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书写现场

今天的作品名为“誓言”,方案是这样:

– 在三本作文本上写满“我再也不笑了”,然后寄给我初中的英语老师。
– 写完大概需三十个小时,总共六万字,其中重复书写“我再也不笑了”一万次。

相关说明:
– 我初一上英语课喜欢嬉笑,屡教不改,被英语老师罚写三本“我再也不笑了”,从此之后认真听课,英语成绩大幅提高,名列前茅。
– 那位英语老师是一位姓赵的年轻女教师,可能她早已不在我所就读的初中任教,不过,我仍会把这三本作文本寄到我就读初中的英语教研室,收件人是赵老师。
– 我会在信中留下我的作品说明和联系方式,期待有人回复。

我下午两点多就进展厅开始写字,比想象的进展缓慢很多,写了两页字就开始潦草起来,没多久手就酸疼,心里开始恶心,而且很快就饿了。

pledge02

开幕式上很多观众围观议论,认为我是在无声地抨击当下的教育制度。也有的朋友以为我今后再也不笑了,就想方设法逗我,于坚老师在旁边看了很久,悄悄绕到背后挠我痒痒,得意地说:“笑了!笑了!!”还有人认为我受到的伤害太深,有心理阴影,认为我是想报复。我就突然想到马太福音里耶稣说的这段话:

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
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9–41)

英语老师当年罚我写三本,我如今加上以前写的总共写了六本给她。算不算同“恶人”走二里路呢?

pledge03

pledge06

感谢今天给我拍照和录像的雷姐、羊还有骨折,以上图片是他们拍的。

展览开幕式接近尾声,九点半的样子,手实在酸疼得不行,起来休息,跑去喝点饮料找朋友聊两句,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就有一些观众坐到我的椅子上,开始认认真真一页一页地翻看,然后就掏出笔来帮我写了。我一开始想阻止,后来想想算了,这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不过很快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刚开始他们只是帮我写“我再也不笑了”,接下来他们就自由发挥,诸如“我要笑了”、“我笑了,你哭吗?”、“他妈的你咋个整?”……他们开始打情骂俏说粗口,甚至他们开始写“罗菲我爱你”,我就站在旁边拍照拍录像,他们一边写一边议论罗菲是谁。后来一个伙子写“关爱不爱你?!”,又补充到“关温爱你!”。我问关温是谁啊?他说温是他老婆,关是他自己。他们边写边念着作品的题目“这是誓言哦!”,真荒诞的场景。最后要收摊的时候,一位漂亮女子又坐下来,掏出一枚印有中国福利彩票字样的圆珠笔,郑重其事地写了一页“我是狐狸精”。我问她为何写这个?她说就想写这个。突然觉得,他们这伙人应该去注册一个微博帐号,没事可以瞎唠叨,或者去注册一个兜售隐私的网站,一定会喜欢。他们的介入让我的作品发生了很大改变,这种改变不是在原计划上丰富,而是直接消解掉原来的理念,我不可能把这些内容寄到学校,那就成了恶搞,不是观念艺术。可以想象许多人没有什么机会这样认真地瞎玩,但这样的场景却让我想起哥本哈根海边一群中国游客猥琐地捧着美人鱼雕塑的乳房在一起合影留念,他们的确为作品添加了今天的涵义,艺术也为他们提供快乐的想象,不过,心灵里深刻的匮乏却昭然若揭,缺乏文化训练和民主表态机制下的人们,在他们有权利表达的时候,他们只是想到了娱乐娱乐再娱乐。

pledge-audience01 pledge-audience02 pledge-audience03

pledge-audience-writing02

pledge-audience-writing05

pledge-audience-writing04

pledge-audience-writing03

pledge-audience-writing01

这些素材我都收藏起来,今后展出这件作品的时候,会很有意思。字还没写完,回到家继续奋斗,9月1日开学前完成寄去就好,整个过程我都会记录下来,期待更多意外的惊喜。

“不上墙”艺术展

Off-the-Wall-poster

不上墙
开幕酒会:2010年7月16日晚20:00
展期:2010年7月16日—23日
地点:昆明市金鼎山北路24号,Loft•金鼎1919(昆瑞路+昆沙路交叉路口,学府路氧气厂路口上行30米)
策划:943工作室
主办:Loft•金鼎1919  943工作室

参展艺术家:荣洁,王涵,和丽斌,石志洁,宋梓萍,雷燕,刘丽芬,张永正,周蒙泰,陈玲洁,陈凯,陶锦,罗菲,沙玉蓉,Nathalie Bissig(瑞士),Marianne Csaky(匈牙利),Alyshia Boddenberg(澳大利亚), Joo Yeon Woo (韩籍美国),Ly Tran Quynh Giang (越南),Hang Thuy Nguyen (越南), Letizia Werth(奥地利),Simon Torssell Lerin(瑞典),Bettina Hystad(挪威),Kris Ariel(美国)
参展机构:云之南记录影像展

支持:Loft•金鼎1919, 瑞士苏黎世市政府, 东西画廊, 云之南记录影像展, 943工作室

何为墙?何为不上墙?

2010年7月,943工作室成立三周年,大家想邀约工作室的朋友们一起实践和分享做实验型展览的新的可能性。

“不上墙”是工作室的成员们讨论之后一致通过的展览名称。何为墙,何为不上墙呢?我认为这有多重寓意。首先,云南的当代艺术多以架上绘画为主,架上绘画的美学经验与观看经验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几代艺术家。架上绘画营造了一种平面化的、一个角度的读解与观看方式。而这次展览想从根本上抛弃墙对作品展示的主导作用。所有作品都不利用墙面,不论是影像,装置,还是图片,行为,所呈现出来的都是多维度、多角度、多空间的。这既是对展览方式,也是对参展艺术家的挑战,我们希望以此实现艺术作品的创作与呈现方式的突围。其次,过去媒体和公众对云南艺术家的认知,是“墙里开花墙外香”。而今天在国际化交流日益频繁和多元的情境下,“墙”已经不存在,艺术家无需背井离乡到外面的世界去打拼,只需真实地立足于脚下的土地,深入地挖掘个体内在精神的深处,亦能创造出优秀的艺术作品。另外,“不上墙”也喻示着943工作室的艺术家们文化上的自信,无需四处张望,自己营造一个开放的平台,把外面的艺术家吸引到昆明来,体验一种别样的云南生活方式与艺术方式的魅力,在一种漫游的心境下生活和创作。这也是943工作室与金鼎1919•Loft合作举办国际艺术家进驻项目的初衷之一,该项目从2009年运行至今一年,我们不仅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度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并成为朋友,同时也因为这多维文化的对话与分享为昆明的当代艺术营造出清新、自由、开放的环境。

参加这次展览的艺术家由以下几方面组成:一是943工作室的成员;二是三年以来与工作室合作过的艺术家朋友们;三是工作室做国际艺术家进驻项目以来参与的其中9位国外艺术家;四是云南年轻艺术家。作品则涵盖了绘画、装置、图片、影像、行为、声音等多种形式,而展示方式则是不上墙,我们希望以此种方式突破架上经验的束缚,为当代艺术的展示与传播探索新的方式。

943工作室:和丽斌
2010年6月11日于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