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云南艺术

maoxuhui4

艺术与日常生活转向——云南当代艺术的实践与观念(2001-2014)

在被资本消费社会和集权权力社会双重异化的日常生活中,通过考察云南当代艺术自2001年以来在个人心灵史书写、社群重建和场域实践这三方面的各类媒介实践与观念表达,来激活个体与地方的主体性,使日常生活中的个体从经验转向灵性和审美化表达,社群从消费与权力形态转向团契共享与庆祝,地方场域从静默转向主体性响应。

Continue Reading
jackfruit-art-conversation

“菠萝蜜”当代艺术系列对谈(第一回)

2014年也将成为云南当代艺术重要的一年,过去发生的“艺术真容易”艺术展、五三艺术节以及即将举办的薛滔个展、和丽斌个展,还有其他即将揭幕的重要活动,都预示着云南当代艺术的中坚力量正在回归实验性,并自觉开启地域性当代艺术的自主叙事。本次对谈将邀请活跃于本地的多位策展人、艺术家就2001年创库后的本土当代艺术状况展开梳理、讨论与碰撞。

Continue Reading
xuetao-small

薛滔的形式实验

薛滔自2000年以来始终采用报纸创作装置作品,其作品具有简练明朗的形式和厚重感,为报纸赋予了特别的陌生效果,从形式实验的角度看,薛滔至少在三个层面展开了探索:有关时间的形式,有关能量的形式以及有关语言的形式。

Continue Reading
53

遇见梵高——五三青年艺术节于5月3日在昆开幕

2014年的“遇见梵高——五三青年艺术节”以现代表现主义之父梵高为线索,牵引出云南现、当代艺术与西方印象主义以来的艺术流派的深层关系,艺术节由十一个活动组成,“实验江湖”是对昆明2005—2006年的“江湖”实验艺术运动之后到今天云南实验艺术的整体梳理与呈现……

Continue Reading
jianghu8-small

江湖:先锋派、庙会或者游击队

我更倾向于把“江湖”看作一场持续两年的具有颠覆性的行为艺术,那种与大众审美对抗式的行为艺术态度在“江湖”中被转换为一种人人都渴望参与的期待感。这件宏大的表演作品,也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行为艺术中那种痛苦、迷失、暴力的身体经验中解脱出来,呈现出欢乐的身体经验。因为做艺术是为了庆祝,生命是为了庆祝。这或许是云南当代艺术自“江湖”以后可以继续发展的经验和美学吧。

Continue Reading
brillo-boxes-thumb

《艺术的终结之后》读书笔记(一)

【按】前段时间一篇访谈小范围激起了云南青年艺术家们的讨论,大家看到一个事实,这几年当代艺术在云南呈回落低谷状态,不再有探索性实验性的“宏大叙事”。可以说,“江湖”之后,随着艺术家的出走或转型,云南当代艺术的火焰渐渐熄灭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