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共和国:乌普萨拉文化节上的集体作品

我们在林奈的植物园里安排一个帐篷,名为“植物共和国”,观众进去之前需要通过相关申请手续,比如回答一些匪夷所思的问题,保证尽快出来不滞留等。我将我的吹纸的作品延伸了一下,要求每个进去的观众吹起那些申请材料的纸,如果吹不起来就不允许入内,因为植物国里空气稀薄,肺活量不够难以生存。

Continue reading »

孙国娟:我的朝鲜国籍的由来和我一直守护着它的理由

孙国娟这次因为国籍问题没能获得瑞典申根签证,前往瑞典参加“桥梁II:中国瑞典艺术家交流项目”,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十分惊讶和遗憾。这个事情也因此成为这次展览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性的关注点,和讨论的空间。这样一个致力于东西方彼此了解、信任和欣赏的“建桥”项目,困难重重是不可避免的,但在签证问题上为此设置障碍的却是宣称自由民主的瑞典,这让瑞典人也感到耻辱。

Continue reading »

访谈:孙国娟与雷燕

孙国娟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做云南女性艺术家的展览。在云南女性艺术家的呼声和毛旭辉老师的鼓励支持下,孙国娟终于下决心做云南女性艺术家群展的承担者。之后,孙国娟提出“四季”的概念,用一个延续性、前瞻性的方式,开始为期四年的云南女性艺术展计划。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