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云南艺术

xuetao-small

薛滔访谈:当代艺术在云南

罗:你在最近一次为几位70后云南艺术家写的前言上用 “非流”(non-stream)一词来表述,你写到“非流是一种既不在主流也不在非主流的状态,这种在流之外的状态,是云南艺术家的突出特征”。你认为这是一种尴尬还是自处之道?薛滔:都有。要看云南艺术家自己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他们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尴尬。如果不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自处之道。

Continue Reading
marjanverhaeghe-small

收获的季节——写在“四季•秋天”展览之后

“四季”云南女性艺术展经过四年的跋涉,终于到了“秋天”,象征着收获的高峰。这次展览作品质量和效果格外好,我认为是四次展览里最成熟的一次,说明这个四年项目的确带动了云南本土女性艺术家的整体创造力和凝聚力。云南女性艺术群体的起步跟2002年“长征”艺术项目朱迪•芝加哥来访有关,那次在泸沽湖的合作刺激了本土女性艺术家们在性别政治层面上的身份意识。

Continue Reading
tangzhigang

有关云南风景写生的访谈

我觉得今天的艺术家不能只是将自然当作一个不变的诗意标本来描绘,一种疏离的恒定关系,而是将自然、景观、社会当作我们共同进入的一个场景、一个剧场,来重新理解我们与自然的关系。并且敏锐嗅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feimin-painting

访谈:孙国娟与雷燕

孙国娟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做云南女性艺术家的展览。在云南女性艺术家的呼声和毛旭辉老师的鼓励支持下,孙国娟终于下决心做云南女性艺术家群展的承担者。之后,孙国娟提出“四季”的概念,用一个延续性、前瞻性的方式,开始为期四年的云南女性艺术展计划。

Continue Reading
grass

风景艺术

昨晚“纬度59.9”艺术展开幕,一些摄影,一片青草地。 这几天与挪威艺术家马瑞安娜(Marianne Blankenberg)、法国艺术家马德琳(Madlen Herrström)一起工作,让我又整理了一点关于风景艺术的思绪。 云南在过去三十年现代艺术运动之后有非常深的风景画传统,从外光派到八五新潮,再到今天各个艺术家群体,几乎每一位云南艺术家都画风景。如果稍微留意今天画风景的艺术家们的作品会发现,他们在创作和风景写生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甚至各不相干。好些风景画家纠结于该把风景写生当作创作来展开呢,还是应该更放松更无为地,只是画画风景(这有点像退休老干部写书法,只是作为一种游于艺的修持)。 云南风景画家的精神资源主要来自中国传统山水画传统,借景抒情,写境与造境,到达治愈心灵修身的目的……在艺术样式上主要受现代主义影响(如印象派或19世纪俄罗斯绘画),对自然界色彩与造型的研究仍然是首要功课。由于这些艺术家大多在学院参与教学,因此他们的风景写生一般都选择去到一个有农家的乡村,住在农民家,然后在附近写生(如被称作云南艺术的摇篮的圭山),这应该也是传承了“艺术为人民服务”时期的田野调查工作方式,了解农民的生活,为他们画速写。不过今天艺术家更多的是借宿,而不是表现农民。总之,找个地方去画画风景就好了。 马德琳与马瑞安娜在过去三十年是通过在挪威或欧洲远足旅行的方式,一边旅行一边创作,就地取材。马德琳的创作方式也很经济,比如用手机拍摄素材,用家用打印机打印出来黑白图片,然后再在纸上勾画、拼贴、刮搓揉等等,再翻拍……马瑞安娜的作品观念性更强,她对十八十九世纪挪威风景画很感兴趣,并去到那些著名风景画所描绘的场景,借用美术史进行参照和再创作。 相对来说,云南的风景艺术传统更倾向于静态的生活方式(still life),在美学上趋于安稳,重在既定框架中操练(如色彩练习)。境界高的则重在进入一种安逸、逍遥、与自然融为一体、与自然对话的冥想过程(meditation),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如苏新宏、和丽斌等)。因此云南风景画家的作品在面貌上基本是现代主义传统。而这两位艺术家则完全从自己现代派传统里走出来,尝试多种媒介,在徒步中探索(explore),探索新的自然景观,也探索新的美学方式。她们也说到,今天欧洲艺术家仍有许多在创作风景,但她们会把风景与环境问题、风景与新媒介、新语言等联系起来,她们强调跨界实验,并保持对现状的互动。而中国山水传统在态度上基本是对现状的逃逸,而非对话或互动。 静态冥思与动态探索,独处与对话,本为一个世界或一个艺术家生活方式的两面,两股相互交叉的轴线。并不是说静态就属于东方,动态就是西方。比如法国艺术家莫兰迪就相当强调静观生活,他把天主教默观传统引入画面。 但风景艺术作为现代主义时期的经典类型艺术,正如电影里的类型片(武打片、喜剧片、音乐剧等),在今天必然遭遇其他领域和新兴美学的挑战,如何在今天的语境中保持活力,如何转换到当代语境,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命题。 相关展览信息:http://www.tcgnordica.com/2011/latitude-599/

Continue Reading
lumin-print-work

彼岸——吕敏绘画艺术展

彼岸——吕敏绘画艺术展 策展人:罗菲 主办:TCG诺地卡画廊 展览开幕酒会:2010年11月6日(星期六)晚上8点 展览档期:2010年11月6日至11月30日(周一至周六开放) 展览地点:昆明市西坝路101号,昆明创库艺术主题社区,TCG诺地卡画廊 电话:0871-4114692 网址:www.tcgnordica.com 电邮:info@tcgnordica.com 阅读更多有关吕敏的艺术作品及其简历: http://www.tcgnordica.com/2010/lv-min/ ========================= 前言 彼岸,常常让人联想到一种理想化的无忧无虑的在别处的生活,人们通常觉得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国度,尽管如此,许多人仍旧盼望去到一片崭新的地方,重新获得生命的自由和生机。佛家称“到达彼岸”为悟道、成佛,可见到达彼岸需要相当的修行,和预备好去彼岸的心境。也有另一种古老的理念,理想的国度不在彼岸,而是在当下,只要我们愿意卑微下来,敏锐于造物界的一切美丽和单纯,我们便会惊奇地发现,一个“彼岸”正在降临,虽然尚未完全。 此岸与彼岸之间不是隔着一条汹涌的河流,而是隔着一个自我,当我们把自己当作一切生命的中心,彼岸就从心里消失,当我们把自己破碎,彼岸就重新缓缓降临。我们的心境也由此发生了转变,以一双单纯的心来看待周遭万物。要具备这样的眼光和心境,有时需要许久的操练和阅历,但有时,对有些人来说,却是上天给予的一种恩赐,比如版画家吕敏。 吕敏的版画以云南本土人文风情为蓝本,描绘人与自然的和谐意境,画作常见含蓄沉静、微妙渐变的色块,在版画界独树一帜。画作中单纯朴实的情感常常打动着许多人,由此体会到画家心中那份纯净朴素而又充满激情的童真。 吕敏画中多见云南少数民族的服饰与习俗,山川、河流与丛林,但她并不试图呈现一个原生态的“此岸”的云南,而是通过感悟与幻想,让人体验一个充满诗性的童心荡漾的生活样式与世界秩序,有时在吕敏的画作中很难严格区分一个真实的云南还是梦境的云南。吕敏的艺术也将一个渐渐失落的、我们奋力抢救的和谐感重新呈现给我们,她鼓励我们留意“彼岸”的意境原来正在“此岸”的某处。 为此,昆明TCG诺地卡画廊也有幸为大家推介云南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吕敏女士的艺术,我们将在2010年11月6日晚8点举办“彼岸——吕敏绘画艺术展”开幕酒会,为大家展现云南优秀版画艺术家吕敏女士的艺术世界。此次展览将包括吕敏近30年来的25件版画精品和4件新近的油画巨作。展览将从11月6日展到11月30日结束。展览免费参观,欢迎艺术界和社会各界朋友前来观展! 策展人 罗菲 2010年10月22日于昆明创库 ========================= 吕敏部分版画油画作品: 更多图文信息见:http://www.tcgnordica.com/2010/lvmin-faramita/ For English site at http://en.tcgnordica.com/2010/lvmin-faramita/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