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是一种判断机制

没有客观,只有立场!这是我针对人们要求艺术批评要客观的回应。

因为人不能客观,这是人的有限性,受造物的有限性。人并不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过去以及未来,并不能真正明白过去的事件与未来有着什么样的

终极联系,一分钟前我们为某些事沮丧不已,两分钟后我们发现只是有惊无险,于是我们开怀且安息。如此看来,人对事物的判断就多少附带着某些盲点,不能全

Read More: 1208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在荒原独处中默观

当人从世间万物各样事务中抽身出来,离开喧嚣纷繁的世界,退到一片无人之境:荒原与旷野中独处时,天地间渺小身躯的人,不再只是一个短暂存活于地上有呼吸的动物,人重新获得那关乎永恒与真理的思考,人重新省察自己的价值,身体与意志也不再容易受世界的欲望所引诱。独处者的心平静如止水,独处者的灵得到安息,不再纷乱,独处者在荒原与旷野中默观(contemplation),单单的默观,默观自身,默观所处的世界,默观自己作为天地万物之中的人在这世代的境遇。在默观的过程中,独处者的心和灵都得以敞开,得以释放,去体验那”我在万物之中,万物在我之中”的荒原独处的默观之境。那么,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为何要选择默观独处呢?我想,艺术家乃是作为活在这个世界上,却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他是人类心灵的看护者。

Read More: 802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梵高的生与死

第二次看《梵高的生与死》,第一次只看了40分钟,然后逃走了,是的,逃走了。这一次坚持看完了,尽管很挣扎。我像是扮演一位慈祥耐心的神父,听一位熟悉又陌生的人的告解,他一直真诚的向我讲述他正在经历的一切,很认真,很仔细,很深刻,很痛苦,信仰,爱情,友情,盼望,绝望,挣扎,同情,怜悯,悲伤,快乐,色彩,大自然,身边的人,一切的一切……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