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赢得胜利

老裁缝:我们会用爱赢得胜利,绝不是靠枪。卡洛尔:纳粹就在门前,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老裁缝:纳粹会灭亡,因为邪恶会自我吞噬。可是……卡洛尔:可是,如果爱战胜不了,纳粹会用另一个名字再度复活,这就是你想说的吗?老裁缝:完全正确。

Continue reading »

山东来的天鹅:李峰

李峰要为我们的新婚寄一床被子来,棉花是从他自家地里刚收来的,然后他老婆一针一线亲手为我们缝好,从山东农村寄过来。说实话,我是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盖过一针一线缝起来的棉花被子了,那几乎是童年的味道与温暖。我清晰记得母亲花一个下午或者一整天的时间坐在床边,用很粗的针缝家里的几床被子,大概我在念小学,端着独凳,假装在旁边做作业。自从市场上有了一种”筒筒铺盖”之后,大概是没有多少城里人愿意花一下午甚至一整天的功夫来如此折腾如此奢侈的罢–瞧,那刚从地里收来的一朵朵棉花,似极了嫩稚可爱蜷缩一团的小婴孩!

Read More: 1335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重要的不是图式

重要的不是图式

——略论和丽斌2001-2005年创作历程及其他

近十年来,国中艺术家要创造出自己的图式逐渐被默认为一个艺术家的基本素质,特别是画家,完全形成一个图式流派。因为有评论家宣称一个艺术家找到了自己的图式,这个艺术家就成功一半,这样的论调毫无疑问是带有提示性的,暗含的提示是:然后再把这个图式重复下去,直到墙上挂满为止。自然,重复的力量甚巨大,重复也可以成为一种创造–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现代消费主义的创造–生产,因为它依赖于便于识别、传播和消费。塞尚曾说,艺术家要为自己创造一种视觉,他说的是视觉,不是图式,图式是视觉之一种,并艺术家延续自己方法论的呈现方式,这是显而易见的,试想塞尚当年一直画那座圣维克多山会诞生什么样的塞尚。而今天许多人已经把艺术狭隘化了,艺术理解成视觉,视觉理解成图式,图式理解成符号,符号理解成标志,标志理解成名字,因此今天的艺术就是关于艺术家的名字和图式之间的暧昧关系。因为靠图式成功的神话是完全真实可信的。艺术家和观众也越来越习惯于这样的逻辑了。

Read More: 3326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