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广州

绿灯

等红灯的时候。老人捏着大头孩子枯竭的手指,褥子包得严严实实,孩子似乎靠嘴在呼吸,正仰面盯着俯看他的难过的警察叔叔。一块、两块、五毛、一毛……铁桶里几张皱巴巴的钱币。我像是看到自己孩子正遭受如此折磨,心生怜悯,不住地叹息,也巴不得蹲下来捏着孩子的手,摸摸他的脸蛋儿,巴不得我也是加尔各答的特蕾莎,蹲下来喂穷人一口水,更甚者像圣徒彼得对瘸子显的神迹:“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算了,我深知我的想象力被个人英雄主义宠惯了。心想那就给他点钱吧,给一百块虽治不了病但于心也安,在人面前也显得慈悲而阔绰,就这样决定了,铁下心来,步子迈过去,随着路人的脚步挪动,碎步向前,向前,向前,是后面的脚步催促还是自己的脚不听使唤,就这样一路揪心地匆匆地,揪心地又匆匆地,瞥了又瞥,终于只是走过去了,赶绿灯,赶时间,撇下想象中的善与谦卑。定意转回过去施舍,两腿仍旧不紧不慢地,沉重地,头也不敢回了。众人如我,我如众人。落得一天愧疚。 我这才深深体会到我心里那可怜又可笑的微弱的如萤火虫般的良善,在怎样巨大的黑暗里若隐若现。恰恰印证了保罗在罗马书里感叹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 为自己的冷漠认罪祈祷吧。

Continue Reading

沙面石室圣心大教堂

逛完沙面,石室圣心大教堂回 来。无所事事时可以独自一人拿着地图逛一座陌生城市,选好两三个目的地便出发,不过大量时间会消耗在搜索定位找路上面,仿佛钓鱼。而广州地图也实在太粗 糙,只有大致的街道,一些五星级酒店上面居然没有。地铁站里没有洗手间也很沮丧,再加之时间仓促,平生第二次主动推开麦当劳的玻璃门迅速转进洗手间,稀里 糊涂吞了个汉堡包,头一次进麦当劳是在斯德哥尔摩中央火车站,那是唯一便宜的晚餐。 沙面:往昔英法的租界,今日的休闲风景区,拍婚纱绝美的外景。忽然在想,今天没有列强来强租咱们,可咱们是否为明天建设了耐得住历史审美的休闲风景区呢?

Continue Reading

© 2018 撒 把 盐.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