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社会 | Society

社会评论、时评、杂感等等

happiness-china

幸福中国

按:近期开始着手中国艺术家与瑞典艺术家“五年幸福计划”的项目,对幸福这个话题做了一些调查,我把整理来的部分资料贴出来与大家分享。“幸福”这个词是近年来政府、媒体、出版商、公益组织和大众都十分喜欢的词汇,在某种程度上“幸福”是这个时代的“终极问题”。 本来“幸福”是一个很个人化的情感表现,在中文维基百科上,“幸福”词条对应的是“快乐”: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F%AB%E6%A8%82,我想这样更有助于理解什么是幸福。有意思的是,在百度百科上,却有一系列关于“幸福”和“不幸福”的标准解释(http://baike.baidu.com/view/8334.htm),其中一段“基督教神学的幸福观”的解释,让读后人大跌眼镜,居然说“只有在修道院中摆脱尘世的诱惑和纷扰,达到圣洁状态,才最能获得幸福”。这种缺乏宗教常识的百科知识害人不浅,我想最笼统最粗浅对基督教幸福观的解释也应该提到“在上帝的快乐中我们得以分享祂的快乐”吧)。这也是我做网络调查时基本不用百度的原因之一。 ================================================ 一些关于幸福的书和电影: ================================================ 以下为网络上关于“幸福”的摘录材料: 快乐(幸福)是一种感受良好时的情绪反应,一种能表现出愉悦与幸福心理状态的情绪。而且常见的成因包括感到健康、安全、爱情和性快感等等等。快乐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就是笑。通常我们[谁?]认为达到快乐,是需要工作和爱。 知足的人常常都比较快乐,因为要求都不高,所以很容易满足,因而达到快乐。但是别因为快乐而故意找借口把自己弄得无所事事,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这样却是消极的做法。最完美的做法,就是在尽兴之余,也不要得意忘形,尽量控制自己的思绪。 “幸福”这一概念目前已被纳入国家发展指数考核。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条由不丹提出的非约束性决议,那就是是将“国民幸福指数”(Gross Domestic Happiness)纳入国家发展指数的考核中。这一概念用以衡量生活质量,在物质与精神之间寻找平衡。 源文档:http://zh.wikipedia.org/zh-cn/%E5%BF%AB%E4%B9%90 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缩写GNH)是评价生活质量的指数,比国民生产总值更具全面,并注重精神上的感受。 这个术语由前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于1972年提出。他的对于这个术语的解释是建立一个能够为不丹基于佛教精神价值观的特殊文化而服务的经济环境。和大部分道德上的目标一样,容易陈述而难以定义。然而,它成为这个国家五年计划和其它与经济和发展相关计划的一个统一的愿景。 按照传统发展模式,经济发展成为最后的目标。而GNH的理念强调人类社会的真正发展是物质和精神同步发展的,并且相互影响。GNH四大基本元素是平等稳固的社会经济建设,文化价值的保护和发扬,自然环境的保护和高效管理制度的建立。 源文档:http://zh.wikipedia.org/zh-cn/%E5%9B%BD%E5%AE%B6%E5%BF%AB%E4%B9%90%E6%8C%87%E6%95%B0 世界聚焦“幸福中国” 解读“两会”五大关切 2011年03月09日 “中国由‘国富论’转向‘幸福论’, “中国要成为民生大国”,“经济转型成最优先课题”,“中国进入绿色发展时代”,“抗通胀 中国打‘精准战’”。这样的表述频频出现在世界各大媒体上,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中国的问题牵动着世界的神经,中国的关切也是世界的关切。 美联社报道说,“幸福”是中国政府今年工作的主题,为此政府将抑制通胀,实现更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方式。 美国《大西洋月刊》载文说,中国两会召开之际,人们一直在谈论的话题是获得更多的幸福。“十二五”规划的主旨是将发展重点转向“以人为本的经济增长”。中国政府要将“人民的生活”和“生活质量”置于经济快速增长之上。中国有关方面也对不同城市和人群的“幸福”状况进行了调查。 日本《中文导报》7日刊文说,今年出现频率最高、本次“两会”最热门的关键词,非“幸福”莫属。中国在取得经济成长、国家富强的阶段性成果的同时,已经看到了或者说有能力谈论下一个目标,那就是协调发展、国民幸福。由“国富论”转向“幸福论”,由“GDP崇拜”转向“幸福追求”,这是社会的要求,也是世界的潮流。 源文档: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3/09/c_121162034.htm ================================================ From: China Real Time Report March 6, 2012 via: http://blogs.wsj.com/chinarealtime/2012/03/06/china-watch-spreading-happiness-facebook-partnership-political-bling/?KEYWORDS=facebook+partnership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Guangdong province, which uses a Happiness Index in addition to GDP as a […]

Continue Reading
refugees

云南缅甸边境难民营统计(截止2012-3-2)

按:在之前发出《吁请:救助缅甸难民爱心行动》的博文之后得到许多朋友和陌生人的相应,目前收集到一定数量的衣物(约30包),请要捐助衣物的朋友尽快与我联系,我这边准备本周五(3/9)发出去。下面是从网络上获得关于边境难民情况的最新统计数据,供各位参考!特别感谢大家的无私奉献,我想这是神的形象在我们心中残存的记号。 截止2012-3-2日云南缅甸边境难民营统计 一,难民人数:至少7万人人。儿童超过半数。 二,难民营:35个。 三,分布:云南的芒市,瑞丽市,陇川县,盈江县,怒江州,以及以上5个地区的国界对岸缅甸方面。注明:滇缅边境的各个难民营自由来往,救灾两边都可以;从云南进入缅甸难民营随时自由可进。若是从缅甸大城市进入缅甸的难民营可能需要手续(因为边境地方,山区,有护照的游客也不一定能进去)。所以建议从云南进。 四,难民营和当地教会所需药物:一般常见的药品,和痢疾,疟疾,感冒,咳嗽,消毒,增强体能的药。以及灾区常见的防疫药。每个难民营都需要药品,有的虽然没有注明出来。 难民营图片: (more…)

Continue Reading
calling-for-refugees

吁请:救助缅甸难民爱心行动

爱心行动呼吁: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我身边的教会和民间人士自发组织参与到帮助缅甸克钦难民的事情,得以了解到缅甸战乱引发中缅边境难民人道危机的状况(相关背景),感到那里目前的需要特别迫切。更何况几年前做“蔓延的爱:以文化艺术关注HIV艾滋项目”时去过那里几次,对云南边境盈江等地了解一些情况,也有好些弟兄姐妹在那里服事。因此为那里正在发生的人道危机感到担忧。据我与盈江当地教会同工联系获知的消息,目前情况还在持续,且需要救助的量持续增加,目前民间救助力量起到一定作用,也是主要救助力量。简单说来,目前最大的需要是物资,包括衣物、蚊帐、大米和食用油等,另外急需药品等。 我这边近期会与昆明的一些教会及民间人士汇总一些物资,然后以物流的方式统一发过去。 我诚恳地邀请你参与到救助行动中来,帮助我们的邻居,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他们中绝大多数是老弱妇孺)。你可以有如下几种参与方式: 1,衣物,请整理打包,以春秋季衣物为主,边境现已转暖; 2,药品,如感冒药、治腹泻的药、消炎药、蚊虫叮咬、止血药物等; 3,蚊帐,这个需要量在随后两个月会越来越大; 4,金钱,以便当地救助人士在当地采购物资(如大米、油盐、饮用水等); 5,请基督徒为此代祷。 你如果决定捐助,可以在下面留言,或写邮件给我:luofeiart{at}gmail.com 联系我之前需要知道如下几点: * 此次爱心行动纯属民间个人行为; * 我本人不在边境现场,无法直接回答关于当地最新状况,我可以通过当地教会、朋友和其他渠道了解; * 我的作用和目的是呼吁更多的人奉献爱心帮助有迫切需要的人,发布信息让更多人了解; * 我这里会在短期内收集部分物资,然后尽快统一发过去,我不会也不需要将救助物资占为己有; * 昆明以外朋友我会提供的当地教会联系信息,请直接邮寄; * 如需汇款,我可以提供当地教会同工的账户信息,你可以要求他们汇报捐助款项的具体使用情况,资金不过我手; * 此次爱心行为是建立在对我个人及教会的信任基础上,如果你对此有顾虑,请选择其他救助方式; * 如果你心中有感动愿意参与救助,请尽快联系。谢谢! 截止日期:待定 延伸阅读: 缅甸难民越境:缅甸难民2.5万人已越境在云南寻求庇护所 人数突破70000 克钦难民最新需求吁请参与帮助(内含需要物资的明细及代祷帮助事项) 克钦难民突破70000! 救助缘何一波三折? 中国基督教改革宗弟兄会博客 耶路撒冷星光圈子

Continue Reading
xieshiyaojia

致命的漠视

“致命的漠视,就像你灵魂中的匕首”。 ——《小苏茜》(Little Susie),迈克尔·杰克逊 1 “小悦悦事件”过去快一个月了,围绕此事的媒体讨论基本降温下来。但要解开其中的结,尚需几个步骤的漫长时日(道德重建、法制建设、媒体伦理等等)。这几年频发的公共安全事件使得道德滑坡、价值真空等话题越演越烈,这和飞速发展的经济现状形成巨大反差:经济火热,人情冷漠。 顿时想起这两天收拾书柜时发现一位已故艺术家在2003年出版的画册里的一段话,他当时说,如果我们民族能从非典这样的灾难中挺过来,我们民族的质量和素质将会有巨大的长进。 掩卷不禁莞尔,我们即便在兴邦级灾难一次次频繁洗礼之后,面对这些死结,仍有些喘不上气来。 其实冷漠在我们的文化里十分根深蒂固,小悦悦这样的故事其实从古至今在我们的社会里有许多版本,这只是一个2011年佛山某五金市场里的版本而已。我们从小都被教育成人人自危的旁观者。不同的是,这个版本里多出了一个“好撒玛利亚人”拾荒阿姨陈贤妹,使得这个事件有了一个更明确的反思方向——“好撒玛利亚人”彼此相爱的行为需要成为我们社会的常识,而不只是极少数雷锋级楷模的专利。 2 想起自己02年做的一个行为艺术《意外死亡现场》(视频),当时并没有想到抨击我们社会的某处硬伤。那时受偶发艺术(Happening Art)的影响,起初的想法是躺在公共场所装死,也许会有人来挪动、询问,甚至把我带去医院或派出所,而这一系列发生的事情(剧情)都将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我不去策划导演整个事件,让路人自由参与发挥,更像一场互动游戏。结果让我有点意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过问一下。只是偶尔听到他们在讨论这个人怎么了,是死了还是昏倒,也有人问谁在打120电话吗……诸如此类。很多人以为那种痛心的冷漠只有在佛山那种彼此竞争的五金城里才发生,事实上不然,我的这件作品很多场景是发生在大学校园里。 行为艺术《意外死亡现场》,昆明,2002年 3 当然,这件录像作品的编辑是经过艺术处理的,而非完整地显示现实原貌。 然而,在这个“影像消遣”的年代,越来越多的监控素材或抓拍被传播,人们对摄影的伦理缺乏基本素养,以为端着高端设备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窃取现实。同时对影像叙事过于迷信,导致人们用“影像现实”替代了对现实的理解,对媒体叙述的关注替代了对当事人本身的关注。比如摄影《挟尸要价》所引起的道义风波,还有“小悦悦事件”中有的路人的确没有看到倒地的小悦悦。但大众宁愿相信影像所“阐释”的那个故事。 这就是说,但凡影像,无论照片或视频,都是一定视野下的解读,都是独立的“替代现实”(alternative reality)。哪怕一个监控摄像头长镜头的记录,也不可能还原客观本身,更不可能替代我们对真相本身的解读。更何况,媒体的本质,总是注重实效、娱乐和吸引眼球的,它并不真正去关心当事人(极少数除外)。 我越来越留意到的是,当媒体军团参与进去之后,他们用长枪短炮来催逼审视(甚至审判)当事人时,他们也忘了自己同样陷在冷漠中,这种冷漠在探照灯和信息流下显得更刺心。比如媒体无数次要求疲惫不堪的陈贤妹重复救助动作(以使其经典化),还有最近某记者对深圳那个在妻子被强奸时没有出来施救的男人说“你太懦弱”(相关阅读)。 媒体失范后最容易充当的角色就是空降的道德大法官兼小报吆喝员,这实在可怕。 《挟尸要价》(张轶)摄影 4 最近几个月常常想起成都行为艺术家罗子丹在1996年做的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一半白领、一半农民》。我之所以引用行为艺术家的作品来讲,是因为我认为行为艺术家具有旧约先知行为的某些特征(该话题改日再铺开)。艺术家如此描述这件作品: 时间:1996年12月4日 地点:春熙路一带 性质:行为 材料:一半是庄稼人装束——一只无袜的脚踏进敷着干泥的旧胶鞋,衣服是从田间地头收来的(由于主人长期在阳光下弯腰劳作故以脊背为中心颜色自然的由浅入深),兜里装着一包八毛钱的”什梅”牌香烟和一堆皱巴巴的小面额纸币;另一半服饰高档、时尚,一只意大利的名牌皮鞋,兜里是一包特醇三五烟和塞了厚厚一叠百元大钞的真皮钱夹,雪白衬衣的胸袋露出新款爱立信手机的黑色圆头,真丝暗花的皮尔卡丹领带一半被细致的缝入了旁边”农民”的粗布蓝衫下(“农民”黝黑的肤色在对比中十分明显,细心的人群甚至能发现”他”指甲里的积垢)。 实施:在接近4个小时的表演中,作者把”它”导入了最繁华的商业地段做出种种现实、虚幻的举动:在假日饭店用”农民”的袖子精心擦拭总台进口的大理石面子;坐在步行街的休息椅上抖落”农民”脚上厚厚的泥,又公然炫耀起”白领”熠熠生辉的意大利皮鞋;在名表城戴上一只价值230万元的嵌钻手表顾影频频;新华书店里,”白领”抽出手机天线轻快地划读一本《辞海》;在肯德基,”白领”颇有风度的进餐,而”农民”挨近沙拉与薯条的手却慌张无措;车流中”它”怡然的坐在三轮车上,瞬息又莫名的充当起三轮车夫来。。。现场的热烈超乎想象,很多商家主动请作者和摄影师到他们的店铺或公司里去拍照(“名表城”经理吴女士主动拿出一只价值230万元的嵌钻表,要求作者戴在手上)。 在我看来,这不只是艺术家对当下中国社会转型期身份问题的揶揄,更是今天人们普遍生存状况的写照,用《新约·启示录》的话来解读就是,“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3:17) 这话在今天听来尤其扎心。这不只是对一个国家说的,也是对我自己说的。

Continue Reading

Yang Liu:中西方文化差异

前段时间在瑞典讲跨文化交流的时候我借用了德籍华裔设计师Yang Liu的作品,很多人对此很感兴趣,所以这里就贴出来一部分。Yang Liu在北京出生,但一直在德国接受教育,对两种文化有切身的体会。其实网上很多地方都有这些图了,有意思的是,中文网站或博客中很少提及作者姓名和文化背景,而英文网站几乎都提到了作者,这是否也说明了中西方文化对待知识产权的差异呢? 由于我的工作和生活经验是在跨文化交流的环境中,文化交流也是诺地卡最具质感的部分。因此当我和大家分享这组作品并结合一些案例和经验时,许多人都被深深吸引,发出由衷地感叹。 Yang Liu把中西方文化差异做成简单的标识进行对照(其实主要是对照德国与中国),效果十分诙谐易懂,虽然这些标识只代表文化上笼统的看法,也许部分西方人或中国人不见得同意那个标识就一定能代表自己的思维或行动方式,但总体而言,这种对照方式有助于我们相互理解。我们是如此不同,而不是谁更优越。 图片中蓝色背景代表西方环境,红色代表中国环境。 Yang Liu was born in China but moved to Germany to be educated. Having grown up in two very different places with very different traditions, Yang Liu was able to experience first-hand what the underlying differences were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With a people’s perspective on it it […]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