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请:救助缅甸难民爱心行动

爱心行动呼吁: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我身边的教会和民间人士自发组织参与到帮助缅甸克钦难民的事情,得以了解到缅甸战乱引发中缅边境难民人道危机的状况(相关背景),感到那里目前的需要特别迫切。更何况几年前做“蔓延的爱:以文化艺术关注HIV艾滋项目”时去过那里几次,对云南边境盈江等地了解一些情况,也有好些弟兄姐妹在那里服事。因此为那里正在发生的人道危机感到担忧。据我与盈江当地教会同工联系获知的消息,目前情况还在持续,且需要救助的量持续增加,目前民间救助力量起到一定作用,也是主要救助力量。简单说来,目前最大的需要是物资,包括衣物、蚊帐、大米和食用油等,另外急需药品等。

我这边近期会与昆明的一些教会及民间人士汇总一些物资,然后以物流的方式统一发过去。
我诚恳地邀请你参与到救助行动中来,帮助我们的邻居,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他们中绝大多数是老弱妇孺)。你可以有如下几种参与方式:

1,衣物,请整理打包,以春秋季衣物为主,边境现已转暖;
2,药品,如感冒药、治腹泻的药、消炎药、蚊虫叮咬、止血药物等;
3,蚊帐,这个需要量在随后两个月会越来越大;
4,金钱,以便当地救助人士在当地采购物资(如大米、油盐、饮用水等);
5,请基督徒为此代祷。

你如果决定捐助,可以在下面留言,或写邮件给我:luofeiart{at}gmail.com

联系我之前需要知道如下几点:
* 此次爱心行动纯属民间个人行为;
* 我本人不在边境现场,无法直接回答关于当地最新状况,我可以通过当地教会、朋友和其他渠道了解;
* 我的作用和目的是呼吁更多的人奉献爱心帮助有迫切需要的人,发布信息让更多人了解;
* 我这里会在短期内收集部分物资,然后尽快统一发过去,我不会也不需要将救助物资占为己有;
* 昆明以外朋友我会提供的当地教会联系信息,请直接邮寄;
* 如需汇款,我可以提供当地教会同工的账户信息,你可以要求他们汇报捐助款项的具体使用情况,资金不过我手;
* 此次爱心行为是建立在对我个人及教会的信任基础上,如果你对此有顾虑,请选择其他救助方式;
* 如果你心中有感动愿意参与救助,请尽快联系。谢谢!

截止日期:待定

延伸阅读:
缅甸难民越境:缅甸难民2.5万人已越境在云南寻求庇护所
人数突破70000 克钦难民最新需求吁请参与帮助(内含需要物资的明细及代祷帮助事项)
克钦难民突破70000! 救助缘何一波三折?
中国基督教改革宗弟兄会博客
耶路撒冷星光圈子

refugee06

refugee04

refugee03

refugee02

refugee05

致命的漠视

“致命的漠视,就像你灵魂中的匕首”。
——《小苏茜》(Little Susie),迈克尔·杰克逊

1

小悦悦事件”过去快一个月了,围绕此事的媒体讨论基本降温下来。但要解开其中的结,尚需几个步骤的漫长时日(道德重建、法制建设、媒体伦理等等)。这几年频发的公共安全事件使得道德滑坡、价值真空等话题越演越烈,这和飞速发展的经济现状形成巨大反差:经济火热,人情冷漠。

顿时想起这两天收拾书柜时发现一位已故艺术家在2003年出版的画册里的一段话,他当时说,如果我们民族能从非典这样的灾难中挺过来,我们民族的质量和素质将会有巨大的长进。

掩卷不禁莞尔,我们即便在兴邦级灾难一次次频繁洗礼之后,面对这些死结,仍有些喘不上气来。

其实冷漠在我们的文化里十分根深蒂固,小悦悦这样的故事其实从古至今在我们的社会里有许多版本,这只是一个2011年佛山某五金市场里的版本而已。我们从小都被教育成人人自危的旁观者。不同的是,这个版本里多出了一个“好撒玛利亚人”拾荒阿姨陈贤妹,使得这个事件有了一个更明确的反思方向——“好撒玛利亚人”彼此相爱的行为需要成为我们社会的常识,而不只是极少数雷锋级楷模的专利。

2

想起自己02年做的一个行为艺术《意外死亡现场》(视频),当时并没有想到抨击我们社会的某处硬伤。那时受偶发艺术(Happening Art)的影响,起初的想法是躺在公共场所装死,也许会有人来挪动、询问,甚至把我带去医院或派出所,而这一系列发生的事情(剧情)都将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我不去策划导演整个事件,让路人自由参与发挥,更像一场互动游戏。结果让我有点意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过问一下。只是偶尔听到他们在讨论这个人怎么了,是死了还是昏倒,也有人问谁在打120电话吗……诸如此类。很多人以为那种痛心的冷漠只有在佛山那种彼此竞争的五金城里才发生,事实上不然,我的这件作品很多场景是发生在大学校园里。

行为艺术《意外死亡现场》,2003年,昆明
行为艺术《意外死亡现场》,昆明,2002年

3

当然,这件录像作品的编辑是经过艺术处理的,而非完整地显示现实原貌。

然而,在这个“影像消遣”的年代,越来越多的监控素材或抓拍被传播,人们对摄影的伦理缺乏基本素养,以为端着高端设备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窃取现实。同时对影像叙事过于迷信,导致人们用“影像现实”替代了对现实的理解,对媒体叙述的关注替代了对当事人本身的关注。比如摄影《挟尸要价》所引起的道义风波,还有“小悦悦事件”中有的路人的确没有看到倒地的小悦悦。但大众宁愿相信影像所“阐释”的那个故事。

这就是说,但凡影像,无论照片或视频,都是一定视野下的解读,都是独立的“替代现实”(alternative reality)。哪怕一个监控摄像头长镜头的记录,也不可能还原客观本身,更不可能替代我们对真相本身的解读。更何况,媒体的本质,总是注重实效、娱乐和吸引眼球的,它并不真正去关心当事人(极少数除外)。

我越来越留意到的是,当媒体军团参与进去之后,他们用长枪短炮来催逼审视(甚至审判)当事人时,他们也忘了自己同样陷在冷漠中,这种冷漠在探照灯和信息流下显得更刺心。比如媒体无数次要求疲惫不堪的陈贤妹重复救助动作(以使其经典化),还有最近某记者对深圳那个在妻子被强奸时没有出来施救的男人说“你太懦弱”(相关阅读)。

媒体失范后最容易充当的角色就是空降的道德大法官兼小报吆喝员,这实在可怕。


《挟尸要价》(张轶)摄影

4

最近几个月常常想起成都行为艺术家罗子丹在1996年做的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一半白领、一半农民》。我之所以引用行为艺术家的作品来讲,是因为我认为行为艺术家具有旧约先知行为的某些特征(该话题改日再铺开)。艺术家如此描述这件作品:

罗子丹-一半白领、一半农民

时间:1996年12月4日
地点:春熙路一带
性质:行为
材料:一半是庄稼人装束——一只无袜的脚踏进敷着干泥的旧胶鞋,衣服是从田间地头收来的(由于主人长期在阳光下弯腰劳作故以脊背为中心颜色自然的由浅入深),兜里装着一包八毛钱的”什梅”牌香烟和一堆皱巴巴的小面额纸币;另一半服饰高档、时尚,一只意大利的名牌皮鞋,兜里是一包特醇三五烟和塞了厚厚一叠百元大钞的真皮钱夹,雪白衬衣的胸袋露出新款爱立信手机的黑色圆头,真丝暗花的皮尔卡丹领带一半被细致的缝入了旁边”农民”的粗布蓝衫下(“农民”黝黑的肤色在对比中十分明显,细心的人群甚至能发现”他”指甲里的积垢)。
实施:在接近4个小时的表演中,作者把”它”导入了最繁华的商业地段做出种种现实、虚幻的举动:在假日饭店用”农民”的袖子精心擦拭总台进口的大理石面子;坐在步行街的休息椅上抖落”农民”脚上厚厚的泥,又公然炫耀起”白领”熠熠生辉的意大利皮鞋;在名表城戴上一只价值230万元的嵌钻手表顾影频频;新华书店里,”白领”抽出手机天线轻快地划读一本《辞海》;在肯德基,”白领”颇有风度的进餐,而”农民”挨近沙拉与薯条的手却慌张无措;车流中”它”怡然的坐在三轮车上,瞬息又莫名的充当起三轮车夫来。。。现场的热烈超乎想象,很多商家主动请作者和摄影师到他们的店铺或公司里去拍照(“名表城”经理吴女士主动拿出一只价值230万元的嵌钻表,要求作者戴在手上)。

在我看来,这不只是艺术家对当下中国社会转型期身份问题的揶揄,更是今天人们普遍生存状况的写照,用《新约·启示录》的话来解读就是,“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3:17)

这话在今天听来尤其扎心。这不只是对一个国家说的,也是对我自己说的。

苦难来临时我们能做什么?

当一个社会,每个人都在滑向彼此仇恨、竞争、冷漠的深渊时,绝大多数都感到无能为力,一种无形的力量催逼人们不断地跳进去,就像一堆人都跳进了深不可测的水管,底下只是如山的骨头和一把把骨头搭成的椅子。你拉我扯,争先恐后,焦虑不安,仿佛狂欢与噩梦的混搭。

心里念着,总会有人来收场,但不是我——应该是修筑水管的那个人。

当我读完《密室》之后,就想到这么一个问题——苦难来临时我们能做什么?多么大的题目,似乎可以列出一个单子,但柯丽•邓•波姆一家的真实故事让我看到的是希望,而不是办法。

这不是一个关于如何脱离苦难的故事,或者英雄气概的传说,而是人类活在苦难中的史诗,以及上帝如何在苦难中掌权的信仰,借此我们仍然可以彼此帮助、鼓励、安慰和相爱,在苦难中也能感恩和得胜。

特别留意到波姆一家父母的信仰生活如何影响孩子。父亲是一名钟表匠,一位能在修理精密钟表时赞叹上帝创造宇宙奇妙运转的老人,家里的牧师,早餐后领大家查经祈祷。他总能在孩子遇到困惑和沮丧时,说出十分智慧和安慰的话语。比如柯丽第一次看到死亡的犹太婴孩时,父亲打比喻说:“柯丽,当你跟爸爸到阿姆斯特丹去的时候,爸爸什么时候把车票交给你呢?”柯丽想了一会儿说:“当然是我们上火车之前嘛”,于是父亲说:“我们那位满有智慧的天父,他知道我们什么时候需要什么东西,不要跑到他前头去!当时候到了,我们当中有些人必须去世,那时你就会在心中及时找到你所需要的力量!”他也在柯丽谈恋爱受挫折时,引导她把人的爱引到上帝的爱那里。母亲善于安慰和鼓励邻里,几乎全城的人都认识她,常常带着孩子去探访城里那些有需要的人。柯丽特别花了一些精力来回顾二战之前的生活,就是父母对她们几姐妹的影响。这样的家庭品格,注定他们能从后来蔑视犹太人的纳粹文化中脱离出来。忠于神给他们的呼召,去帮助有需要的人。

后来在集中营里,她们也不断学习从注视苦难、仇恨、自私,转移到注视耶稣身上,这或许正是我们今天需要操练的——从注视绝望到注视希望,从注视苦难到注视耶稣。她们看到集中营里人们的自私后说:“如果人能够被教会了去恨人,他们也必能被教会去爱人!你我必须去教她们爱人,不管要花多么长的时间……”一个集中营里有这样两姐妹,足以改变整个环境的绝望和冷漠的气氛,如果一个社区、一个单位、一个社会也多一些有如此信念的家庭和群体,就足以改变我们的环境,让通向自私和死亡的水管变成通向爱和希望。

每一个时代,绝望都像一个骑着哈雷摩托张扬叛逆的街头少年,它希望我们不断注视它,它每天都在制造新闻和肥皂剧,地沟油、毒奶粉、冷血、仇恨、报复、虚伪、灾难……它总在吸引我们每天的注意力,让我们陷在恐惧不安里,并迷恋于此。

而希望却不像电影海报上夺目的红日那么具有标志性和新闻价值,有时希望的画面并不在眼前,而是在心里。就像上帝给柯丽的异象,先是预兆到她们家为救助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之后是为曾经被关进集中营的人们建立收容所,医治那些备受创伤的身体和心灵。这两次特别的呼召使得苦难作为人所惧怕的境况被超越,因为死亡被仁爱和真理赋予了意义。

其实,世界的表象,就是我们所看见的生活,总是绝望的,一天比一天更可怕。而另一种生活,是我们与上帝同在的生活,那一层关系让我们一天新似一天。

=================================

以下是有关《密室》的书介(摘自陶土阅读):

医治二战后心灵裂痕的希望之作
影响几代基督徒的生命故事
柯丽·邓·波姆(Corrie Ten Boom)著 周天和 译

《密室》(新世界出版社2010年1月版)讲述了荷兰一家人的在二战期间的真实故事,由柯丽•邓•波姆(又译彭柯丽,1892-1983年)根据其亲身经历,与约翰•谢里尔及伊丽莎白•谢里尔夫妇合作完成。本书与安妮•弗兰克的《安妮日记》、托马斯•肯尼利的《辛德勒的名单》齐名,是20世纪反映世界反法西斯运动的三大著作之一。
柯丽•邓•波姆,生长于荷兰哈林市的一个基督教家庭,是一名普通的钟表匠。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荷兰沦陷,许多犹太人受到肆无忌惮的迫害、抓捕、转移和屠杀。柯丽和她的家人以及其他荷兰地下工作者一起,帮助、收容、转移了大量无处容身的犹太人,并因此被送入了纳粹的集中营。她的父亲和大姐都死在集中营里。

战后,幸存下来的柯丽,四处传讲她和她的姐姐在集中营里学到的关于神的宝贵信息:耶稣能将失败转变成荣耀。许多在战争中受创的荷兰人、美国人,甚至那些曾经迫害过她的德国人,因着她的故事得到了安慰,也重建了生活的信心,再次找到了希望和爱。

《密室》所记载的不仅仅是柯丽一个人或她一家人的生命经历,更是上帝在那个惨无人道的时代依然掌权的见证。他们的故事不仅关乎正义和帮助,也关乎爱和饶恕;他们的经历是登山宝训的真实生活版。柯丽一家人在每天平常、琐碎的生活中活出非常、完全的生命,在危险和困难中甘愿为义受逼迫,实践着耶稣关于尽心尽意尽力地爱神、爱人、为朋友舍己乃至爱仇敌的诫命。

美国大布道家葛培理牧师因此将柯丽与希伯来书中那些“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信心伟人并列,称她的幸存乃是上帝给世界的礼物,“因为她爱耶稣,因为她肯为十字架的缘故完全地献上自己,她才能行过人类最污秽的一章历史,将饶恕的真义彰显给世人看”。

1971年,英文版《密室》问世后,销量迅速超过200万本;1975年,由柯丽•邓•波姆这本自传改编的同名电影全球发行。柯丽曾荣获荷兰女王授予的爵士封号,并获得了以色列授予的国家正义奖。1983年,柯丽在她91岁生日当天,在美国去世。

四十年来,柯丽•邓•波姆这部史诗性的作品一直广为流传,影响了西方的几代基督徒。

Yang Liu:中西方文化差异

前段时间在瑞典讲跨文化交流的时候我借用了德籍华裔设计师Yang Liu的作品,很多人对此很感兴趣,所以这里就贴出来一部分。Yang Liu在北京出生,但一直在德国接受教育,对两种文化有切身的体会。其实网上很多地方都有这些图了,有意思的是,中文网站或博客中很少提及作者姓名和文化背景,而英文网站几乎都提到了作者,这是否也说明了中西方文化对待知识产权的差异呢?

由于我的工作和生活经验是在跨文化交流的环境中,文化交流也是诺地卡最具质感的部分。因此当我和大家分享这组作品并结合一些案例和经验时,许多人都被深深吸引,发出由衷地感叹。

Yang Liu把中西方文化差异做成简单的标识进行对照(其实主要是对照德国与中国),效果十分诙谐易懂,虽然这些标识只代表文化上笼统的看法,也许部分西方人或中国人不见得同意那个标识就一定能代表自己的思维或行动方式,但总体而言,这种对照方式有助于我们相互理解。我们是如此不同,而不是谁更优越。

图片中蓝色背景代表西方环境,红色代表中国环境。

Yang Liu was born in China but moved to Germany to be educated. Having grown up in two very different places with very different traditions, Yang Liu was able to experience first-hand what the underlying differences were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With a people’s perspective on it it all, Yang Liu has created these posters and images using simple symbols and shapes to convey just how different the two cultures are. The blue side is Western and the red side is China.

East_meet_west
阳光 Sunshine


处理问题 Confronting a Problem
西方人从问题核心下手,中国人一般不直接挑战核心部分,但善于调整自己或解决环境和关系。最终不一定摆平了问题,而是改善了形势,也是一种处理手法。


旅行 Traveling


自我 How to think of self


准时 Punctuality


人际关系 Relationships


领导 Status of leader


排队 How to queue up


对待愤怒 How to express anger


假日的街头 On weekend


交通工具 Transportation


表达意见 Express one’s opinion


在餐厅里的声音 In the restaurant


聚会 Party


想象中的对方 Perception of each other

设计师Yang Liu个人网站:www.yangliudesign.com

贫民窟的眼睛

TED奖是来自美国加州的一个奖,每年授予一位获奖者十万美金,以表彰他们在技术、娱乐和设计的贡献。比尔·克林顿曾经被颁与此奖,原因是他为卢旺达郊区建立了一个保健系统。TED评委会近日宣布,2011年度TED奖将授予来自一名法国的匿名艺术家JR,以奖励他为世界各地的贫民窟“加上”人脸 。 以下图片是JR在非洲、巴西、印度、柬埔寨等地的贫民窟所创作的摄影,有的堪称“地景艺术”。(注:点击可查看大图)

这些惊恐而阴郁的眼神像是一座座来自贫民窟的灯,为世人点亮,让每日饱足逸乐的人们不可回避。 又像是来自污水沟里刺耳的呐喊,阵阵回声在街头将路人击倒,仓皇而逃。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艺术都与公义无关,即便是公益活动,也与公义无关。 肖像摄影与街头艺术以这样的方式复活,实在是没有料到……

JR一直保持匿名,只公开自己名字的头两个字母。 JR是一位年轻的法国摄影师和街头艺术家。他的创作方式是把摄影作品(人像)张贴在我们举目可见的地方:街道,桥梁,楼宇,火车等等。 2007年,JR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几个城市中张贴许多这两个国家国民的巨幅照片,名为“Face 2 Face”。 2008年,他开始在世界各地创作名为Women的系列作品,包括柬埔寨、巴西、肯尼亚、印度等国。 2010年6月,为了上海双年展,JR来上海继续创作他的作品系列“The Wrinkles of the City”(城市肌理)。他想通过收集老人的人生经历和关于上海的记忆来向这座城市与她的居民致敬。艺术家JR会与老人会面聊天,采访他们的人生经历,拍摄照片,选取十多个“有意义”的上海建筑、街道甚至更匪夷所思的地方(目前已确定包括上海美术馆的墙面),把放大了的照片贴在建筑墙面上。 他希望通过城市建筑与社会元素的共鸣来使个人与城市进行对话,并且为观众提供观察上海的另一种角度。以下图片来自上海:

艺术家JR网站:jr-art.net 或 https://artsy.net/artist/jr

JR创作“女人皆英雄”的纪录片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1NDk3Mjk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