的代码写出最精彩的声音。甚至有人收集了这些代码,再转成声音出版成专辑。 与这种小圈子内部活动相反的是英国皇家歌剧院的推特歌剧计划,他们决定把全新创作的一齣歌剧作品开放,由民众发推特文句来汇编成歌剧剧本。这项创举的结果似乎让各方都相当兴奋而且满意。 而像 Richie Hawtin 这样的流行电子乐 DJ 明星,也已经在他演出中实时发推特,不是闲聊,而是告知台下观众目前正在播放的曲目。 现有音乐媒介也可嫁接于微博新平台,包括电台广播。比如我自己的「前味电台 3.0 版」就完全是透过推特播出。它胜过传统电台及网络电台之处在于随时随地性。听众可以更紧密地在手机或 iPhone 上收听,而 DJ 更可以在任何时间分享最新发掘的好音乐或音乐新信息。 传统美术圈也急于开发推特的艺术可能性。纽约的布鲁克林美术馆就在有计划地推动推特艺术。亚裔女艺术家 An Xiao 的作品用摩尔斯密码发推特,这主意似乎很炫,但密码背面是什样的信息呢?比如,她发推问:「咖啡壶空了。该怎办?」另一人回推:「泡茶:)」。 该馆另一推特艺术计划是由一位艺术家把 250 年前美国本杰明・富兰克林写的《可怜理查的年鉴》里的一句句原文用推特发出来,让关注者在最新收到的推特里夹杂读到古人古语。 这系列中较有艺术价值的是该馆邀请文字艺术/概念艺术先锋约瑟夫・柯苏史作的作品。柯苏史结果是以他在各地现场拍的照片文主,加上文字解说,利用到了推特能即时发照片的功能。 然而反讽甚至荒唐的是,布鲁克林美术馆这系列计划的推特信息,只限会员收看。这,难道不等于内部群发邮件? 也有不少高科技艺术计划是以推特为主干。比如,Nike 公司有一项支持抗癌运动的「粉笔机器人」计划,任何人都可以用推特传送表达生命希望的短句,而位于法国环法自由车赛现场的机器装置会将文字内容以粉笔水喷写在地上。较其他计划有更人性的是,发话者还能收到自己说的话喷在现场的照片回馈。 在克利斯多夫・贝克的「推特呓语研究」这件装置作品中,全球推特中凡是含有各类表达情绪的象声词,就会被抽出来打印在长条纸上由高处泻下,而累积在展览空间地面。 综观各种利用推特作出的艺术,无论用何理论说辞,多半是截取众人之发声来满足艺术家的自我,成就自己作品。而推特原本的全民参与、Web 2.0 社群网络、当下生活琐碎细节的基本精神又在哪儿可以透过艺术显现呢? 这就得回到技术上貌似最简单的「推特俳句」。这是所有推特演绎出的微博艺术形式中最早,也是至今常盛不衰的一种,更是微博社区里一般人参与度最高的集体创作新格式。 俳句 (haiku) 是日本的一种禅诗格式,由极短的三句组成,也是世上最短的诗歌格式。而且几十年前就已经在西方产生了西方语文的对应格式。 在此我们首先应该认识的是「微博」究竟有多微。由于推特的英文字元数上限原定为 140 个拉丁字母,但在用它写汉字以及在中国各个山寨版本中被错误地转成 140 个汉字,这微博的「微」概念在中国已经大幅走样,因为同等长度的汉字包含的信息量是拉丁文字的四倍以上。 […]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