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境重圆——付美军、李渔钺作品展

一次与一位在北京做古城老照片收集整理工作的老外交流,他说,中国没有历史,只有经验。这话让我诧异,因为他精准击中了我们的某处硬伤。这话用在昆明呈贡大学城,必定更加贴切:这座城市没有历史,只有经验。作为一座空降的卫星城市,这里的艺术文化活动来不及跟身份、历史等“地气”连接,更多只能与当下经验发生关系。其中媒体传播的图像经验,切肤之痛的身体经验是最直接也是最普遍的,这成为许多艺术类学生毕业创作的主要视野和精神状态。他们善于采用各类经典图像与符号混合在一起,并将这个年龄段所固有的游戏态度和青春期焦虑投入其中。我理解,付美军和李渔钺的作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和逻辑下产生出来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