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两千年前的手印

Pegge带我们沿着一道河畔的石崖看一些古老的壁画,手掌、大蛇、秘密神……依旧不能拍照,害怕惊动先祖的神灵。
岩壁上不时可见清晰的手掌印,这些掌印只能由当时家里的男主人拍在岩石上。贡布里希说这是艺术家作者意志的早期体现,土人说这是他们在经过的地方留下一些手印,或禁止做的事……

Continue reading »

回到虎跳峡

每次到虎跳峡,都给我极大的身心震撼。那种被群山绝壁环绕,冷峻雪山和汹涌江涛声声袭来的感觉,宛如幻境。每天的日出与日落都是一场场隆重的仪式,庄重的开幕与落幕,一天就过去了。人们在此肃立等待,因为有时,我们会忘了这个世界有开头,有结尾。

Continue reading »

重庆的盛夏

小时候乘凉喜欢坐在防空洞口的树荫下,空气中弥漫着从洞里飘来的阵阵香蕉味,汗味。走累了在洞口歇脚,那是天然的空调屋。防空洞在重庆十分常见,这是1939年前后,抗日战争留下来的遗迹。当时重庆连续遭遇日军轰炸……

Continue reading »

[环滇骑行]专注于生命的节奏

长途骑行和人生经历如此相似,有爬坡有下坡,也有平缓佳境。但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是那么容易被身边的人和信息搅乱了自己的“呼吸节奏”。比如我们的眼睛被越来越多地捆绑在电视、电脑和智能手机上,我们不断追赶这个世界和身边朋友的资讯。或者我们长期处于过度繁忙的工作状态和学习状态,已经到了不知道何为安息的地步。

Continue reading »

城市·空山·云端

临时安排,前几天去了趟思茅,参加一个版画中心的落成仪式。这是我最短途的飞行经历之一,全程四十分钟不到。刚冲破云霄,就下去了。思茅是一个人口约两百五十万的城市(2011年数据),2007年7月1日更名为普洱,这可能是出于对普洱茶的认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