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中国社会

river-town

读《江城》

读完《寻路中国》之后,很快读《江城》,这是何伟的第一本书。关于他刚来中国时在涪陵的生活(96-98年)。作为一个敏锐的外来者,他留心身边的一切人和事,真诚地讨论。可以看出来,作者竭力克制着自己来自西方文化的偏见与骄傲。

Continue Reading
country-driving

从《寻路中国》认识中国

一口气读完了何伟的《寻路中国》,真心写的好,立即推荐给身边的朋友。显然,他比许多中国人更了解中国和中国人,那些习以为常、被忽略的现实(或超现实),像一道道奇观被带回来。这让我这个中国人也好奇,原来我们的确是这样生活的。而我从前竟然不知道!

Continue Reading
束河的篝火

丽江行

每回参加星光的笔会都受益匪浅,这回在丽江,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方便,回想前几年都是我风尘仆仆赶往京沪,这回改大家长途跋涉、中途借宿、转机转车,来到充满神秘色彩的彩云之南。哦,还是蝴蝶王国!在丽江的几日与从事写作的朋友们分享艺术,谈论创造,交流心得。.

Continue Reading
happiness-china

幸福中国

按:近期开始着手中国艺术家与瑞典艺术家“五年幸福计划”的项目,对幸福这个话题做了一些调查,我把整理来的部分资料贴出来与大家分享。“幸福”这个词是近年来政府、媒体、出版商、公益组织和大众都十分喜欢的词汇,在某种程度上“幸福”是这个时代的“终极问题”。 本来“幸福”是一个很个人化的情感表现,在中文维基百科上,“幸福”词条对应的是“快乐”: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F%AB%E6%A8%82,我想这样更有助于理解什么是幸福。有意思的是,在百度百科上,却有一系列关于“幸福”和“不幸福”的标准解释(http://baike.baidu.com/view/8334.htm),其中一段“基督教神学的幸福观”的解释,让读后人大跌眼镜,居然说“只有在修道院中摆脱尘世的诱惑和纷扰,达到圣洁状态,才最能获得幸福”。这种缺乏宗教常识的百科知识害人不浅,我想最笼统最粗浅对基督教幸福观的解释也应该提到“在上帝的快乐中我们得以分享祂的快乐”吧)。这也是我做网络调查时基本不用百度的原因之一。 ================================================ 一些关于幸福的书和电影: ================================================ 以下为网络上关于“幸福”的摘录材料: 快乐(幸福)是一种感受良好时的情绪反应,一种能表现出愉悦与幸福心理状态的情绪。而且常见的成因包括感到健康、安全、爱情和性快感等等等。快乐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就是笑。通常我们[谁?]认为达到快乐,是需要工作和爱。 知足的人常常都比较快乐,因为要求都不高,所以很容易满足,因而达到快乐。但是别因为快乐而故意找借口把自己弄得无所事事,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这样却是消极的做法。最完美的做法,就是在尽兴之余,也不要得意忘形,尽量控制自己的思绪。 “幸福”这一概念目前已被纳入国家发展指数考核。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条由不丹提出的非约束性决议,那就是是将“国民幸福指数”(Gross Domestic Happiness)纳入国家发展指数的考核中。这一概念用以衡量生活质量,在物质与精神之间寻找平衡。 源文档:http://zh.wikipedia.org/zh-cn/%E5%BF%AB%E4%B9%90 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缩写GNH)是评价生活质量的指数,比国民生产总值更具全面,并注重精神上的感受。 这个术语由前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于1972年提出。他的对于这个术语的解释是建立一个能够为不丹基于佛教精神价值观的特殊文化而服务的经济环境。和大部分道德上的目标一样,容易陈述而难以定义。然而,它成为这个国家五年计划和其它与经济和发展相关计划的一个统一的愿景。 按照传统发展模式,经济发展成为最后的目标。而GNH的理念强调人类社会的真正发展是物质和精神同步发展的,并且相互影响。GNH四大基本元素是平等稳固的社会经济建设,文化价值的保护和发扬,自然环境的保护和高效管理制度的建立。 源文档:http://zh.wikipedia.org/zh-cn/%E5%9B%BD%E5%AE%B6%E5%BF%AB%E4%B9%90%E6%8C%87%E6%95%B0 世界聚焦“幸福中国” 解读“两会”五大关切 2011年03月09日 “中国由‘国富论’转向‘幸福论’, “中国要成为民生大国”,“经济转型成最优先课题”,“中国进入绿色发展时代”,“抗通胀 中国打‘精准战’”。这样的表述频频出现在世界各大媒体上,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中国的问题牵动着世界的神经,中国的关切也是世界的关切。 美联社报道说,“幸福”是中国政府今年工作的主题,为此政府将抑制通胀,实现更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方式。 美国《大西洋月刊》载文说,中国两会召开之际,人们一直在谈论的话题是获得更多的幸福。“十二五”规划的主旨是将发展重点转向“以人为本的经济增长”。中国政府要将“人民的生活”和“生活质量”置于经济快速增长之上。中国有关方面也对不同城市和人群的“幸福”状况进行了调查。 日本《中文导报》7日刊文说,今年出现频率最高、本次“两会”最热门的关键词,非“幸福”莫属。中国在取得经济成长、国家富强的阶段性成果的同时,已经看到了或者说有能力谈论下一个目标,那就是协调发展、国民幸福。由“国富论”转向“幸福论”,由“GDP崇拜”转向“幸福追求”,这是社会的要求,也是世界的潮流。 源文档: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3/09/c_121162034.htm ================================================ From: China Real Time Report March 6, 2012 via: http://blogs.wsj.com/chinarealtime/2012/03/06/china-watch-spreading-happiness-facebook-partnership-political-bling/?KEYWORDS=facebook+partnership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Guangdong province, which uses a Happiness Index in addition to GDP as a […]

Continue Reading

人心

在接二连三的校园幼儿园血案发生之前,我们都可以说中国的问题是体制问题,所以我们要改革;所有的问题都是他人的问题,坚信“他人即地狱”;我们也坚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论富人还是穷人,所以“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庸俗实用主义在我们这里如此盛行。 从汶川地震校舍倒塌,到毒奶粉、问题育苗,我们都可以认为是体制问题、社会问题,是某些地区的问题。直到刀客从警察局走向街头、走向幼儿园和校园,从报复施暴者,到报复无辜的幼儿和妇女,我们才看到这个国家不只是体制问题,更是人的问题,人心出了问题——严重缺乏信仰——不是他人缺乏,而是我缺乏;我们才看到这个世代的真面貌——一座正在修建的巴别塔,里面已然腐朽,正在坍塌。 一个缺乏公义和怜悯的社会,造就了草莽英雄,只是今天他们不再挑战权威,而是选择报复,对无辜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下手(最有效的报复),然后自我了断(让责任看上去无可追究)。而那些无缘无故失去孩子的父母们,除了痛苦,连发泄愤怒的具体对象都没有,追究责任的对象都没有,那个疯子的痛苦为何要让我们孩子的性命和社会大众来承担,苦毒继续蔓延,或许有人选择同样的方式报复他人,虽然不一定成为刀客,但在端盘子的时候往菜里吐口水,或者在锅里使用地沟油是很容易的事,而这时,报复者的目的就达到了,让人心失去信仰。如此狠毒!如此荒诞! 正因为人将自己作为上帝,一个人才敢夺取另一个人的性命——在上帝审判之前我先审判他人。然而上帝却说:“……申冤在我,我必报应”。 正因为人心中没有上帝,才敢夺人命,也自我了断,殊不知,死人要复活,有末世的大审判等候死人活人,夺人命的,要接受永刑,不是一刀了断之后的释然,而是火湖里永远的痛苦。 也正因为人不接受道成肉身的上帝——耶稣基督,人和人不能彼此成为弟兄和姐妹,互为肢体关系,于是人都相信自己是座孤岛,和他人无关,那个砍人的是疯子,仇恨社会,是他人得罪了他,又不是我。殊不知,那个砍人的疯子在没疯之前,我亏欠过他,我对他冷漠,我嘲讽他刺激他甚至殴打他,对他泄愤……我拒绝进入他的故事,也拒绝他进入我的故事。那个“他”,就是我身边每一个人。 刀剑、干旱、饥荒。让我想起先知耶利米的预言。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靠一次矫正就能改变现实的时候了(严打严防虽然重要,但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就像危在旦夕的癌症病人不可能打强心针吃降温药来获得新生,而是悔改,彻底地悔改。只有人和上帝的关系复和,人和人的关系才能真正复和,才有真正的和谐社会。只有上帝在人心中掌权,爱的种子才开始在家庭和社会中生长,久旱的人心才被甘霖滋润,而非仇恨。 一起为身边的人祷告,进入他们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杯具

我所在的小区昨夜停车棚被盗六辆电单车,我的也在其中。盗贼将车棚后门的锁钳断,破门而入。 守车棚的是一大家子人,还有个刚上学的小女孩儿,住在狭窄昏暗的小屋里。常常看见他们挤在节能灯下一起搓麻将、做饭、看电视剧。清早,女人红肿着眼睛,说:被盗的都是新车和好车。另一个中年妇女在小屋里捂着头蜷在铺上,泣不成声,因为她们要面临两万多的赔偿,对于这样一个靠守单车棚和麻将桌上的运气来维生的家庭来说,这样的打击是惨痛的,他们不得不四处借贷。其他几个男人在车棚里慢慢地走来走去、查看、眉头紧锁,像办案民警,镇静地登记丢失车主的电话号码。 我的车四千多,新款,才骑了三个月。其实自己更喜欢骑自行车,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保证可以长期进行的运动项目,我实在挤不出时间去运动场或爬山之类,另一方面,我一天坐的时间实在太多,需要保持运动,否则精神和体质越来越差。当初买电单车,是因为考虑到有时特别累,不想再过多运动。尽管如此,很多时候我还是电单车和自行车交替使用。 车被盗了,对我而言,虽然带来一些不便,但我其实更为守车棚的那些人难过,因为他们要负全部责任。我跟他们说,这事儿物管也应该负部分责呐!首先,保安为何没发现,夜深人静大铁门被撬,六张车被推出去(肯定不可能骑出去,因为没钥匙),守大门的在睡觉吗?其次,守车棚的有多少能力负责赔偿,如今电单车越来越多,随便丢一辆都好几千,而原来停车的地方从安全系数上讲是不够的,这种情况,他们应该有保险才对,否则谁能保证绝对不出事呢?如果守车棚的人没赔偿能力,或逃之夭夭,那小区里的车棚是不是形同摆设的?他们很无奈地说:物管不负责。我觉得这很不公平,这么大的责任事故丢给底层的一个家庭或个人来承担。听楼下发廊的一个人说,曾经附近小区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守车棚的觉得物管也应该负责,于是打官司,但最后判决物管不用赔偿。从情理上说,我觉得这里可能有法律和管理漏洞。而真正令人难过的,是那个守车棚的女人说:不要去争了,没用的,怎么争得过他们呢,算自己倒霉吧…… 倒霉的总是底层的那些人,他们不仅要为自己的过失负责,还要为这个社会的漏洞负责。这种不公的感觉不只是这件事,而是深觉这个社会是如何把底层百姓逼到更加艰难的境地。 今天新闻又说,某地砍伤几十名幼儿园的小孩(出处)。这样的新闻连篇不断,矗立于愤怒的日常生活。但又有多少人,在倾听和关怀那些动手之前的、底层的、边缘的、沉默的、痛苦的人们呢?要么沉默,要么爆发。自Yang Jia以后,这个国家的刀客就出现两种,一种专砍权力机构里的人,一种专砍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多么杯具。希望接下来的工作,不是管制刀具,而是疏导人心。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