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实验电影《幸福五年计划》

按:中国艺术家罗菲、程良春、和丽斌、雷燕、苏亚碧和孙国娟在2012年参与瑞典电影人艺术家Karin Wegsjö和Janna Holmstedt的电影项目“幸福五年计划”,今年该电影已经制作完成,并准备在国际电影节上公映。该电影把纪录片、小说、诗歌和传统对白编织在一起,成为一种探讨全球幸福经验的诗学发声。由于国际电影节的版权限制,该片尚无法在互联网上传播。以下是该影片的相关信息:

happiness01

《幸福五年计划》

Janna Holmstedt和Karin Wegsjö的电影作品

摘要

在瑞典童话作家阿斯特丽德•林格伦的故乡,斯莫兰省的一个小村庄,中国委员会即将造访这里。瑞典排名第七,而中国排名第112位,这里要说的,是有关“幸福”的排行榜,这个越来越频繁的被政客和经济学家过分吹捧的词。但是幸福真的可以被量化吗?影片中,中国南部的一座城市,一群被蒙住双眼的年轻人正摸索着走出房门,游走在大街上。若给一个信号,他们将鱼贯前行。这是一种无声的抗议吗?还是一场梦游?抑或他们只是可笑地想去干点什么?

这部电影把纪录片、小说、诗歌和传统对白编织在一起,整个故事框架是基于一群来自中国的专家委员会来瑞典考察幸福时所看到的一切。委员会的观察方式往往超出常人的思考,比如在这个故事里,一座被忽视的瑞典村庄,它的人口正在逐渐减少,但委员会中的一个人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充满可能性的世界。

happiness02

happiness03

导演阐述

这是不能用文字说清楚的事情,就算是影片中的人讲了很多话,这样的经历还是很难形容。即使演员没有说出任何只言片语,他们的一个动作在影片的上下文关系中依旧意味深长。同时,诗歌朗诵者的话语比任何说明或解释显得更清晰有力。无论你是艺术家或者纪录片导演,你都需要甘心忍受一些变幻莫测的语言方式。当然,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只鼓励用图像表达简明信息的媒体景观这样一个事实里。

这部影片是同时编织了纪录片和舞台化表演的混合物。它玩弄一些陈词滥调——那些彻头彻尾的瑞典画面和中国画面。它还混合了时尚的商业语言、官僚主义的语言和诗歌。这部电影是和六位中国艺术家合作拍摄的,他们的文章就像河流中的暗流一样隐藏并编造在电影的画面、语言、行动和声音等部分中。让我们放松,走进故事,哪种现实会更让人感到真实?

happiness04

happiness20

电影简介//只言片语

突然间,全世界都开始讨论幸福了。这些讨论使得那些有关生活方式的杂志突然间跳入了政治和经济领域的讨论。联合国颁布了“全球幸福报告”并且召开了一次会议。《卫报》写到“创造一个更幸福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买卖”,因此需要重新定义经济增长的观念。瑞典首相莱茵费尔特的发展委员会也正在探索新的方法来重新定义和量化国家福利。

2012年,导演Karin Wegsjö和艺术家Janna Holmstedt一起去了中国的昆明。很快就能看出,这不仅仅是一个欧洲的趋势,许多中国的报告都显示,幸福的需求正从中产阶级那里出现,他们呼吁经济发展之外的价值应得到关注。否则,他们将会考虑离乡。在许多省份,幸福指数的高低决定了当地政客的功绩。当地官员承诺不仅仅只是经济的增长,还会有更幸福的生活。

会不会所有关于幸福的讨论都会沦为政客的诱饵和面对社会挑战的说辞呢?对当权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巩固权力的新策略。不管其意图如何,他究竟如何去定义、量化和调控一些像幸福这类很主观的事情?通过哪些词汇我们可以捕捉到这种不断流变而且复杂的观念?是否只有在幸福成为被明码标价的商品之后,我们才会去确认它的价值?

当我们去到中国的时候,我们期望去调查这些问题。我们的电影可以被视为全球经验中的诗学发声,它在瑞典乡村和在中国大都市里一样清晰而有力。

电影的灵感来源于我们在昆明时与中国艺术家罗菲、和丽斌、雷燕、程良春、苏亚碧和孙国娟的一次会面,合作也就此展开。他们中很多艺术家都在做行为艺术,正因为此,我们开始创作一些关于幸福的“事件乐谱”(有时也称作“指令作品”、“行动诗歌”)。“事件乐谱”是一种行为指令,这种乐谱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一些艺术家用于说明行为艺术中的动作,其中最著名的是小野洋子。我们给同行一些指令,他们也给我们指令,我们只需沉浸在如何言语如何行动的意识中,然后各自公开地以大相径庭的方式表演出来。通过在中国和瑞典之间的旅行、协作、翻译及解释,这部电影最终得以完成。电影初稿部分是基于我们的事件乐谱,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可能的和不可能的事情都实现了,以及现实的擦边球,其余的部分我们则依赖于诗歌(事件乐谱)的力量。其中每位艺术家,包括因为遭到拒签而没能来到瑞典的孙国娟,对这部电影都十分重要。

在今天,研究幸福领域比曾经任何时代都更加火热,追求并提升“幸福指数”将会取代国内生产总值(GDP)而成为衡量国家财富的标准。

www.happinessafiveyearplan.com
www.nu-institutet.org

happiness05

happiness06

happiness07

导演简介

happiness08Karin Wegsjö在斯德哥尔摩的戏剧学院接受教育。她是一名多产并活跃于国内外电影屏幕上的短片及纪录片导演,其中包括金甲虫奖提名影片《布加勒斯特的审慎魅力》,以及金甲虫奖与金门获奖短片《部分世界属你》。 Wegsjö也做舞台指导,她曾在瑞典戏剧学院和Konstfack工艺美术学院授课。Wegsjö也是诺贝尔博物馆科学电影节“电影与科学”的发起人和艺术总监。在诺贝尔博物馆,她先后创作和导演了关于艾尔伯特•爱因斯坦和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著名影片。Karin Wegsjö于2012年获得瑞典艺术资助委员会10年的奖学金。
获奖情况:2000年瑞典国家最佳短片奖;捷克斯洛伐克卡罗维发利,最佳短片奖;意大利罗马群岛,最佳短片奖;美国金门奖。乌克兰基辅,最佳短片;西班牙,评委提名奖。1999年瑞典国家电影奖提名。罗马尼亚,DaKino纪录片奖。个人网站www.wegsjo.se

happiness21Janna Holmstedt是一名国际上活跃的艺术家,在斯德哥尔摩工作。她的作品跨越多种媒介,诸如行为艺术、装置艺术、互联网计划、绘图、写作和音乐。她也通过多方面的合作项目在公共空间中创作,将其作为创作的舞台。她的行为艺术和装置作品常常跨越艺术和戏剧之间的边界。她的作品往往不设定特定角色和完整画面,没有观众也没有演员。在她的作品中没有任何艺术,除非你参与创造和激活它。作为观众,你会被邀请来探索在特定境遇中的经历并作出回应,这对何为日常提出质疑。
2007年,Holmstedt获得瑞典国家艺术资助委员会2年的工作奖学金。她多次参加国际艺术家进驻项目和展览,并且在瑞典、美国、爱沙尼亚、芬兰、中国、德国、俄罗斯和阿根廷开展她的艺术项目。她的行为艺术近期在斯德哥尔摩Weld,马尔默魏玛国际艺术中心,加州斯坦福大学PSi # 19展出。Holmstedt目前是于默尔/马尔默艺术学院及隆德大学的博士候选人。个人网站www.jannaholmstedt.com

NU-INSTITUTET
现在学会(Nu-institutet)是一个独立的非政治性的组织,致力于以艺术作为工具考察当代社会的跨学科实践。Nu-institutet成立于2009年,我们创作艺术、电影和戏剧。我们在过去几年受到来自瑞典艺术委员会、文化发展基金会、瑞典艺术资助委员会、斯德哥尔摩市文化基金、瑞典电影学院和瑞典电视台的支持。网站 www.nu-institutet.org

happiness09

happiness10

happiness12

happiness24 happiness23

happiness22 happiness19

happiness17 happiness16

happiness15 happiness14 happiness13

电影出品信息:

初始名称:幸福五年计划
上映时间:2014年
格式 :HD, DCP, DVD
声音: 5.1, 立体声
类型:戏剧类/实验类
时长: 14 分钟
语言:中文
字幕:英语、瑞典语、中文
出品公司: Nu-institutet
赞助方:瑞典电影学院/Andra Lasmanis,瑞典艺术资助委员会
合作方: SVT/短片电影
版权所有: 2014 Karin Wegsjö,Janna Holmstedt,Nu-institutet
编辑、导演和电影制作:Karin Wegsjö,Janna Holmstedt
诗歌和事件乐谱:罗菲、雷燕、和丽斌、苏亚碧、程良春、孙国娟
摄影导演: Inu Enescu (瑞典),王邦吉(中国)、黄舜(中国)
编辑: Sascha Fülscher
音乐: Magnus Andersson Lagerqvist, Lisa Nordstrom, Midaircondo
主演:罗菲、雷燕、和丽斌、苏亚碧、程良春
参与演出: 黄舜、朱筱琳、刘瑾、吴月泉、金小韵、沙玉蓉、朱石林、后羿、王奎、王梦君、常长鑫、仍玉衡、张彩云、史可鉴、周涛、Josef Mellergard, Janna Holmstedt, Bruno Ullstad Wegsjö
产品及服装设计: Janna Holmstedt 、Karin Wegsjö
音响技术: Calle Buddee Roos
制片经理:朱筱琳(中国)
制片协调人: Anna Mellergard (瑞典), 吴月蓉 (中国)
助理导演:黄舜(中国)
副摄影: Karin Wegsjo, Janna Holmstedt, Sascha Fülscher
声音助理: 卢海燕(中国)
拍摄助理和分镜头剧本: Andrea Calbet Bellman (瑞典), Josef Mellergard (瑞典)
现场翻译: 罗菲、朱筱琳 (中国)
筹备人: Linda Jansson, Andreas Bernberg, Rebecka Mellerg rd Bernberg
特别感谢: 昆明TCG诺地卡 (中国), Stationskooperativ M och KAiM, Mariannelund (瑞典)
鸣谢:Emilkraften, Stadsmissionen 斯德哥尔摩, Fredrik Larsen och Linda Carlsson
后期制作: Chimney 斯德哥尔摩
调光: Oskar Larsson
音效与合成: Magnus Andersson LagerqvisT
马林巴琴:Olof Wendel
小提琴和电子小提琴: Anna Rodell
配音:周轶, 朱筱琳, Edward Bromberg
平面设计: Fredrik Andersson
摄影:王幇吉
媒体顾问: Ylva Swedenborg
出品顾问: Per Janérus
翻译: 肖迪鸣, Bjorn Kjellgren, Janna Holmstedt, 朱筱琳
声音摘录:瑞典财政部长Anders Borg在议会辩论”幸福政策”,2011年4月4日
引用来源: “中国官员关于‘让人民幸福’的出访计划“, 每日电讯报, 2011年3月2日; ” 2012世界幸福报告“, 地球研究所, 哥伦比亚大学, 4月2日联合国幸福会议; “Vetandets varld“, Vetenskapsradion, 瑞典广播台, 2010年7月5日; Mark Williamson (幸福行动), 联合国幸福会议报告, 2012年4月3日; “幸福经济学是什么?“, 大图片来源于 Thom Hartmann, 2012年4月5日; “假期调查:你幸福吗?“, 中央电视台, 2012年9-10月.

“完美地带”
音乐:Midaircondo
演奏: Malin Dahlstrom, Lisa Nordstrom, Lisen Rylander love
. 2005年出版

“虽然我听到”
音乐: Midaircondo
演奏: Malin Dahlstrom, Lisa Nordstrom, Lisen Rylander Love
. 2005 年出版

“首先”
音乐: Lisa Nordstrom
演奏:Lisa Nordstrom
℗ 2008 Kning Disk

happiness18

幸福问题

自由与幸福之夜

“自由与幸福”项目算是画上了句号。两位瑞典电影人,四位中国电影人,六位中国艺术家,尝试了几轮前所未有的合作和探索。都不按常理出牌,10月27日晚上的活动,纯属即兴游戏。

活动现场把电影、表演和事件乐谱糅合在一起。很严肃的话题,很轻松的方式。如果世上没有真理也无法经历真理,幽默和游戏可能是回答基本问题的唯一有效方式。比如,你幸福吗?我姓曾。这就是绝妙的回答。正因为此,凸显了媒体的粗暴浅薄。但幽默和游戏也是寻找答案的有效途径,尤其是当我们对那些基本问题感到很不自在的时候。越基本的问题,越难回答,也最容易被忽略。那么还是需要幽默和游戏,使我们可稍微舒服地开始讨论一下让我们尴尬的问题。但这种方式也会让一些人感到难受,以为这是艺术家们在调戏公众。现场就有一个拧着酒瓶子较真儿的男人表示抗议,可我实在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现场问,你幸福吗?大约有一半的观众举手。这个问题最近特别火,新闻上说,全国至少18个省市区提出建设幸福社会。这注定是一场看上去很喜剧的悲剧。“幸福”这把用肉心打造的尺子,一旦放到众人面前成为衡量生活品质和社会公义的标准,就等于把这个词给毁了。跟“小姐”一样。

如果说现代主义时期的终极问题是“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后现代社会的终极问题就是“你幸福吗?你开心吗?”当人们在找不到良药的时候,便开始热炒药引子了(它可以是好听的歌、有意思的问题、好看的艺术等等)。最后药引子比药还贵,还神奇。从来都这样的,不是么?

这个艺术项目其实本来是关于“自由”,两位瑞典艺术家在瑞典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社会对“自由”的理解调查,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最后选择了在中国调查和讨论“幸福”这个话题。自由是真命题,幸福是假命题。不信我们可以去问问耶稣、释迦摩尼或孔子,“你幸福吗?”他们会如何作答?

幸福问题不过是终极问题的药引子、催化剂而已。

自由与幸福之夜
约瑟夫表演事件乐谱,一只鞋里舀出酸奶,一只鞋里舀出胶囊吃掉。说的是一双皮鞋最终的结局。(事件乐谱作者:孙国娟)


我和乔安娜、卡琳在介绍项目

看纪录片
观赏电影人黄舜创作的片子“自由”


我在《幸福五年计划提案》影片中扮演主席:)

自由与幸福之夜
中国艺术家扮演的代表团


表演“孤独是安全的”(事件乐谱作者:孙国娟)


瑞典老师柯林娜和她的孩子表演“为了挽留住雨,我成了湖泊,为了来到你的湖泊,我成了雨”(事件乐谱作者:孙国娟)


和丽斌与心怡一起表演“思绪”(事件乐谱作者:和丽斌)


程良春在收集墙角的灰尘(事件乐谱作者:程良春)


沙玉蓉在表表演和丽斌的事件乐谱

拍摄“幸福中国五年计划提案”

happy01

8月23、24日在玛丽安娜隆德拍摄“幸福中国五年计划提案”的电影,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11点,一部十来分钟的小电影。导演、制片、录音和摄像都是从斯德哥尔摩赶来这个小镇,密集工作两天,很专业的团队。我们戏称玛丽安娜隆德为“玛丽坞”(Hollywood? Bollywood? Maliwood!)。

这是中国艺术家和丽斌、孙国娟、雷燕、苏亚碧、程良春还有我,与瑞典电影人卡琳、艺术家乔安娜(Karin Wegsjö & Janna Holmstedt)合作的项目。这个项目最初是讨论“自由”,卡琳与乔安娜通过艺术方式对“自由”在瑞典社会做视觉考察。后来到中国,考虑到中国国情,和对自由的表述可能太宽泛太抽象太政治,太流于文化差异的表层,于是我们讨论出“幸福”这个主题,这是一个比“自由”更有魅力的词汇。全世界都一样,人们用幸福来衡量一切。尤其在中国这个混杂的时代,土壤问题尚未解决,各种奇花异草却遍地开花,很奇观不是?

合作方式是,先由我们中国艺术家创作有关幸福的“事件乐谱”(Event Score,又译作“事件说明”或“指示作品”),1960年代激浪派(Fluxus)艺术家的主要创作方式,国内还没有标准译法,我将它翻作“事件乐谱”,是因为考虑到激浪派艺术家很多是音乐家背景,创作“乐谱”的人并不一定是表演的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演绎他人的“乐谱”,这和音乐乐谱是一样的。事件乐谱作为行为艺术的脚本通常只有几行文字,由一些说明构成。以诗的方式呈现,“以事物写诗”。“以事物写诗”也搭建起连接政治行动主义的桥梁。艺术家埃里森·诺尔斯(Alison Knowles)这样描述“事件乐谱”:“事件乐谱”涉及将简单的行动、想法和日常生活中的物体重新赋予语境,转化为行为艺术表演。“事件乐谱”是一种作为行动方案或说明的文字。“乐谱”的概念即意味着音乐性。像音乐的乐谱一样,“事件乐谱”能够由原创者以外的艺术家来实现,具有变奏和阐释的开放性。(曾经发过一篇博文有相关例子)

然后,卡琳和乔安娜在此基础上阐释并编写为一个电影剧本,剧情是说,一个中国委员会团队(可以是公司的也可以是政府的,无所谓,由中国艺术家扮演)在北欧考察幸福指数较高的国家和地区,他们来到玛丽安娜隆德这座典型的瑞典小镇,有湖泊、森林、红房子、高质量的空气和水等等,他们讨论是否复制瑞典模式,如何考察幸福指数,最后他们在此宣布中国将如何实现幸福。电影结合了艺术片和剧情片的特点,拍摄了很多角度和特写。片子尚未完成,两天只是拍摄了瑞典的部分,10月份还要拍摄中国部分。从目前看到的效果来看,将会相当相当精彩。

角色:我扮主席,丽斌扮秘书,雷姐、苏亚碧和小程扮专家。衣服都是剧组在H&M店根据我们尺寸买的。隆重感谢导演卡琳,十分专业、细致、温柔、耐心和辛苦的工作,还有剧组里的制片、后勤等童鞋也相当相当辛苦。离开的时候,卡琳拥抱着跟我说:“你很有表演天赋,下次有合适的剧本我还要找你演”,嘿嘿。遗憾不知是我表演太自然以至于没有人发觉,还是表演太迷人,以至于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拍一张剧照!(主席很郁闷!!)

……其他童鞋表演也不错滴,不信看看下面的图片:-D

happy02

happy03

happy04

happy05

happy06

事件乐谱

我自己最早是受过激浪派的影响,并且至今仍然喜欢激浪派的艺术态度:开放、实验、融入生活、幽默、极富想象力。05年策划的庙会式的“江湖”项目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受激浪派影响。

关于激浪派的解释:

激浪派不是一个现代艺术运动,也不是一个艺术风格,而是一个在20世纪60年代初出现在欧美的松散的国际性艺术组织。这个组织中的艺术家来自世界各地,他们的艺术创作活动也是各式各样的。其中有相当多的表演艺术的做法,如乘火车故意不买票,保持一天的沉默,吃饭,把身上所有的毛发剃光等等。因此这个组织基本上被看成从事表演艺术的组织,它同时也出版刊物,举办音乐会、艺术展,展览自己成员的作品,这些作品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但精神是比较一致的——把艺术弄的不像艺术。
激浪派:http://www.artda.cn/www/16/2009-02/1227.html
激浪派艺术:http://www.artda.cn/www/16/2008-10/794.html

在对激浪派的进一步了解中留意到,激浪派艺术家大量创作是采用“事件乐谱”(event scores)和“激浪盒子”(Fluxus boxes)的形式。这里主要介绍下“事件乐谱”,因为这和“五年幸福计划”有关(关于“幸福计划”以及为何相关,以后再单独说明):

One practice common by Fluxus inspired artists is the event score, also called instruction works. They are performance art scripts that are usually only a few lines long and consist of descriptions. In poetry there were a practice of the things-to-do-poems. The things-to-do-poems also create a bridge to political activism.

The artist Alison Knowles describe the event score like this:
“Event Scores, involve simple actions, ideas, and objects from everyday life recontexualized as performance. Event Scores are texts that can be seen as proposal pieces or instructions for actions. The idea of the score suggests musicality. Like a musical score, Event Scores can be realized by artists other than the original creator and are open to variation and interpretation.” via: http://www.aknowles.com/eventscore.html

事件乐谱(指示作品):

激浪派艺术家的一种常见做法是做“事件乐谱”,或者叫做“指示作品”。它们作为行为艺术的脚本通常只有几行文字,由一些说明构成。呈现一些“以事物/行动写诗”的作品。“以事物/行动写诗”也搭建起连接政治行动主义的桥梁。

艺术家埃里森•诺尔斯(Alison Knowles)这样描述“事件乐谱”:

“事件乐谱”涉及将简单的行动、想法和日常生活中的物体,重新赋予语境,转化为行为艺术表演。“事件乐谱”是一种作为行动方案或说明的文字。“乐谱”的概念即意味着音乐性。像音乐的乐谱一样,“事件乐谱”能够由原创者以外的艺术家来实现,具有变奏和阐释的开放性。

小野洋子创作了大量“事件乐谱”作品,出版许多这类书籍。第一本被称作《柚子》(Grapefruit 1964年)

这里我选取了部分“事件乐谱”作品来翻译:

Yoko Ono:
CLOUD PIECE

Imagine the clouds dripping. Dig a hole in your garden to put them in.
(1963 Spring)

小野洋子:
云朵

想象云朵滴下来。
在你花园里挖一个洞
把它们全都装进去。

PAINTING TO EXIST ONLY WHEN IT’S COPIED OR PHOTOGRAPHED
Let people copy or photograph your paintings. Destroy the originals.
(1964 Spring)

只有当被复制或被拍摄时,绘画才存在
让人们复制或拍摄你的画作。然后毁掉原作。
(1964年春)

SNOW PIECE
Think that snow is falling. Think that snow is falling
Everywhere all the time. When you talk with a person, think
that snow is falling between you and on the person.
Stop conversing when you think the person is covered by snow.
1963


想象雪正飘落。想象雪正飘落。
无处不在,无时无刻。当你和某人交谈,想象
雪正从你们之间飘落,落在那人身上。
当你想着那人被雪覆盖时,停止交谈。
1963

其他艺术家的“事件乐谱”作品:

Alison Knowles:
Variation #1 on #10 (“String Piece,” 1964)

Tie up the audience.
(Premired May 30th, 64 at Fluxhall in NY.)

Alison Knowles
#10到#1的变奏(“绳子作品”,1964年)
把观众包裹起来。
(1964年5月30日纽约Fluxhall首演)

KEN FRIEDMAN:
Cheers

Conduct a large crowd of people to the house of a stranger. Knock on the door. When someone opens the door, the crowd applauds and cheers vigorously.
All depart silently.
(1965)

肯•弗里德曼KEN FRIEDMAN
欢呼

带领一大群人去到一座陌生人的房子,敲门。当有人开门的时,蜂拥而上向他喝彩并使劲欢呼。
所有人默默离开。
(1965)

MARJETICA POTRC:
Untitled
How to blow away a wall:
It is easy.
Close your eyes,
Concentrate
and blow

MARJETICA POTRC:
无题
如何吹散一面墙:
很简单
闭上你的眼睛
注意力集中
然后吹

Hassan Khan:
(excerpt from longer script)
wonder what the closest person to you really wants from you
wonder what you really want from the closest person to you

Hassan Khan:
(从较长脚本摘录)
好奇于你最亲近的人最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好奇于你最想从最亲近的人身上得到什么

STEVE KALTENBACH:
Untitled
Start a rumor.
(1969)

STEVE KALTENBACH
无题
开始造谣。
(1969年)

其实“事件乐谱”是一种“行动诗”或“诗的行动”,它既是行为表演的脚本,也可以是行为表演或观念艺术的阐释方式,这一点是我在“五年幸福计划”中与瑞典艺术家乔安娜的交流中理解到的,正如她在描述几位本地艺术家的作品时所采用的“事件乐谱”样式。比如“桥梁”展览上,和丽斌从影子里挣脱的行为艺术用“事件乐谱”来描述就是:企图从自己的影子里挣脱出来,即便其锋锐的弹力会伤到你。
雷燕的“迷彩布造”作品可以这样描述:把你的军装脱下来,使其成为一只茶壶、水杯或瓶子。
孙国娟每年的“永远甜蜜”可以这样描述:脱下衣服,全身抹上糖,端庄地坐着,试图一直保持甜蜜的感觉。
我的“意外死亡现场”可以描述为:躺在路上装死……

诸如此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