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叙述学的诞生

你被迫服下了一种药!不是因为你已经感染了病毒,而是因为你满腹狐疑地认为自己恐怕需要被某种药物感染,你甚至认为最好是被别人传染的,那样可以免去一些罪名。恰巧现在为你提供了一次服药治疗的机会。可是它不会让你高烧不止的脑袋降温,也不会给你维生素ABCDEFG 增强你的身体机能,更不可能是人参海参让你大滋大补欣喜若狂!但它却让你在短期内丧失常规作战能力,让你突然晕厥,让你九死一生、绝处逢生、死里逃生,让你兴奋但是无能为力、无计可施因为力不从心,让你准备起身而逃却又决定把自己摔死在这场治疗当中。它当然不会让你一命呜呼!但你也别指望一劳永逸地获得幸福感,因为这不过是南柯一梦,所以:千万千万别当真,否则会走火入魔!

Read More: 3520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放大始末

起始的冲动

稍有点理想的年轻人在读书期间就老琢磨着要干点什么,以证明自身的才华和精力与别人不同,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发自内心的冲动和期盼。

早在二00二年底,赵庆明,郭鹏和黄佑华就经常聚集在我麻园村的小屋内商讨准备做展览的事情,因为大伙都被认为(或自认为)在云艺属于那种”不太听话”的学生,而且还志趣相投,时不时尝试着做点所谓的当代艺术,黄佑华又是一直在做实验戏剧,”大家应该一起做点什么”这是大家的初衷和共同愿望。而且在这之前我们都没有参加过一次当代艺术展,有展览经验的也就只是普通的画展而已,都是各自私下里尝试着做行为艺术或图片什么的。所以大家都希望能够有个展示的机会,并且是自己亲自来做。我们同时也谙知,这是提高自己作品水平的一种必然途径。

Read More: 6429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给一个年轻人聚会的地方(向卫星访谈)

采访者:罗菲(简称L),受访者:向卫星(简称X)时间:2004年6月10日星期四晚上9:00地点:昆明ALAB实域艺术空间

前言:向卫星在昆明年轻艺术家中是以“星哥”的头衔出现的,因为他为人处世的豪爽性格和中年人所具备的成熟让“小弟”们尊称他为“星哥”。星哥同志早已成家,喜得一子,今年3岁,他总是非常高兴地宣称自己是很幸运的,因为他从来没有因家庭而拖累自己想干的事情。昆明ALAB实域艺术空间就是他所干的事情之一,和另外一位云南师范大学教师喻晓峰合作建立。

Read More: 3551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