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一张A4纸

上周拍摄关于A4纸的表演录像期间,头脑风暴了许多关于一张纸的各种“艺术”用途。7月29日夜里22点多,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把一张普通空白的A4纸快递给一个陌生人。于是立即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条信息:有谁需要一张A4的白纸吗? 我可以快递给ta 。有需要的可以回复。发私信给我姓名、地址和电话。唯独一张,寄给第一个回复的。

Continue reading »

微访谈“行走北欧别样风景”

我注意到诺地卡的网站上有很多罗菲老师为其他艺术家所做的专访以及对他们作品所作的艺术评论, 老师孜孜不倦地做这项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做文化艺术工作就是做人的工作,做人的工作就要学会听人讲他们的故事和感受,我通过访谈去了解艺术对人而言能意味着什么,公众也由此可以了解他们作品背后的故事。有时,艺术家的讲述比他们的作品更诚实,有时则相反。

Continue reading »

[转]微博艺术

撒把盐按:一个多月前我拟出一份用推特做现场艺术的方案,就是在展厅地板上用粉笔抄写推特上的即时消息,因为那个展览叫“不上墙”,所以我就“跳墙”,给大家呈现墙外的话语。后来因现场无线网络和设备的问题放弃,做了“誓言”的作品。不过当时我已经觉得那个方案偏简单了一点,只是对推特话语的模仿,没有转换语言和对推特现象的深度提炼,暂时搁置也是应该的。这里读到一篇介绍近年来全球各地与推特有关的艺术现象:微博艺术,很有意思,就转来分享。我想微博不只是一种语言方式和趣味,更预示着一种新兴的思维模式、碎片化的语言样式和数字化的社会关系。

Read More: 2532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