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11

日光下的疾病:评胡俊“新生活”系列

观众往往会因为艺术表面的挑衅激起情绪化的抗议与误解。因此对艺术家的判断往往需要长期跟进观察,对其人和其他作品做纵向横向比较,如此才能体会艺术家的真实意图。有时,连艺术家本人对其真实意图也并不完全清晰,而需要他者参考其生活经历、精神特质、文化心理,从诸多作品中清理出来。

Continue reading »

自我

一天和一个朋友谈到“自我”的问题,由于我一直在强调“自我”的重要性,她神色慌张,因为“自我”是上帝信仰的天敌,因为我们活在一个自私自利的社会中。但我说,上帝创造的每个人都是极其独特而尊贵的,上帝对每一个人都有祂的美意,如果我们能活出那个独特的“自我”,就是荣耀了上帝的创造力。相反,如果我们只是庸庸碌碌地过活,对“自我”没有更高的期盼和要求,就是羞辱了上帝的创造,亏欠了祂的荣耀。

独特的那个“自我”需要被强化,一是管理者思维的木桶原理,优先增加最短的那根木条以便装更多的水,二是艺术家思维的兴趣天赋优先,专注发展最长的那根木条,由此带动其他木条的增长。其实两种方法都不能决定最后能装多少水,只是我个人倾向于后者,因为前者虽然发展了短项,但过程不一定享受,带着功利心;后者虽然只发展了长项,但过程却很享受,不一定成功,却无悔。所以历代艺术家,不是先学会了做人,而是先学会了做艺术,才学会了做人。这在外行看来的确不可思议。

Read More: 1517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