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不是图式

重要的不是图式

——略论和丽斌2001-2005年创作历程及其他

近十年来,国中艺术家要创造出自己的图式逐渐被默认为一个艺术家的基本素质,特别是画家,完全形成一个图式流派。因为有评论家宣称一个艺术家找到了自己的图式,这个艺术家就成功一半,这样的论调毫无疑问是带有提示性的,暗含的提示是:然后再把这个图式重复下去,直到墙上挂满为止。自然,重复的力量甚巨大,重复也可以成为一种创造–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现代消费主义的创造–生产,因为它依赖于便于识别、传播和消费。塞尚曾说,艺术家要为自己创造一种视觉,他说的是视觉,不是图式,图式是视觉之一种,并艺术家延续自己方法论的呈现方式,这是显而易见的,试想塞尚当年一直画那座圣维克多山会诞生什么样的塞尚。而今天许多人已经把艺术狭隘化了,艺术理解成视觉,视觉理解成图式,图式理解成符号,符号理解成标志,标志理解成名字,因此今天的艺术就是关于艺术家的名字和图式之间的暧昧关系。因为靠图式成功的神话是完全真实可信的。艺术家和观众也越来越习惯于这样的逻辑了。

Read More: 3326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团团圆圆

昨日下午爬金城山,天气尚好,可俯瞰仪陇全镇及四围山脉。全镇不大,总共才两三条主要街道的地方,却有六万多人口,各样设施、社区、景点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山头上有一460平米“德”字耸于险壁,气势磅礴,俨然端正,近似颜体,书自朱德。下边还有上百位书法家的“德”字碑,颇为壮观。此景观为纪念朱德,还有张思德(竟然是朱德的邻居)。“德”字对面遥望70公里一座山头,还有一倒“福”遥相呼应,也很端正俨然、气势磅礴,“德”白“福”赤而已。朱德的老乡真是煞费苦心。

晚上是除夕夜,街上很早就安静并漆黑了,零星有些鞭炮声。

Read More: 644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门庭即市

小镇里的人们喜好听迪斯高,音量开得很大,如雷贯耳,响彻全镇。商铺为招揽生意,几乎家家如此,从早上8点就开始,直至晚上9、10点,甚至通夜长鸣。

前天晚上楼下的运动鞋专卖店打烊时忘了关音箱,迪斯高“耶——耶——耶,喔——喔——喔”了整整一个通宵,有人探出头来痛骂,没反应——大家明白店里一定没人了。我完全无法入眠,愤怒之极,想起来拨110,后来想想,110来了还要录口供,问清地址还要联系方式,东问西查,等他们把问题解决了,也基本耗去大半夜了——于是算了罢——四围的邻居一定都这样想的!直到早上店里的小姑娘来开门还听到音箱里在使劲地又唱又蹦才恍然大悟过来立马关了音箱。可那时,楼下已经车水马龙,太阳正缓缓升起,我也毫无睡意了。半小时稍微休息后,又立即开唱——该上班了!

Read More: 458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小镇的生活

昨晚在旧书摊上购得几本便宜书,其中一本是关于鲁迅去世时的珍贵老照片《痛别鲁迅》,第一次见到鲁迅氏的遗容,十分憔悴,劳累过度致死。

今早读完此书,还有《安徒生剪影》。

下午停电。岳母大人背了一大箩筐土鸡蛋带上我们去拜访隔壁一栋楼里的亲戚们。

Read More: 172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