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的工作很像快递员

有时,策展人的工作很像快递员,需要骑着车去到城市的各个角落。一路上电话里反复确认哪条路,哪个坡,哪栋楼,哪道门。地方找到了,送上来自艺术世界的礼物:有关艺术的遐想与漫谈。如果艺术家觉得你还行,下次会给你电话,让你上门取货,把他们的作品送往大众世界。策展人是在天空与旅馆之间提供快递服务的人。

策展属于服务业,为艺术家服务,提供作品展示的语境;为大众服务,提供欣赏艺术、提升自身修养的机会。因此,做好一个策展人,也是做好一个服务生。艺术家是客人,艺术是他的老板。

前几天(5/29)特地骑车去拜访了呈贡大学城的部分艺术家工作室,当然主要是杨文与朱岚茎的工作室,也是他们的家。杨文是自由画家,以前画牙齿,现在主要画风景。他去年从昆明城区迁去呈贡,并尝试在自己家里开始一个以艺术家茶话会形式做展览和交流的根据地,马睿奇(R. Orion Martin)去年七月给他做过一次访谈(见这里)。朱岚茎是云师大的老师,做观念性的综合材料作品。他们俩都很喜欢莫兰迪(Giorgio Morandi),家里都有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与莫兰迪不同,他们的瓶子和他们的艺术之间没有关系。并且和莫兰迪那几只普通瓶子不同,他们的瓶子大都比较有来头,比如杨文收藏的明末清初云南华宁陶。朱岚茎说,艺术家都有恋物癖。

我也越发感叹,艺术家群体中有不少堪称生活大师,他们对手头有用的所有物品、食品、植物等事物的出生、品相都十二分讲究。这种讲究让他们的工作室成为博物馆,收藏着碎片般的沉寂的历史。

呈贡的空气好,路宽又平,车少,骑行很舒畅。画完画,骑车往附近村子里走走,或滇池边的湿地转转,与自然更容易亲近,这是艺术家工作室设在主城区所不具备的生活方式。

IMG_5174_副本

IMG_5207

IMG_5217

IMG_5181

IMG_5183

IMG_5185

yangwen02

yangwen01

yangwen04

yangwen03

IMG_5177

IMG_5208

IMG_5211

IMG_5213

IMG_5214

IMG_5190

IMG_5206

IMG_5194

IMG_5197

IMG_5205

森林里的艺术家工作室

吕贝卡开车带我们在弯弯曲曲的森林小道奔驰,饱享北欧乡间美景,摇摇晃晃几小时,终于把我们五个人逐个活生生放倒,全睡着了,来回如此。吕贝卡一路对照地图,不时停下来问人,终到目的地Hakebo。望见路边一栋普通的大房子,三位艺术家正坐在花园里缝东西,见我们来,热情欢迎,端上备好的苹果派、牛奶、咖啡。

丽萨(Lisa Jeannin)和若夫(Rolf Schuurmans)是夫妻,丽萨学自由艺术出生,若夫雕塑出生,还有另一位搭档(名字忘了),马戏团演员。除三位艺术家以外,另加一位25岁的乌龟,会演奏键盘,他们共同组成一个表演团体,名叫THE UNHOLY,意思是邪恶、亵渎、非神圣等等之类……反正不正经。这个名字和他们本人的性格差异实在很大。

主人邀请进入工作室参观,介绍作品,看录像。工作室让人大为惊叹,各种奇怪的雕塑、工具、设备、模型、道具、服装,五花八门的草稿,效果图,乐器,模特,还有剧场,仿佛森林里的这座房子隐藏着另一个世界的秘密,魔法与幻想,艺术与巫术,哲学与动画片在这间屋子里交汇。这绝对是格格巫在北欧森林里的窝点!

世界各地艺术家都擅长开发城市里的老式厂房或废弃空间,几年后地皮被炒热,之后艺术家付不起房租走人,到更远的地方找工作室。原先炒热的地方变成了时尚购物区,天价铺面,从纽约到柏林到北京到昆明都一样。北欧艺术家幸福,往森林里跑。开发商来不及追捕。

THE UNHOLY作为一个行为表演团体,靠演出为生,像乐队的方式,有博物馆付费演出,或有时候觉得那个地方值得去,自己掏钱也去。目前他们正在赶工,准备20天后去欧洲的巡演计划,正制作红色长毛象。他们将喜剧、杂技、卡通、易容术、动画、哲学还有怪癖融合在一起,和格格巫一起玩,能不好玩么?我们准备邀请他们明年来昆明玩,嘿嘿。

2012-8-22

访问刘丽娟工作室

近日拜访了刘丽娟位于昆明二环北路核桃箐的工作室,工作室原先是一个两层阁楼的商铺,面积不大,做版画还刚好合适。她将一楼用作工作室,二楼居住。

刘丽娟曾在西安美院学习石版画,后来在云师大学习版画研究生课程,主要创作木刻,今年即将毕业。曾参加过第二届云南国际版画展、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等。

她在这几年间创作了数量惊人的作品,我们到访只是欣赏到其中一部分。

虽然她在云南师从著名版画家郝平先生,但她的木版画和云南绝版木刻相比,在风格、手法上都有非常大的差异,以思茅版画为代表的那种狂野、粗粝、原始、色彩浓烈厚重相比,更显宁静、淳朴、细腻、丰富、富有想象(观念)、甚至暗藏玄机。好些作品如果不看原作是无法体会其中的趣味和实验意识,它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单面版画,而是从一张纸的两面同时印,有的以油水分离原理制作特别质感,还有一些是透过几层薄薄的宣纸反复叠加在一起制造的朦胧感,有的作品在不同的光照下也会看到不同的信息……这些在印刷品或翻拍之后就无法体会到。当然,这也为如何展示和保护展品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liulijuan-studio01

艺术家刘丽娟

对于那些一知半解的想象171×62cm

对于那些一知半解的想象171×62cm

我想向你说明,直到自己都不清晰69×92cm

我想向你说明,直到自己都不清晰69×92cm

你16×27cm

你16×27cm

它山之石-二26.9×28

它山之石-二26.9×28

漂浮12.2×13

漂浮12.2×13

鸟飞回67

鸟飞回67

你藏着我许多的秘密和过往,然后我们一起成长143.2×62

你藏着我许多的秘密和过往,然后我们一起成长143.2×62

liulijuan-studio02

揭开上面那张画作的第二层

理想国一76.6×121

理想国一76.6×121

理想国三92×174cm

理想国三92×174cm

理想国二113.1×121

理想国二113.1×121

靠近你,我不害怕所有64×79cm

靠近你,我不害怕所有64×79cm

裹体之衣89

裹体之衣89

再访火灾之后的屋子

Image

昆明创库去年11月30日一场大火之后,三楼的几间工作室就被彻底封锁起来,再也没有进去过。今再访曾经常去喝茶聊天的屋子,仍然感到十分沉重。

loft01

入口处是用一块板子堵住的,那块板子其实是04年瑞典艺术家丹做的乒乓球台。

loft08

尽管毁坏十分严重,不过还是可以找到许多有意思的痕迹

中间一间烧得最惨烈,看得出来这里曾堆放了许多画作,还有生活的痕迹,单人床、沙发、茶具、画框、画架等等。

中间一间烧得最惨烈,看得出来这里曾堆放了许多画作,还有生活的痕迹,单人床、沙发、茶具、画框、画架等等。

loft02

烧得像铜一样的茶具,尚未来得及收拾

loft05

焦黑的屋子里,颜料仍然十分显眼

loft04

胡俊的画作,画布上的素描稿已经完成,背景铺了些粉红色,没来及继续。

loft03

在这些屋子里除了画作,另一个常见的东西就是各类杂志报纸。“什么东西没变?” 真是个好问题!一场火灾之后,是否有什么东西没变呢?或者,是什么变了呢?也许正是我要进来搜寻的蛛丝马迹。

loft07

窗外,依旧阳光明媚。美丽的橙色厂区房子,和蔚蓝色的羽毛球馆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