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的房子

在空楼里细细打量,卫生间、厨房、阳台、壁橱、角落、隔壁邻居,楼上楼下……算是把一些碎片的记忆串在了一起,算是喂饱了混沌饥饿的记忆。原来,小时候那么熟悉的房间竟然那么小。原来,每一栋房子每一块地,都要如此荒凉,不再纪念。

Continue reading »

画速写

已经好些年没画画了,曾经上中学的时候,画速写是我的最爱,无论何处人在本子在,一周画一本,在学校还赚得个今天听来很囧的头衔(这里就不说了)。上大学后画画这回事慢慢就丢了,搞艺术去了,其实是被艺术搞了。直到最近旧情复发、恍然大悟,发现画速写是何等的乐趣,决定不用相机,改用速写来记录生活的细节和身边的人。不过这两天才处于恢复阶段,元气还不足,练练手。以下图片点击可查看较大图片。

每周二早上10点开管理层会议。老板不在,大家在说什么呢?

Read More: 589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卢安克:几乎是一个圣人

多少年来,城里的家长都在为自己孩子能进最好的学校而拼命,争取起跑线上的决定性胜利,能力强的,则送出国寻求更好的发展。然而现实是,绝大多数家长和孩子只能在自己能在的学校甚至偏远的山区里学习,在庸碌平凡的中间和底层辛勤攀爬,在漫长又缺水的马拉松跑道上抱怨造物弄人。

大学时候,一位老师对我说,学生对学校是否有感情,关键在于学生和某位老师有没有感情,学生对老师没感情,对学校也就没有感情。想来也是这个理,不过在我们的文化里,从小就要求人们对抽象的组织效忠并献媚。稍微对我们好一点的人,我们会怀疑他们别有用心。

Read More: 1674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