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先锋精神后的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若不继续探索前卫性,最终必然落入媚俗(其实这已经发生了)。地方性当代艺术群体尤其如此,若不走先锋前卫之路,不但会落入媚俗,还始终无法摆脱自卑的跟风者角色,不论在市场价位还是风格上都是如此。那么前卫与先锋的首要立场是批判,要重启地方性当代艺术的先锋性,首先需要兴起批评性艺术和批评性策展。拒绝语焉不详或四面讨好的作品和策展。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看到越来越多的展览,却越来越失望的原因所在。

鸟吃鸟

约十年前,中国先锋艺术家把动物、人、或尸体当作材料来进行实验,展出,往往在地下室,黑漆漆的,一股恶心的闷臭弥漫在展厅。甚至有艺术家吃屎、吃死婴。后来,这些人多半消失了,剩下几个,但不再做尸体有关的作品。

昨下午,一个艺术院校毕业展上,有个学生把一群小鸟关进玻璃盒子里,没有吃的喝的,只是底下有个换气扇。今晨到展厅,看到有只鸟死了,其他的鸟正在一嘴一嘴叼那只死鸟身上的肉,估计是饿坏了。再仔细看,还有几只鸟正在追着啄其他鸟的翅膀、屁股,血淋淋的鸟吃鸟的场景。

当艺术创造力匮乏、艺术批评滞后、社会伦理溃败的时候,这个世代的艺术家就会以实物来表现事实。比如我们说当今的教育是愚民教育,人吃人的教育,人
吃人的社会,没有人权和自由的社会,所以就有学生把一群鸟放进玻璃箱子,让人们看到小巧的鸟儿在窒息般的箱子里活蹦乱跳,然后开吃互相吃。

这样的表达与呼吁其实源于一种报复性心理,当一个孩子从小被父亲暴力管教,长大了为了向人们表达他反对这样的教育,于是他也用暴力的方式教育他的孩子,甚至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身边的人。

birds.jpg

birds2.jpg
birds3.jpg

birds4.jpg
最后我们联系作者的老师,告诉他们,情况很紧急,越来越多的鸟被吃掉,我们必须现在放掉。
我和老塔等伙伴把鸟放了,对面老别墅餐厅的员工把它们领回去了,高兴得很。遗憾还是有些鸟只剩下半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