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俊: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

胡俊:艺术家永远都应该在旅途上

– 你是2000年最早进驻创库艺术社区的艺术家之一,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年,昆明创库从最早33位艺术家到现在每天来这里工作的大约只有三五位艺术家。为何你没有选择去北京或其他城市发展?

我这个人比较恋旧,不仅仅是对人,甚至对环境都比较依恋。这里一草一物,甚至灰尘对我都有情感。除非这里被拆除或者我无承担而被迫离开。这里存在一天,我就工作一天。我并不嫌弃这里的一砖一瓦,就像我的老母亲,可能青春逝去,头发花白,但我不会嫌弃。另一方面,创库也孕育了我的艺术,最早进入的时候我的艺术方向是不明确的,现在比过去对艺术有更清晰的认识。

Read More: 4479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价值的土壤

价值输出已成为一个负责任的经济强国之历史使命,而价值的追问和反思、重建与护理,则首先在本土有所实践才能谈得上输出,而非从老祖宗那里匆忙抓周了事。民间团体的努力已成为价值重建工作极为重要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

讨论价值

正在写一篇题为“价值的土壤”的文章,顺便搜一些有关中国当代艺术价值观的信息,留意到近来大家都开始关注价值观了,算是对07年底那句“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是不会成为一个大国”的回应吧,也算是艺术市场走低之后必然出现的反思。不过,如果不回到类似七十年代末有关真理的讨论,价值观的讨论是极容易滑向话语权的争夺之战。

价值观是真理的一种愿景,没有真理,也就只是空中楼阁。

高岭:中国当代艺术“价值观”——一个既然提出就必须讨论清楚的问题http://artzhangxiaotao.blog.sohu.com/137774094.html

Read More: 448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关于这次写作

对于文中(就地造境)的学术性特征与价值立场,需要说明我个人的写作初衷与原则是基于这样2个理由:

1,主题的学术性写作,而非以往的随笔式或新闻式写作。这要求写作逻辑的严谨慎密,用语的规范并力求精准,思想上的严肃,避免感觉的浮漂,如此也就自然形成一种学究味较浓的风格,也自然为许多读者制造了阅读障碍。所以我对该文的第一批读者说,你们能读下去就给我意见,不能读下去立马撇开就是,不用紧张,因为这只是“内部讲义”。据说古希腊哲学家写作须具备两种能力,一种是非常严肃晦涩的学术性文章,被称作内部讲义,仅供师生间使用——这一方式延续到后来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德国哲学的写作方式。而另一种写作是针对公众的,由于那时人们的受教育范围不够普及,受教育程度也不深,所以哲学家必须写成故事,让大众能明白一些哲理——这一传统延续到了俄国,所以今天看俄国只有小说家如陀思妥耶夫斯基,而没有哲学家。但并不意味着俄国没有哲学。对我而言,这次写作是先写“内部讲义”,再写新闻稿,最后与大家讨论,是这样的顺序,因为我首先要知道我自己要对自己说什么。写作中我也尝试过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但我发现那样的写作让我在主题观念的表达上会出现许多漏洞。

Read More: 786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几个问题

1,前些年因市场热形成的艺术热诱惑着各地艺术家在北京集结,奔着更大的舞台、理想、荣誉和小康而去。撒旦承诺的应许之地他必驻守,直至笑到最后。金融风暴的来临给艺术家们敲响了警钟。有的开始返回原居地,过着日常化的生活(而非被神话了的生活),或许,九十年代之后就逐渐干枯的地方性当代艺术又将重新被激活,再观望一两年就知道了。

2,完全用逻辑理性来评价女性的艺术,在我看来是不够的,这就好像炒菜忘记了放盐。如果可以,女性的艺术最好由女性去阐释,诗意的、联想的、生活化的、感情的、毫无关联的……它的任务不是在作品内部找出作品逻辑的合理性,而是打开观者的心灵。至于批评,艺术有其自身的标准,而这个标准不从属于进步论。

Read More: 512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